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清鸾公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色擦黑,月色稍起,慕青冉带着流鸢和紫鸢两个人在花园中散着步,心中不禁想起沈太傅今日说的话。

朝廷如此昏庸无能,受苦的却是贫民百姓,何其不公平!

她虽身为临水国人,可是这些年游历在外,这种意识却并不强烈,天下百姓皆是百姓,战事一起,首当其冲的便是他们。

这种三国鼎立之态本就不可能长久保持,外祖父几次谏言强兵壮国都被这位刚愎自用的皇帝敷衍过去,他自以为与丰延国划江而治,有了这个天然屏障便可高正无忧,走到如今这一步根本就是咎由自取。

若是此次丰延国出兵真的打算一举吞并了其他两国,也许未尝不是有利之事。

还有就是……临阳城失守,那城守却下落不明,不是城破人亡,而是下落不明!

如此一来,只能说明他早已知道临阳城会破,他事先就已经被人收买了,或者说……他本身就是细作!

这个想法一出来,一切就更加合情合理了,丰延朝廷本就是蓄谋,已久而非像奏报上所说的因百姓纷争闹大才导致邦交失败。

既是图谋大业,恐怕这区区一两座城池他们必不会放在眼里,真正让他们惦记是这整个王朝大陆!

慕青冉的脸上笑容不再,紫鸢和流鸢两个人还从来没有见过她们家小姐这般严肃过,不禁也跟着有些紧张。

想到外祖父说的对方领兵之人是夜倾辰,她忍不住微微蹙眉,看来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啊!

这位靖安王爷今年也不过弱冠之年,却已是战功累累,军功赫赫。

以前,这大陆之上远不止这三个国家,还有一些边陲小国,而其中为首的便是西黎国。

而让夜倾辰“少年将军”以此得名的便是与西黎国的一战,传言他以一己之力斩对方主将于战前,于这一役大败西黎,自此一战成名,彼时……他尚且不过十五六岁!

这几年间,他东征西战,将周边小国尽数收编丰延国,如今,终是将目光放到临水国这了。

慕青冉不禁有些好奇,这究竟是怎样一个风云人物!

传闻丰延百姓对他极其爱戴,而军中将士也是对他无比忠心。

可她却听说,此人性格冷漠,行事狠辣,视人命如草芥,每每攻城,必会屠之。

想到此,她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抬头望向月色,却见满目星云,唯失月光。

……

没过几日,五皇子楚轩奉命出征,宣德帝率领众臣前去为他和众将士践行。

慕青冉早早带着紫鸢和流鸢在品香楼的二楼要了包间,看着下面人山人海的盛况,她忽然觉得极为讽刺。

五皇子端坐于马上,一身铠甲,衬的他器宇轩昂,连原本稍显平凡的相貌此刻竟也俊朗不少。

慕青冉的目光在他与宣德帝之间游走,只觉得心中无限悲凉!

这便是帝王家,没有血缘亲情,没有骨肉情深,有的只是利益牵扯与勾心斗角。

正是因此,这些年来外祖父方才费尽心机的让她远离这些,可如今……只怕避无可避!

一旦五皇子战败,那么面临临水国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臣服,要么倾覆,再无其他选择。

而这两者不管选择其中哪一个,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一样的退无可退。

紫鸢明显觉得近几日小姐有些心事重重,想来可能是战事突然爆发,未免有些人心惶惶。

不过今日小姐特意来此,也许得到了她想知道的信息,心情会有所舒缓吧!

楚鸾来的时候,慕青冉正在教流鸢学习诗经,紫鸢在一旁静坐烹茶,主仆三人一派祥和,与外面的吵闹喧天简直天差地别。

慕青冉抬头看向走进来的少女,她一袭红衣胜火,头发用锦带高高束于脑后,脸上未施脂粉,肤色较于寻常女子黑了一些,却更显得神采奕奕。

眼尾微微上挑,本该是妖娆妩媚的一双眼睛偏偏长在她身上却不见矛盾,只觉莫名的吸引人。

来人见到慕青冉,瞬间便朝着她扑了过去。

“青冉,我好想你啊!”张开双手,刚想给慕青冉来个熊抱,却不想……一旁的流鸢瞬间出手,一把困住她的两只手,将她拦在距离慕青冉一丈之外的地方。

“小师傅!你又阻拦我亲近青冉,我又不会吃了她,不过……亲近不了她,亲近小师傅你也不错!”说着,楚鸾用手轻佻的挑起流鸢的下巴,一双眼睛满是戏谑之色。

流鸢被她逗得满脸通红,却是没再出手,求救似的看向自家小姐,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呜……清鸾公主太可怕了,小姐,我要回家!

“好了好了,我家流鸢好好的孩子都被你吓坏了。”慕青冉颇为头痛的看着楚鸾,觉得这丫头是不是精力太旺盛了些。

“嘿嘿……谁让她那么可爱了!不过嘛……还是咱们的文曲仙子更得我心,哈哈……”楚鸾笑嘻嘻的坐在慕青冉身边,眼睛仿佛黏在了她的身上,流里流气的说着调侃的话,真真是一点公主的样子都没有。

“你这次又去哪疯了,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慕青冉淡笑着摇摇了头,甚是无奈,真是交友不慎。

“我哪有出去疯啊……是出去历练!青冉我告诉你,我这次去了丰延国!”楚鸾的眼睛黑亮亮的,兴致勃勃的给慕青冉讲着这一路上听到的消息。

原来,她这次出宫本来是想去寻慕青冉她们的,结果误打误撞的竟去了丰延国。

“我到了那没几天,就听说两国开战了,于是便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

“如今这局面,你准备怎么办?”慕青冉面有忧色的看着楚鸾,如今这态势,她总要为她打算的,宫里那些尔虞我诈不适合她,“你不会真的以为,凭五皇子的本事就能平定这场战乱吧!”

闻言,楚鸾颇有些不解的回望着她,等着她下面的话。

“这场战争若能平息最好,若不能平息,等待宣德王朝的不是覆灭就是投降,你身为一国公主,这两种结局不论是哪一个,对你而言都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明白吗?”

见她仍是呆呆的望着自己不说话,慕青冉不禁将话说的更加的明白透彻。

“以当今陛下的心性,一旦战败,求和是一定的!自古以来,求和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亲!宫中适龄的公主只有你和清怡长公主两个人,可清怡和四皇子同为刘贵妃所生,又向来讨皇上喜欢,你说……届时被嫁出去的公主会是谁?”

慕青冉淡笑着说出最残酷的事实,打击的楚鸾呆呆的愣在那,一时有些缓不过神来,怎么才几句话的功夫,她就要被送去和亲啦!

“可……可……未必就一定要是皇室所出的公主啊!不是也有从朝臣家中挑选的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楚鸾下意识是排斥的,她觉得很不公平,明明自己都抗拒的事情,如何能让别人带她受过!

“你觉得陛下会为了你冒这样大的风险吗?”这些话说出来,对于楚鸾而言的确是有些残酷,可是如今不说与她知道,待到将来她被人卖了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若按楚鸾方才所言,倒的确是有那样的先例,甚至有的还只是宫女而已!

可丰延国的人又不是傻子,一旦被发现的话,那这场和亲就半点意义和作用都没有了。

所以,和亲人选的身份绝对不能太低,可谁家的父母愿意自己的女儿被送去和亲,届时与陛下生了嫌隙,如何还能尽心尽力的辅佐他。

听闻慕青冉的话,楚鸾的脑中不禁“嗡嗡”作响,原本就不太灵光的脑筋此刻更加是一片空白。

“再者,说句让你寒心的话,若是清怡公主,有陛下的宠爱,还有刘贵妃从旁周旋,倒是有可能找个官宦家的小姐,入了玉蝶,奉为公主,代其出嫁。可你别忘了,你在陛下心中是什么分量,他何必舍近求远,为了一个根本不在乎的女儿去得罪国家重臣。牺牲一个你,换回的可是他的王座,他何乐不为?”

一双水眸定定的看着楚鸾,婉转细腻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出的话,像刀子一样狠狠扎进楚鸾的心脏,可她知道,青冉说的都是事实,况且这些话,也只有她会说给她听。

听完慕青冉的话,楚鸾沉默了,她明白青冉的意思,如果等到战事一平,那她这个没爹疼没娘爱的公主就要被人推出去了。

所以现在,她必须在他们下手之前做出应对之策!

忽然!

她两眼放光的看向慕青冉,“青冉,你怎么可以这么聪慧呀!你是怎么想到这么多的,哎呀……早知道这样,小的时候太傅大人教你读书,我也应该好好听的。”

她双手围抱住慕青冉,将头虚搭在她的肩上,左一下右一下的磨磨蹭蹭,看得一旁的紫鸢和流鸢满脸黑线,小姐的身子骨可禁不起你这样揉劲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