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前尘往事成追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了慕振德,慕青冉去了沈太傅的书房,推开门的瞬间,她便看见了在书架前站得笔直的沈太傅。

那里……挂着一幅已经仙逝的沈老夫人的画像!

听闻当年沈老夫人也是名震京都的美人,与沈太傅更是伉俪情深,曾是京都人人称道的才子佳人。

只是后来……一朝风雨,大厦忽倾!

当年,沈老夫人先诞下一名男婴,沈太傅自是喜不自胜,亲自给这孩子取名为“仕芳”,希望他能入仕为官,百世流芳。

沈仕芳也果然不负所望,的确是入朝为官,声名鹊起,只是却是声名赫赫的“沈将军”,而非沈太傅希望的“沈大人”。

沈太傅虽有不愿,却也不能妄加制止,毕竟他这也是辅国安邦,为国效力,不过这却是后话了。

就在沈仕芳出生的两年之后,沈老夫人再次传出喜脉的消息,而这次降生的便是慕青冉的娘亲,沈府唯一嫡出的大小姐——沈沁如。

这本该是儿女双全,共享天伦的幸福生活,可是后来,战事又起,沈将军挂帅亲征,驻守边关。

沈老夫人思子心切,况且战场上刀剑无眼,已是忧心忧虑,好在还有小女儿在身边,也能时时解解烦闷、开解一二。

可后来沈沁如也到了出阁之年,沈老夫人也只能每日在佛前供香祈祷,希望儿女、夫君都能平安康健。

或许是她的诚心感动了上天,沈将军在三年后终于班师凯旋,而且同归的还有一名年轻女子和一个襁褓中的奶娃娃。

这可乐坏了沈老夫人和沈太傅,不仅儿子平安归来,竟还带回来了一个媳妇和孙子。

虽然子女婚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沈仕芳自小习武,大了之后常常混迹江湖,于这些虚礼倒不是很在乎。

而沈老夫人本性纯良,对身世这些倒不是很看重,只要这女子家世清白,不是什么奸恶宵小,那其他的事情便不那么重要了。

况且沈老夫人还有另一番思量,这女子能和仕芳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单是这胆量和气魄也绝非一般女子可比。

至于沈太傅,是对此事颇有微词的,他还是觉得女子当恪守妇道,在外面打打杀杀算什么样子。

只是碍于那女子救过仕芳的性命,如今又有了他们沈家的骨肉,况且夫人还是很满意的样子,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仿佛一切都是很美好的样子,如果忽略边关那一封封加急奏报的话。

之前北朐国频频在边关滋事,一场战役持续了三年,如今刚太平几天,谁知又起骚乱。

不过这次却不再是北朐了,而是与临水国一江之隔的丰延国!

沈将军再次奉命出征,可这次却没上次那么危险,大战未起,只是一些百姓争端,因此他准备携眷而去。

沈老夫人虽然万般不情愿,却也知道这儿媳妇不是寻常之人,若是有她在,说不定会帮到仕芳。

至于沈府的小少爷……本该是留在临安城中,由沈太傅和沈老夫人抚养的,可沈仕芳却坚持要带着幼子出征,说是武将之子,这点胆量和气魄是必须从小培养的,沈老夫人拗他不过,也只能点头答应。

谁知这一答应,得到的就是两年之后的噩耗——临阳城被破,沈将军战死沙场,少夫人和小少爷不知所踪!

消息传到临安城后,沈老夫人不堪忧虑,终是病倒了,沈太傅一边要料理儿子的后事,一边要照顾夫人的病情,一夕之间,更见沧桑。

然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而已,所谓祸不单行,大抵如此。

时隔半年,尚书府的下人忽然送来了讣文,说是府上的夫人殁了,沈老夫人知道之后,一病不起,终日卧床,本是强弩之末,没过多久,终是去了。

可怜沈太傅,一夕之间,“家破人亡”!

多番打击之下,令本来意气风发的太傅大人不堪重负,最终病倒,只是……女儿已经故去,却还有他的外孙女尚在人间。

当时事发突然,况且状况一个接着一个,他没时间也没精力顾及其他,可后来想想,他却是不放心将那孩子独自留在那龙潭虎穴的。

之后沈太傅拖着病躯进宫面圣,出来的时候拿着一份圣旨,直接到尚书府将尚在年幼的慕青冉接到了沈府,这一养就是十二年……

慕青冉望着沈太傅的背影,说不出的寂寥与萧瑟!

这样一个满腹骄傲的人,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这些年竟不知是如何挨过的。

想来若是娘亲没有她这个女儿,外祖父当年也就随着外祖母一同去了吧!

毕竟……已是无所牵挂!

忽然觉得眼睛干涩的厉害,慕青冉微合眼帘,平静了内心翻涌的情绪,这才缓步进入书房。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外祖母当年,真美!”慕青冉的目光望向墙壁上的画卷,画中女子正值青春,她手持书卷,临窗而坐,浑然天成的一股贵气,更衬得她典雅端庄。

“是啊……是很美!”沈太傅的声音中带着无限哀思,似是带着无尽的感伤,“我记得当年初见她的时候,她便是这样静静的端坐一方,好像俗世陈杂都与她无关,不会过分张扬,亦不会唯唯诺诺的藏头缩脚。”

“当时我就想,若我能娶她为妻,必会珍之重之,许她一世安乐无忧,可是终究……还是失言了。”沈太傅说着,眼中满满都是化不去的痛苦与思念,眼眶中渐渐有水雾凝聚,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颤抖,似乎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娘亲与外祖母极为相似,青冉不难想象外祖母当年的样子。只是……外祖父,逝者已逝,多思无益,相信外祖母在天之灵,也不想您这样伤心难过的。”

“嗯……我晓得的,只是今日见了他,不免想起当年的一些旧事罢了。”

“外祖父是性情中人,不愿做违心之事、说违心之话,可有些事情,还是要得过且过的好,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

“青冉,你……”闻言,沈太傅似乎是有些不解的望着慕青冉。

“发生之事虽已过去,却不代表没有发生。既已发生,便会有人知道、有人记得。我们只需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时机到了,自然会有人露出马脚的。”那双含水的明眸里慵懒不在,透着不可摧毁的坚毅,直直的望向沈太傅。

沈太傅一直都没有把当年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她,只是不想她接触到那些肮脏的事情,也未免她自小丧母之后再添心酸。

只是看如今这样子,青冉似乎知道了什么,并且还打算做些什么。

想到这,沈太傅的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他一直为了顾忌青冉的感受而不敢去彻查当年之事,但是刚刚青冉和他说的那番话,却是让他蓦然心惊,这孩子……终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安然的过日子。

“青冉长大了,外祖父却是越来越糊涂了,老喽……老喽!”说着,沈太傅背着手慢慢走了出去。

静静的看着沈太傅默默离去的背影,慕青冉不禁陷入沉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