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尚书府/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看着窝在她肩头撒娇的楚鸾,知道她是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她也不过是将最坏的打算提前告知她,总比将来真的发生时无所应对的好。

半响之后,楚鸾方才抬起头来,目光坚定,茫然不在,仿佛还是那个纵横江湖的红衣女侠。

“想好了?”

“嗯!想好了!”楚鸾的语气中满是坚定之意,说出的话却是让人啼笑皆非,“青冉,我打算参军!”

参军?!

慕青冉:“……”

紫鸢:“……”

流鸢:“……”

慕青冉会选择告诉楚鸾这些,本意只是让她有个准备,不至于到时候被人打个措手不及。

她想的是,若楚鸾能就此金蝉脱壳,离开皇室,从此隐姓埋名,天高任鸟飞,水阔任鱼游,那是再好不过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丫头怎么会打算要去参军呢!

不过慕青冉也知道,依着楚鸾的倔脾气,她决定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她多说无益,还是帮她仔细筹划才是要紧。

“青冉,我虽不像你有大智大谋,心思聪慧,却也晓得大是大非,眼下国家遭难,我身为一国公主,虽然没有伟大到要为了国家牺牲自己,但是能做的还是要去做,不战而败,怎么能说自己是江湖中人呢!”

说这话的时候,慕青冉分明从楚鸾的眼中看到异常耀眼的神采,比之宫中任何一位公主都要来的光彩夺目!

“皇室中人,食之百姓,命之百姓,我享受了这么多年锦衣玉食的生活,现下……也是该我出力的时候了。”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了,至于其他……她已是无能为力!

看着楚鸾说话时的侧脸, 慕青冉觉得,这一刻她才真的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明媚耀眼。

“军规森严,你如何混进去,若是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就算她一时热血要去参军,可是该考虑的事情还是要考虑的。

“嘿嘿……本姑娘这么多年江湖也不是白混的,什么三教九流的朋友没有,这点事情……小意思!”

“宫中那边……你忽然消失,怎么料理?”

“呵!”闻言,楚鸾不禁冷笑道,“我出宫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看有何人知晓!”

大概这世上记得临水国还有一位清鸾公主的人,就只有青冉和她身边这两个小丫头了。

以后……就更不会再有了!

明明眼中带着无尽的哀戚之色,可是说完这话之后,楚鸾却是又依旧若无其事的同流鸢说着哪家的戏园子新来的名角儿唱腔好,哪家的秦楼楚馆的头牌面相好。

听得流鸢面红耳赤,一旁的紫鸢爱莫能助,这位公主的战斗力恐怕只有小姐受得了。

看着满脸笑容的楚鸾,慕青冉不禁心口一涩!

她很心疼楚鸾,她们自小相识,这么多年来,情同姐妹,她自然明白她的洒脱背后经历了多少次的心酸与失望。

鸾儿……是当今陛下一夜酒醉宠幸一位宫女所得!

当今宠冠后宫的刘贵妃,当年还只是慧妃,她因身怀六甲,怕其他的妃嫔趁此期间分去宣德帝的宠爱,便将自己宫中的一名宫女送去服侍皇上,却不想这女子一朝有孕,成了她莫大的威胁。

慧妃本想暗中偷偷处理掉那名宫女,却被太后知晓,宣德帝膝下子嗣稀少,因此太后势要保下这名宫女,一直待到生产之时。

这期间,慧妃生产,诞下一名小公主,皇上亲自赐名为“楚玥”,受封清怡公主,慧妃也变成了当今的贵妃。

再后来……楚鸾也出生了,可是宣德帝甚至连名字都懒得取,最后还是太后给她赐名“鸾”,望她以后凤鸾于飞,翱翔九天。

甚至就连封号,也是直接取了她的名字而定!

没有人肯在这个不受宠的公主身上浪费精力,特别是这位公主还是贵妃娘娘的眼中钉。

正常情况下,楚鸾已经出生,为了顾忌公主的身份,那名宫女也应该被晋封,可是当时刘贵妃只手遮天,又深得陛下宠爱,在楚鸾满月之后,便被刘贵妃找借口处死了。

太后感念楚鸾年幼,便将她接到自己身边抚养,一直到她五岁的时候,太后殡天,自此……楚鸾在宫中的生活如履薄冰,举步维艰。

自己尚有外祖父疼爱,可是鸾儿自太后娘娘殡天后,就再没有可以亲近的人了。

她天性爽朗,不谙宫中的生存之法,她怕她在宫中遭人暗算,因此让她和流鸢学习武艺,虽然不能成为绝顶高手,但是对付后宫女子还是够了的。

这么多年,陛下从来没有想起过这个女儿,他可曾记得他为了讨另一个女人的欢心而葬送了一名无辜女子,而面对那女子留下唯一的孩子,他难道不会愧疚吗?

他甚至……默许了别人对她们的伤害!

这些事情,鸾儿……她真的不恨吗?

回到沈府的时候,慕青冉先去拜见了沈太傅,见他老人家又立于那幅画前静静观赏,她便轻合门扉,慢慢退了出去。

带着紫鸢和流鸢回到自己的院子,她的脑中不自觉的回想起刚刚分开时,鸾儿和她说的话。

“青冉,因果循环,自有其缘法,我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江湖中人自有其处事之道,你不必为我担心。”

不会委屈自己啊!

鸾儿,你终究……还是恨的的吧!

……

次日一早,慕青冉辞别了沈太傅,便带着紫鸢和流鸢两个人去了尚书府。

本是前几日就要去的,可近来沈太傅身体不适,慕青冉放心不下他,才又耽搁了下来。

马车上

慕青冉微闭着眼睛养神,紫鸢在那里缝着一个精致的小袋子,流鸢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的饶有兴致。

“紫鸢姐姐,这个也是做给我的吗?”看着双眼冒着精光的流鸢,紫鸢在想要是不给她,她会不会哭出来。

“自然是给你的,我和小姐又用不上。”这是用来给流鸢装暗器的,她们常常游历在外,没有兵器防身是不行的,只是小姐是闺阁千金,若是流鸢进出都配着剑,容易落人口实。

“紫鸢姐姐你真好,我一定好生仔细着,不会将它用坏了。”看着她爱如珍宝似的,紫鸢决定以后多给她做几个。

一旁的慕青冉听着两人的对话,也不禁露出微笑。

她此次回来,知道的人不多,此番去尚书府,恐怕很快就会传出去,还是要早些了结这些事情,然后和外祖父一起离开才是要紧。

马车抵达尚书府的时候,很快便有小厮去通传,慕青冉立于尚书府的大门前,看着面前的匾额,微微浅笑。

一双含水的眼眸明亮又有神,仿佛能看透人的内心,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却是一副病美人的模样,更看得人心醉不已。

一旁的小厮见了,脸色愈红,不禁呆了神色,恍然回神时,方才匆忙低下头去,不敢再冒犯主人家。

不多时,便见到慕振德从院中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一位美妇人,姿容上等,身材曼妙。

此人便是尚书府唯一的一个姨娘——柳婉!

她身后还跟着两名少女和一个小男孩,白白胖胖像个小团子一样,很是惹人怜爱。

“见过父亲。”看见来人,慕青冉便缓步上前施礼,起身的时候,目光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眼前的众人。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慕振德的神色看起来很是高兴,像是丢失在外的珍宝又回到了手中一般。

见状,慕青冉也只是微微淡笑,没有太过热络。

“见过大小姐。”

“姨娘有礼。”慕青冉看向眼前只有过几面之缘的女子,唇边的笑意不变。

当年父亲接柳姨娘回来不久,娘亲便有些郁郁寡欢,她终日守着娘亲,并不怎么出院子。

而柳婉初到尚书府,也是战战兢兢,并不怎么起眼,因此见面的机会倒是很少。

后来娘亲离世,她被外祖父接走,虽说每年都会回来一段时间,但知道的人并不多,况且她一个姨娘,还不够资格让她这位嫡出的大小姐前来请安。

而在慕青冉打量柳姨娘的同时,对方也在目不转睛的望着她。

得见佳人,柳姨娘方才真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顾盼生姿,她静静的站在那,一身烟青色的罗裙衬的她整个人更加出尘,一双水眸淡然无波,唇角一直挂着淡笑,气质高贵出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