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有客来访/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色将明,慕青冉便已起身梳洗,流鸢一边帮她梳着头发,一边微微皱眉说道,“小姐昨日才刚刚回府,今日怎地起的这般早?”

“我素来浅眠,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今日……府中会有客到访,早些起来准备,不好吗?”说话间,她微微偏头,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虽是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却也是说不出的楚楚动人。

一身淡绿色的流苏长裙让她看起来神采奕奕,腰间扎着同色的丝带,更显得腰肢不盈一握。

她的头上只簪着一根翠绿的玉簪,简单大方却又清丽淡雅,好像春天的柳枝发出新芽,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听慕青冉如此一说,流鸢的心中却是更加的奇怪。

有客?!

“太傅大人不是上朝去了吗……这会子会有什么客人啊?”

“过会儿你就知道了。”见流鸢面上似有疑惑,慕青冉却是只朝着她淡淡的笑道,并不再多言。

慢慢转过头收回目光,她看向镜中的自己,一双水眸温润又平静,无波无澜,仿佛天塌下来也是这般淡淡的样子。

刚进门的紫鸢听到她们的对话却是不禁失笑,流鸢这丫头对着小姐就有问不完的问题,偏偏在外人面前就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真真像是两个人一般,让她看的惊奇不已!

“小姐,既是有客,那我们需要准备什么?”说起来,紫鸢心中也是不免有些奇怪。

既是有客,若是专程来拜访小姐的,却是有些说不通。

毕竟她们昨日方才回府,也并未惊动何人,这消息未免太过灵通了些。

可若是拜访太傅大人,那小姐方才也就不必如此说了!

见房中一时静寂无话,慕青冉下意识转头的看过去,却是见她们两人均是面色不解的皱眉苦想,倒是不禁摇头失笑。

这两个丫头……竟是难得步调如此一致!

紫鸢向来沉稳,或许是因为身为医者,要一直照顾自己的病情,让本来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紫鸢做事更加稳妥,事无巨细,她都会留心留意。

而流鸢则是刚好相反,她只和身边的人亲近,而在外面就像是一只小刺猬一般,时时处于防备状态。

她对陌生人有着强烈的抵触感,却又极容易腼腆害羞,可若是你认为她只会害羞那就大错特错了,毕竟杀人时的狠辣……也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想到方才与她们说起会有客到,慕青冉的眸光便不觉渐渐暗了下来。

若她所料不错,那人应该会和外公一块回来,这样才能达到众所周知的效果!

心思百转,最终也只是化为唇角的一抹淡笑。

……

用过早膳之后,慕青冉看见紫鸢十年如一日的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向她走来,说实话……内心是崩溃的。

因为娘亲在怀她的时候动过胎气,之后身体便一直不大好,生产的时候也是差点一尸两命。

后来还是褚先生……当时还是太医院的院首,被外公请了来,这才救回性命。

不过她的身子却是虚弱得很,自小多病,太医嘱咐要戒骄戒躁,不能轻易动怒,再加上天性使然,也就慢慢养成了这样温温淡淡的性子。

“我近来觉得身子好多了,想来不久之后也不用再喝这药了,况且是药三分毒,还是少吃为妙。”看着眼前满满一碗的药汁,慕青冉的面色虽是与往常无异,但是这般近乎试探的话,倒是令紫鸢觉得心下好笑。

“小姐,这不是治病的药,是师傅特地给你调配用来滋补身体的,您还是趁热喝了吧!”

紫鸢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家的主子,明明是那么通透的一个人,偏偏一提起吃药就像小孩子一样,巴不得找出无数的理由来推脱,真是让她头疼不已。

知道避无可避,慕青冉也只能乖乖的接过药碗,看着黑漆漆的药碗,神色莫名。

好不容易喝完了药,左右闲来无事,她便拿着黑白两子自己对弈。

在下完了两盘棋之后,外面有丫鬟来报,说是太傅大人回来了,不过和他同行的还有尚书大人——慕振德!

也就是……她的父亲!

听罢,慕青冉唇角的笑意更加深了,只是眼睛还是那样温温润润的,不明悲喜。

听闻那小丫鬟的话,紫鸢和流鸢两个人不禁相视一眼,忽然明白了小姐早上的话。

原来那所谓的客人,竟然就是指的尚书大人!

“流鸢,将我给父亲准备的礼品拿着,想来他会很喜欢的。”

“小姐,那不是……”流鸢俏皮的小脸皱在一起,似是极不情愿将那所谓的“礼品”给人。

“娘亲生前素爱弹琴,也喜欢收藏琴谱,这孤本她会喜欢的。至于父亲……娘亲的心爱之物,他没道理不喜欢。”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眼睛一直看着窗外,那里种着一片玉簪花,那是娘亲最喜欢的花。

她记得尚书府的院子里也有这样一片花簇,娘亲还在世时,经常抱着她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簇簇盛开的玉簪花,笑着温婉又迷人,“希望以后我们冉儿长大了,也会有一位如意郎君亲手将玉簪花别在你的发髻上,从此恩爱两不疑,好不好?”

“好,那冉儿以后长大了也要像娘亲这么漂亮。”像娘亲这么——恬静,宽和,就像玉簪花一样。

她以前不懂,娘亲为何如此喜欢玉簪花,不过后来她明白了……

微微闭眼,让人窥探不到她眼底的情绪,慕青冉静静的站在那,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周身是无论如何也化不去的忧伤。

不再去想那些前尘往事,再次睁开眼睛,又变回了那个恬静淡然的慕青冉,仿佛刚才的悲愁不过是错觉而已。

当她带着丫鬟到了正厅的门口时,便看见上首坐着面色沉郁的沈太傅,下首坐着的那位,便是她的父亲。

流鸢静静的跟在慕青冉身后,一脸的肃穆,全然不见在她和紫鸢面前的可爱俏皮。

“青冉见过外祖父,见过父亲。”她略一欠身施礼,便感到手臂被人拖住,顺着那双手望去,目光柔柔的看着面前的人。岁月似乎格外优待他,尽管早已过了而立之年,却仍是风度翩翩,容姿不凡。

“快快起身,给为父瞧瞧。”说着,慕振德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嗯,冉儿如今也出落成大姑娘了,越来越像你娘亲当年的样子了……”后面一句,他似呢喃,声音不大却足以让站在他面前的慕青冉听见。

“本该一回来就去拜见父亲的,只因记挂外祖父身体,便想过几日再去府上给您请安,却不想父亲竟先一步来了,倒是青冉罪过了。”她微微颔首,嘴角挂着淡笑,仿佛没有听见慕振德后面说的话,一番貌似请罪的话让她说的有退有进,倒是免了落人口实。

“无碍,你身子向来不好,原该多休息才是,为父也是怕你来回奔波劳累,便没有顾忌许多。况岳父大人近来政事操劳,你有此孝心自是极好。”他满眼慈爱的看着慕青冉,仿佛这女儿便是他掌中至宝,让一旁看着的沈太傅更是脸色难看。

“外祖父和父亲刚下朝回来,想必还未用膳,青冉让厨房备了一些小点心,外祖父要尝尝吗?”看出沈太傅的心情不好,未免场面尴尬,慕青冉忙转移他的注意力。

虽说外面传言沈太傅与尚书大人不和已久,但传言终归是传言,此时还不到摆明车马的时候,若是被有心人知道,届时传言变成事实,就不好收场了。

“嗯。”似乎是真的有些疲累了,沈太傅只淡淡应了一声,便率先走了出去。

“岳父大人慢走。”像是没有看出沈太傅的不悦似的,慕振德只依旧神色恭敬的对着沈太傅施礼道。

支走了沈太傅,慕青冉才将让流鸢收着的琴谱拿给慕振德,她一直看着他的表情,想知道他如今看着娘亲的心爱之物,会作何反应,毕竟她这位父亲对亡妻的“眷恋”可是临安城中尽人皆知的。

慕振德看向手中的物件,有瞬间的怔愣,眼前好像又浮现了那个温婉的女子,静静的端坐在树下抚琴,微风拂过,吹得她身后的玉簪花微微晃动,她淡淡的微笑成了他眼中最明亮的春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