番外:幻夜/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定远城离漠南不远,但到了冬日,也是冷的出奇。

一大早,姜梨从客栈里走出来,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桐儿忙不迭的将披风给姜梨披上,道:“夫人千万别着凉,赶路的时候着凉,可实在难受的紧。”

即便都已经成亲一年了,每次听到桐儿叫自己“夫人”的时候,姜梨都有些回不过神。大约这和前生不同,成亲之后,她并没有和寻常女子一般呆在后宅之中相夫教子,反而游遍名山大川,年少时候未曾完成的梦想,居然在成亲之后完成了。于是便觉得自己是自由的,还是未嫁人的姑娘,当然听不惯“夫人”之称。

“姬蘅呢?”姜梨问。她醒来的时候,姬蘅已经不在屋里了。白雪走过来,道:“大人知道您喜欢吃昨晚路上买的红豆糕,一大早就去给您买了。洪福酒楼的红豆糕一日只卖十份,大人怕去的晚了没得剩,奴婢今日起来的时候,大人都要出门了。”

桐儿吃吃的笑:“大人对夫人真是很好了。”

姜梨也有些无言,若是别人知道姬蘅居然为了她一大早去和百姓们排着长队买一份红豆糕,怕是以为她是在说谎。不过姜梨也晓得姬蘅的行事作风,想来他去,多半会一口气将十份红豆糕买完,全给她送来。这种事,其实让下人去也可以,姬蘅却偏偏要自己去。倒不是说他刻意,在过去许多年里,姬蘅没有尝试过这样普通人平静的生活,于是这一年来,他们在路上的时候,他总是尝试许多新东西。那些在别人眼中再平凡不过的小事,对他来说都是特别的。

这很好。

成亲以后,姜梨有一次与薛昭谈话,恰好被姬蘅听到了。薛昭说起和姜梨年少时候的梦想,薛昭是希望游遍四海,行侠仗义,姜梨则希望多出去走走,发现生命的无数种可能。

姬蘅听到后,第二日就做了决定,带着姜梨出去游玩。

这在别人看来十分诧异,叶老夫人还以为姜梨是跟着叶明煜呆的久了,被叶明煜影响。把叶明煜骂了个狗血淋头,叶明煜十分委屈,还是薛怀远出来解释,说这本就是姜梨的意思。

薛怀远是了解姜梨从小到大的愿望的,而在如今这个年头,寻常夫君尚且很难做到陪着妻子去完成妻子的梦想,但姬蘅却做到了。即便这个决定在别人眼中十分荒唐,但他以为,这很自然不过。丈夫理应支持妻子,陪她去做她想做的事。

前生的她,作为妻子,一直在“付出”,如今的她,却一直“被付出”。有时候姜梨从一觉醒来,都会恍惚觉得这是一场梦,世上哪有这样好的良人,偏偏被她遇到了。两人契合无比,他对她的宠,似乎毫无底线。

正说话的时候,外面有人的脚步声传来,姜梨抬眼看去,就看见冰天雪地里,他的红衣格外显眼。他从外面进来,大氅上还带了未曾融化的雪花,从怀中掏出一大串油纸包,这本来有些滑稽,但姜梨此刻的心里,却只有感动。她踮起脚,拂去姬蘅肩头的雪花,道:“你怎么这样早就出去了,也不知道打把伞。”

“你喜欢的。”他把油纸包轻轻贴着姜梨的脸颊,姜梨就觉得脸上传来一阵温热的感觉,还是热的。想来他来去都匆匆,又放在怀里,就是怕回到客栈后红豆糕凉了。

“日后我想吃红豆糕,我就自己去买。”姜梨道:“你这样,我可不敢说我喜欢吃了。”

她才说完此话,就听见外面传来一个聒噪的声音:“红豆糕?在哪里在哪里?小尧,你想吃红豆糕吗?”

二人回头一看,客栈的楼梯上,闻人遥拉着林尧走了下来,边走还边打呵欠。他走到姜梨身边,作势要去拿姜梨手中的油纸包,嘴里嚷道:“嫂子,你怎么知道我饿了,谢谢谢谢,太谢谢了啊。”

姬蘅瞥了他一眼,道:“闻人遥。”

闻人遥一个激灵,伸手的动作一顿,规规矩矩的站好,挤出一个优雅的微笑:“怎么啦?阿蘅。”

他惯来会装傻,姜梨笑着摇了摇头,拿出一个红豆糕塞到林尧手中,林尧乖巧的道:“谢谢姐姐。”

“闻人,”姜梨看向闻人遥,“这里到斛阳山,还要多久?”

闻人遥有些嘴馋的望着林尧手中的糕饼,听见姜梨的话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道:“快了,等咱们再赶一天的路,明日中午之前,就能到斛阳山。”

“总算是要到了。”姜梨喃喃道。

她和姬蘅,每年都会去新的地方,今年冬日里,去的就是定远城的斛阳山。为何要去斛阳山,是因为恰好闻人遥也要回师门给林尧上门谱。斛阳山就是扶乩门所在的山头。闻人遥也有许多年没有回去了。

闻人遥的师门,姜梨还不至于特意前去拜访,毕竟世间的美景数不胜数,看都看不过来,哪里还有闲心去看闻人遥从小居住的地方。之所以要去,是因为闻人遥说,姬蘅小的时候,也曾在扶乩门里住过很长的一段日子。可以说,那也是姬蘅小时候住过的地方,正因为这个话,姜梨才想去看看。她对于姬蘅的过去,遗漏了很多地方。正如姬蘅了解她一般,她也想极力的去了解姬蘅,填补上自己未出现的时候,姬蘅一个人度过的时光。

“我们师门的那些师父,也许多年没有看到过阿蘅啦。”闻人遥道:“嫂子不知道,当年阿蘅长得很好看,我的那些师父,都很喜欢他。差点还想认他做弟子,不过阿蘅这个人从不信命,实在不适合扶乩门,否则要真要是拜入师门,我现在见了他,还得叫他一声大师兄。”闻人遥津津有味的回忆起来,他总是这样,给他一点阳光就灿烂,不懂见好就收,现在就忘记了姬蘅方才警告的一眼,说起小时候的事情来。

“长得好看就收徒?”姜梨调侃,“就这一点上,你的师父们和姬蘅还真像。”都是一样的喜美恶丑。

“啧啧啧,可不是么,”闻人遥道,“正因为师父们偏心他这个外人,对自家徒弟都没有对阿蘅好。我的那些师兄师弟们,都因此很不满意,还常常找阿蘅的麻烦,有一次……”

“闻人遥。”姬蘅打断了他的话,“你好像很闲。”

闻人遥倏而住嘴,看向姬蘅,眨了眨眼睛,“咳,其实我也不是很闲,小尧,走,随师父收拾一下行李,咱们等下要出发了。”

他其实哪有什么行李收拾,一路上连衣服都是蹭姬蘅的银子去成衣店里买的。无非是找个借口溜之大吉罢了。但姜梨看向姬蘅,姬蘅挑眉,道:“怎么不吃红豆糕?”

姜梨拿起了红豆糕,尝了一口,甜甜的,递到了姬蘅嘴边,姬蘅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差点舔到了她的手指头,桐儿和白雪羞得满脸红透,转过头去,姜梨瞪了他一眼。

他看起来像是没什么关系,还有心思在这里调戏她。但姜梨记得很清楚,方才姬蘅打断了闻人遥的话,打断的是什么事?他不想让自己知道的是什么?那一刻,他分明有些不虞。

他不愿意被人知道的过去么?姜梨陷入深思。

……

用过早食之后,大家就一同出发前去斛阳山。斛阳山山路难行,马车走的格外缓慢。姜梨坐在马车里,听闻人遥说起小时候在师门的趣事,也觉得颇为生动。只是她注意到,闻人遥说起的事迹里,几乎没有提到姬蘅。按理说姬蘅也在这里生活了许久,又都是小孩子,无论如何都会有姬蘅的影子。姜梨不知道是闻人遥忘记了还是其他原因,便问了出来。

闻人遥摆了摆手:“阿蘅那时候多不合群啊,除了我以外,那些师兄弟们,他谁也不搭理。师姐师妹们倒是很喜欢他,他也没给过人家好脸色。时间久了,大家也都不再叫他。”

是这样么?姜梨总觉得有些不对,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姬蘅对小时候的事情似乎兴致缺缺,并不顺着闻人遥的话往下说,而是说起别的话头。姜梨明白他的意思,他既然不想说,那也就不问了。

等到了第二日,果然如同闻人遥之前说的,中午之前,到达了斛阳山的“扶乩门”。

扶乩门看上去,极有世外高人居住地方的特点,位于山峰处。因着地势很高,云蒸雾绕,仿佛世外桃源。姜梨一行人到的时候,门口有两个小童正在扫地,闻人遥走了下来,那两个小童一愣,问道:“你们是谁?”

闻人遥一笑,亮出自己腰间的一条彩穗,大约是他们师门的印记,那小童见状,道:“师祖,师祖,小师叔回来啦!”

小师叔,乍然听见闻人遥这么个名字,姜梨还有些不习惯。不多时,那两个小童扶着里面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了出来,这老人看上去慈眉善目,仙风道骨,见到闻人遥怔了怔,道:“阿遥,果然是你,你回来了。”

“可不是么?”闻人遥得意道:“我就是特意回来看您,师父,我还收了一个小徒弟,喏,这是林尧,这回带他回来就是给他上名谱。徒弟,还不过来给师祖见见。”

林尧上前,看向老人,道了一声:“师祖。”

老人摸了摸林尧的脑袋,笑了起来,“好,好,乖。”他看了一会儿林尧,目光就落在姜梨和姬蘅身上,等看见姬蘅的时候,目光便凝住了。

“师父,这回阿蘅也回来了。您不知道,阿蘅如今都娶媳妇儿了。这是阿蘅的夫人,姜梨,原先首辅姜家的二小姐。嫂子,这是我师父,静玄真人。”

姜梨便上前行礼:“静玄师父。”

静玄真人看了看姜梨,十分激动,道:“好,都好。”他的目光更长久的落在姬蘅身上,道:“阿蘅,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都长大了。”

“嫂子,之前跟你说的那个看阿蘅长得好看就想把他笼络进我们师门的人,就是我大师父。师父当年可看重阿蘅,什么事都护着他,阿蘅和师父感情也很好,当时就因为这件事,我还差点离家出走,觉得阿蘅要抢我饭碗,不想跟他玩儿了。”

姜梨注意到,姬蘅的神色,在看到静玄真人的时候,也缓和了许多。可见果如闻人遥所说,姬蘅在扶乩门的时候,多受静玄真人照顾,倒是比别人要亲近一些。

“哎,师父,我们赶了好久的路,实在是饿了,您这还有吃的没,咱们进去,边吃边说吧。”闻人遥嘟囔道。他本就有些孩子气,如今在静玄真人面前,越发的像个小孩子,就连林尧看上去都比他稳重。

静玄真人也是真心的爱护小辈,并未斥责闻人遥,只是笑道:“好,我们也正要用饭,阿蘅,姜姑娘,你们一道进来吧,饭菜简陋,不要嫌弃为好。”

姜梨只称不会。

几人一道走近了扶乩门。扶乩门看上去,更像是个道观,殿中供奉着神仙,不过整个师门却是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的。门口卧着一只黑色的水牛,抬眸看了一行人一眼,懒懒的甩了甩尾巴,便不动弹了。除了刚开始门口两个扫地的小童,整个门里,竟然没有别的人。

姜梨问:“静玄师父,扶乩门里其他人去什么地方了?”

“其他人?”静玄真人先是一愣,随即笑了,他道:“没有其他人了。真一和水婴是我收的最后两个徒孙。扶乩门气数将尽,我的徒弟们要么死了,要么下山游历去了。如今这里,只有我们三人。”他看着姜梨的神色,笑着解释,“姜姑娘不必为老夫难过,盛极必衰,自古以来的道理。扶乩门有过繁盛的时候,到了我这里衰落下去,是很自然的。日后有阿遥接受,终有一日,还会恢复从前的盛景,这是轮回规律。”

这位师父,倒是想的很开,姜梨也不由得心生佩服。几人到了饭堂,饭菜都是清淡的小菜,听说都是静玄真人和两个小徒孙自己种的粮食蔬菜。吃饭的途中,静玄真人问了许多这些年姬蘅和闻人遥发生的事。闻人遥还好,隔个三五年就要回来一趟。姬蘅却是实实在在的从许多年后的一别,就再也没看到了。得知姬老将军死了,静玄真人也长长的叹了口气。

“当年你祖父把你交给我的时候,好像还是昨日的事。如今故人都离开了,”静玄真人叹道:“今日一见,也不知此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你。”

“师父,好好的吃饭,说这些不吉利的做什么。”闻人遥不满,“不知道的还你为你咒阿蘅呢。”

“臭小子,”静玄真人佯作生气,“你整日胡说八道,还怎么做人师父!”

“嘿,我的徒弟可比你的徒弟听话多了。”闻人遥洋洋得意。

姬蘅看着面前他们打打闹闹的场景,只是淡笑,姜梨却能看出,他是比平日里还要高兴一些,终于也放下心来。

又说了一些话,闻人遥要带林尧上名谱了,静玄真人就让姬蘅带着姜梨在这四周转转。

姜梨随着姬蘅走了出去,斛阳山峰处,只有这么一处师门。整座山头都没什么人,正因为人迹罕至,风景才格外美好。丛林幽谷,山峰陡峭。姜梨边走边询问姬蘅,姬蘅也就一一回答。当年扶乩门的小师傅们,就是在此学艺。学的是卜卦扶乩,也学机关暗器,武功医术,各有侧重罢了。

姬老将军当初在姬蘅四五岁的时候,就把姬蘅放在这里,让姬蘅在此呆了整整三年。那时候是林柔嘉最丧心病狂的几年,为了防止他们对姬蘅下手,姬老将军才想到把姬蘅藏在这里,斛阳山脚下有奇门遁甲,寻常人走上山就会迷路,旁人发现不了姬蘅的踪迹。

“那你在这里,学的是什么?”姜梨问。

“政客权术,用人之道。”姬蘅回答。

姜梨想了想,也就释然了。后来姬蘅在其中,平衡成王、姜家和洪孝帝三方势力,一直做得很好。原是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这些。

姜梨走到了湖边上,山上的湖水早就结冰了,白茫茫的一片,偶尔有长着白羽的鸟雀站在岸边的草丛中,发出唧唧的呓语。姜梨道:“我刚醒来的时候,就是因为姜二小姐知道亲事被抢,投湖了。现在想想,真是恍若一梦。”

姜二小姐因为投湖,芳魂不知所踪,却阴差阳错的,让姜梨成为了姜二小姐。

“我小的时候,也差点死在湖里。”姬蘅道:“这么说来,我们真是有缘。”

姜梨一怔:“你?也不小心掉下去过湖里么?”

“算是吧。”他嘴角一勾,笑盈盈的道:“就是这片湖。”

“什么叫‘算是’?”姜梨皱起眉,“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在我看来,不是,在别人看来,是。”姬蘅道:“所以叫‘算是’。”

姜梨细细琢磨他话里的意思,恍然道:“你被诬陷了?是别人将你推到湖里,可谁都不承认,说是你自己掉进湖里的?”

姬蘅笑了笑:“很聪明嘛,小姑娘。”

成了亲以后,他还是喜欢叫姜梨“小姑娘”,显得格外的宠溺和亲昵。

姜梨闻言,却没有他那么好的心态,气愤道:“谁会这么做?太过分了!”正因为姬蘅一直表现的很强大,得知姬蘅沉重的过去后,才特别令人心疼。如今又知道有人如此欺负小时候的姬蘅,姜梨更加疯愤概。

姬蘅笑了笑,道:“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了。”

姜梨蹙眉,她想起闻人遥说过的那些话,迟疑的问道:“不会是那些师兄师弟吧?”

姬蘅没有否认。

小孩子是最天真的,因此当他们怀着恶意的时候,也是最可怕的。因为在很多时候,他们根本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也不明白自己会对另一个人造成多大的伤害。

姜梨抓住姬蘅的手,姬蘅挑眉,道:“没事的,阿狸。”他反过来宽慰他。姜梨实在舍不得再去询问他那些细节,再让姬蘅回忆一次过去的伤害,对他来说太残忍了。

“你就当他们妒忌我吧,毕竟他们实在是很丑。”姬蘅不紧不慢的道,“这样想的话,你会不会高兴一些?”

仅仅只是这样?姜梨不这么认为,姬蘅会在闻人遥提起过去的时候显出不愿意攀谈,也不愿意回忆,只怕这件事对姬蘅的伤害,要比他眼下所表现出来的轻描淡写,要严重得多。

那些师兄弟究竟是为了什么这样欺负姬蘅,并不清楚,但也许正是因为他们的伤害,在日后姬蘅的性格形成中,也就变得格外狠辣无情。闻人遥尚且隔几年就要回扶乩门一趟,但姬蘅却不喜欢回来。只怕除了不愿意见到师兄弟们以外,还不愿意见到过去那个懦弱的,任人欺负的自己。

姜梨不知道能说什么,她抱着姬蘅的胳膊,道:“若是当时我在场,我一定胡会保护你。”

姬蘅失笑,“你在场?阿狸,你那时候,还是个还不能走路的小娃娃。”

姜梨想想自己那时候,的确说出这种话有些可笑了。但她还是执拗的道:“倘若能回到过去,我一定帮你赶走他们,然后让你跟我走,再也不让你被欺负。”

她当然知道这不过是说笑的话,这种事也不会发生,不过她就是说了,好像只有说出来,心中才好受一些。姬蘅道:“好啊,传说斛阳山上有能满足人心愿的神仙,说不准听到了你的话,特意让你回到我的小时候,帮我出气一回。”

姜梨扬了扬拳头:“我找阿昭的弹弓将他们全都打跑!”

姬蘅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哎呀,真是好可怕的悍妇。”

她见姬蘅说着说着,像是彻底的从那种晦暗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心中才稍稍松了口气。然而到底是不舒坦,像是胸中堵着一口气般,就连夜里和姬蘅一道就寝的时候,还想着这件事。

斛阳山地势高,夜里便格外的冷。姜梨睡到一半,迷迷糊糊,不知道是几时,忽然听到外头传来孩子们嬉闹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几声像是骂声,姜梨睁开眼起身,回头一看身边,并无姬蘅的身影,床被整整齐齐,像是从头到尾只有她一个人。

她怔了一怔,本应该先去寻找姬蘅,但不知为何,听到外面的声音,便鬼使神差的,披上衣裳,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门外月光如水,但白日里厚厚的积雪却全都不见了,更像是深秋初冬季节,已有寒意,却还不至于天寒地冻。周围十分安静,只有风,但孩子们嬉笑的声音,就这么清楚地传进了她的耳朵。

姜梨毫不犹豫的顺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朝前走去,心中倒也不觉得害怕,只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人在牵着自己走一般。她走着走着,便觉得这条路看上去怎么分外熟悉,好似就是白日里和姬蘅一道走过的路。

待走了不知道多久,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湖,湖水淋淋,泛着凉意,不想白日里已经凝结成冰。在湖水边上,站着一群小童。

这些小童皆是六七岁的模样,最大的也超不过十岁,穿着白衣白裤,头发统一以青带束着,像是一个师门的打扮。而在他们之中,站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子,那男孩子生的十分精致漂亮,唇红齿白的几乎不像是人间的人。很难想象这样小的年纪五官便如此深艳,他和其他的男孩子不同,没有穿白衣白裤,而是穿了红色的窄袖小袍,衬的他肤色更加白皙,月色下,仿佛哪个仙山上下凡来玩闹的仙童,又像是花草成了精,生出了美貌的花灵。

为首的男孩子道:“他娘是青楼里的女子,不是好人,他也不是好人!姬蘅,滚出扶乩门!”

姬蘅?姜梨心中巨震,这怎么会是姬蘅?她仔细的打量面前红衣小男孩的眉眼,他那琥珀色的眸子,现在已经有了漂亮的形状,眼底下的红色小痣,一如既往,这的确是姬蘅,可看上去,便像是五六岁的小姬蘅。

她怎么会看到五六岁的小姬蘅呢?姜梨也喊了一声姬蘅的名字,但姬蘅并没有回答他。那些男童也像是看不到姜梨似的。

就在这时,小姬蘅冷笑一声,他站着没动,道:“我娘不是坏人,你们才是坏人。想要我滚,自己去跟静玄真人说,反正我也不想待在这里,一群废物!”

他小小年纪,面如寒霜,身体站的笔直,但姜梨似乎能透过他倔强的眼眸,看到他藏在暗处的伤心。

他才只是个孩子,但好像已经对此习以为常,经历了许多许多了。这些师兄弟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看不惯姬蘅,但在夜里背着师父们偷偷欺负,实在是很可恶。

其余的人闻言,自然勃然大怒,其中有个年纪大点的少年,便直接上前一步,将姬蘅狠狠一推,小姬蘅尚且年幼,力气不大,“噗通”一声,掉入了湖水里。

那些男孩子们在岸上哈哈大笑,看着他狼狈的模样扬长而去,只剩下小姬蘅在湖水里挣扎,姜梨什么也做不了,着急的跑到湖边,她伸手碰到水面,湖水冰冷刺骨,姬蘅挣扎着奋力游向岸边,姜梨情急之下伸手去拉他,就在这时,她忽然发现自己可以抓到姬蘅了,心中一喜,便抓住姬蘅的袖子,将他拉了上来。

小姬蘅爬上了岸,他浑身上下都湿淋淋的,冷的微微发抖,然而还是警惕的瞧着姜梨,问:“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我……”姜梨语塞,她没想到姬蘅会看得见她,可她自己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候的姬蘅,并不认识她。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姬蘅问:“你是闻人安排的人?”

姜梨一瞬间有些讶然,这才想起,方才的人群中,并未看到闻人遥的踪影,想来平日里只有闻人遥对姬蘅多加照顾,这回还以为她是闻人遥找来的人。

“是。”姜梨道:“他让我过来看看你,你怎么样?”说完这句话,她便将自己的外裳脱下来,披到小姬蘅身上。姬蘅身子一僵,看向她,狐疑又奇怪。

“你是怎么回事?”姜梨温声问道:“方才那些人为何要这么对你。”

姬蘅冷哼一声:“一群蠢蛋,妒忌心作祟而已。”

他也不过是个孩子,却像是对人心了如指掌似的,姜梨问:“就这么算了?你不告诉静玄真人么?”

“不用了。”姬蘅打断她的话,“我都习惯了。”他从地上爬起来,姜梨扶了他一下。这感觉有些奇妙,那么高大的男人,如今变成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这时候的姬蘅和后来的姬蘅不大一样,若是现在的姬蘅,谁要是敢这样欺辱他,想来他会百倍奉还。但眼前的小姬蘅,却不一样。他大约是考虑到了静玄真人,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能让静玄真人为难。

他小小年纪,想的却很深。

姜梨心中不忍,伸手牵了他的手,姬蘅的手也凉的很,他看向姜梨,问:“你到底是谁?”

这小孩真奇怪,他不叫姜梨姐姐,口口声声叫“你”,却并不让姜梨觉得讨厌。姜梨就道:“你觉得我是谁?”

“你不像是闻人找来的人,”小姬蘅道:“你是神仙吗?”

这么可爱的问题,也只有小时候的姬蘅才能问出来。姜梨就道:“是啊,我是神仙,在天上看见有人欺负你,实在气不过,这才过来帮你。”

小姬蘅撇过头:“我不需要人帮忙,我有自己就够了。”

“你的身边,并不是只有自己,我也是你身边的人啊。”姜梨的声音越发轻柔,仿佛哄孩子一般,她道:“譬如说今日,那些孩子伤害了你,你就这么放过他们,我实在很不舒服。”

姬蘅转过头,问:“那你想怎样?”

“你身上都湿透了,我们去生点火,把你身子暖一暖,听说你们扶乩门早上起来都要检查功课,功课完成不了的,便会被师父责罚。你不能教训他们,就让师父教训他们,我们去把他们的功课全部偷出来,然后拿来生火吧。”

小姬蘅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这法子,还是当初薛昭每次使坏的时候惯用的招数,那些年,薛芳菲不知道骂了他多少次。没想到,如今却要主动去做这件事,她不知道这是梦还是现实,但那些小孩子打骂不得,就这么让他们肆无忌惮又让姜梨十分生气,便只能用小孩子的法子解决。

姜梨见姬蘅呆呆的模样,扑哧一声笑了,道:“我们这就去吧。”

小姬蘅几乎是被姜梨拖着去做这些事情来。不知是什么原因,那些师兄师弟们,自从方才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姜梨就拉着姬蘅将他们放在书房里的功课全都偷出来,跑到姜梨自己的屋子,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姜梨甚至还挖了两个地瓜,放在火堆里烤熟了递给姬蘅。

姬蘅呆呆的看着姜梨做的一切,像是被惊住了。半晌也说不出别的话,除了闻人遥和静玄真人这些师父们以外,他和同龄人们向来没什么交集。那些师姐师妹们也不想搭理,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但今日和姜梨这个陌生女人在一起,莫名其妙的,他也没多少抵触,好似中了邪一般。

“你为什么要帮我?”小姬蘅接过姜梨递过来烤的热乎的地瓜,没有立刻咬一口,而是迟疑的问。

“我是神仙,我喜欢你呀。”姜梨道。

小姬蘅的脸微微一红,似乎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你真的是神仙吗?之后是不是就回去了?”

姜梨一愣,姬蘅看着她的目光里,隐隐含着一丝期待,她的心中,忽然就有些不忍。她温柔的道:“我是要回去的。”

小姬蘅立刻失望起来。

“不过不必担心,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姜梨轻声道:“那一次见面之后,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再也不离开了。”

“以后?”小姬蘅问:“那是多久?”

“你以后呢,会做很大很大的官,也会长得很好看很好看,会打一场名扬四海的战争,会被百姓敬仰,你想做的事情,都会完成。你想见到的人,都会见到。”姜梨微笑着道:“你现在过的不好,很伤心,没有关系,在未来,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也会走到你身边,等到那一日,你就会发现,过去的一切苦难,都是值得的,请你耐心等待。”

这一番话,不晓得姬蘅听懂了没有,他懵懂的看着姜梨,最后道:“以后会好起来吗?”

姜梨道:“会好的。”

说完这句话,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面前的一些都变得模糊起来,小姬蘅的身影也逐渐变得不甚清晰。她听见幼童稚嫩的声音,又像是成年男子低沉诱人的嗓子,两个嗓子叠在一起,分辨不出真实还是幻境,小姬蘅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姜梨。”

……

外头的鸡鸣声犹在耳边,姜梨猝然睁眼,天光大亮,昨夜种种,不过是一场梦境。

她躺在姬蘅的怀抱里,抬眼就能看到对方漂亮的轮廓。她伸出手,描摹着姬蘅的眉眼,小时候的姬蘅,原来是长成那副模样么?

一只手抓住她的手指,男人笑道:“醒了?”

他睁开眼睛,眼中还带着乍然醒来的慵懒,姜梨急于与他分享那个奇妙的梦境,便道:“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我昨夜做了一个梦……”

二人异口同声,随即都怔住。

“我梦见我看到了小时候的你……”

姬蘅勾唇,“你带我去做坏事了,阿狸。”

他们做了一模一样的梦?姜梨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过了,”姬蘅道:“斛阳山上有神仙,昨日你说的那番话,说不定被神仙听到,特意托梦,让你得偿所愿。”

“倘若能回到过去,我一定帮你赶走他们,然后让你跟我走,再也不让你被欺负。”昨日的话又浮现在耳边,姜梨怔怔的,“可是,你并没有跟我走啊。”

“怎么会?”姬蘅道:“我不是一直在走嘛。”

也许冥冥之中,就是这样,从那个或真实或虚幻的梦境里,她如神仙一般出现,给与他片刻的温暖,后来他就这样,在命运的牵引之下,一步一步,终有一日,走到了她的面前。

也许从那时候起,一切都开始好了起来。

------题外话------

小时候的鸡哥还是萌萌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