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风云再起/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明白……娘亲的离世一直是外祖父的一块心病,他这么多年对父亲冷眼相待绝不仅仅是怨他当年没有照顾好娘亲。

这个中曲折还需要时间查证,她现在仅仅只是有个模糊的想法,却没有实际的证据,不过……或许根本不需要。

想到这,慕青冉的唇角便微微泛起笑意,想知道娘亲当年去世的经过,看来走一趟尚书府是不可避免的了。

或许……还要在那住上一段时间,方便观察、方便探究、方便了解一切她想了解的事情。

而且,还有几个月便是她的生辰,今年她便及笄了。

届时……她的婚事也会被人拿来当筹码,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因此,一定要趁着最近这段时间多做些准备才好。

一路思量着回了自己的院子,慕青冉遣退了下人,只留下流鸢和紫鸢两个人在房中伺候。

“流鸢,你今晚进宫一趟,看鸾儿可在宫中?”

“是,小姐。”

“若是她在,便告诉她近日出宫一趟,我有事要问她;若是不在,就按老规矩,给她留下消息便是。”

“是,奴婢知道了。”

她有近半年时间未回京都,宫中的一些消息还是要通过鸾儿才能得知,也不知这丫头现下在哪里疯呢!

天色愈黑,慕青冉倚在窗边的贵妃躺上,漫不经心的摆弄手中的棋子,桌上的烛光映着她的面容,更添了一丝慵懒与模糊,让一旁陪着的紫鸢也不免看呆了眼。

初见小姐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虽已见花容月貌,却绝非此刻可比。

特别是她身上温温淡淡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想去靠近,好像在她身边,世界纷扰便都不复存在了。

这些年,太傅大人为了避免小姐卷进这纷杂局势当中,只能狠心将她送走,还特意安排了自己去拜褚先生为师,为的就是方便照顾小姐的身子。

眼下,小姐也要及笄了,不知这婚事……

不管如何,她和流鸢都不会让小姐受委屈的,这般想着,紫鸢望向慕青冉的眼神变得愈加坚毅。

“这是怎么了?怎么这样瞧着我?”见状,慕青冉略有些不解的看向紫鸢,这丫头的眼神怎么好像……要有一番大举动的样子。

“嗯……没什么,就是想到小姐快及笄了,这之后只怕婚事也要定下来了,到时候我和流鸢也要做些准备才好。”

慕青冉:“……”

准备?!

准备什么?

是她这个主子太不靠谱了嘛……怎地这丫头一个两个的都这么为她操心!

只是这般一想,慕青冉却是不禁轻笑了起来。

“小姐笑什么?是觉得我说的不对吗?”见慕青冉兀自笑的开心,紫鸢却是不禁觉得有些难为情。

“对!怎么会不对呢!我只是看你这样贤惠,想起了一句诗,之子于归,宜其家人。”眸光颇为打趣的望着紫鸢,慕青冉轻笑着说道。

“小姐!奴婢在和您说正经话,又打趣我!”难得这样老成持重的紫鸢也被慕青冉的玩笑话逗红了脸,更见女儿家的娇羞。

两人正在玩笑间,却见流鸢一袭黑衣,满身冷寂,乘着月色而归。

“小姐,奴婢回来了。”

“如何?”

“清鸾公主不在宫中,想必还在外游玩,奴婢已经像以往一样给她留了消息。”说着,流鸢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嗯……这丫头定是又不知到哪里疯去了。”察觉流鸢似是还有些话要说,慕青冉追问道,“还有何事?”

“还有……奴婢在宫中遇见一名黑衣人,看身形应该是名男子,奴婢看见他朝着钟粹宫的方向去了。”一边说着,流鸢一边回忆着当时的的细节。

“还知道些什么?”黑衣男子夜探后宫,怎么听都有点像是风流韵事,可慕青冉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里毕竟是宫中,宫城防卫甚是严密,连流鸢这样的高手尚要小心翼翼,莫说寻常武夫!

“奴婢怕耽误正事,并未跟过去仔细探究,况且……那人轻功了得,奴婢跟得太紧恐会被发现。”说着,流鸢的脸上似乎有些愤愤不平,想来是接下来的日子又要勤加习武了。

“武艺较之你如何?”

“尚未交手,奴婢不敢断言,不过看他轻功的身手,恐在奴婢之上。”越说下去,流鸢的脸埋的越低。

慕青冉开始只注意分析这事情中的蛛丝马迹,未曾注意到流鸢的脸色,现在看见这丫头臊红的脸,忽然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我们流鸢已经很厉害了,不需要再和他们比了。”

“我要保护小姐!还要更强!”红扑扑的小脸满是坚定,看的一旁的紫鸢也不禁笑了起来。

“流鸢,你现在这样就很好,须知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再多的武功负荷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损害,要听话,知道吗?”

“小姐又不是要带着你去闯荡江湖,要你那么高强的武艺做什么,你就听小姐的,别太勉强自己。”看着流鸢一脸的羞愧之色,紫鸢也忍不住安慰她说道。

流鸢自小孤身飘零,身世畸零坎坷,好不容易遇见了小姐这才安顿下来,也难怪她会如此看重小姐的安危。

“那……那好吧!”

安慰完自家的小丫鬟,慕青冉慢慢收起来脸上的微笑,将流鸢刚刚说的事情又想了一遍,方才在紫鸢的服侍下安寝。

……

次日,慕青冉正在和紫鸢清点去尚书府要带的礼品,忽见流鸢脸色莫名的从外面进来。

“小姐,奴婢刚刚去前院找刘管家,让他给咱们准备去尚书府的车马,然后看见宫里的人来了,之后太傅大人便急急忙忙的和他们走了。”说着,流鸢的小脸上满是疑惑,“小姐,你说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宫里来了人?

这个时辰?!

听闻流鸢的话,慕青冉不禁微微蹙眉微思。

外祖父才下朝回来,怎么这么急着又被召了回去?!

“流鸢,派人去前院,若是外祖父回来了,立刻来回我。”

“是,小姐。”

略一思忖,慕青冉随即又吩咐道,“紫鸢,你派人去尚书府打探一下,看父亲可在府上。”

“是!奴婢这就去!”

紫鸢离开之后,慕青冉静静的站在窗前,心中思绪万千。

不能怪她草木皆兵,而是眼下本就是多事之秋,时局动荡,略有一丝风吹草动都不能放过。

不多时,紫鸢派出去的小厮回来禀报说,稍早些时分,尚书大人也被召进宫去了。

能让陛下连着召回当朝的两位重臣,甚至可能还不止父亲和外祖父,这必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外面忽起的一阵风将窗子吹开了,慕青冉顺着窗,若有所感的望向空中。

起风了……似乎也要“变天”了。

而宫里这边,紧张焦虑的气氛也弥漫在空气当中,御座上端坐着面色铁青的帝王——宣德帝,楚渊!

宣德帝登基已有十余载,这十年间临水国虽不算国运昌盛,却也是风调雨顺,不像先帝在时,几经战乱,朝局动荡。

如今,在这位帝王安享了十年太平之后,这状似平静的局面终于要被打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