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黑衣再现/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用过早膳,慕青冉坐在书桌前练字,紫鸢和流鸢两个人不知去做什么了,都不在屋子里。

“小姐,请用茶。”

闻言,慕青冉抬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鬟,笑吟吟的站在桌前,手里端着一杯茶,放在她的面前。

慕青冉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丫头,她梳着丫鬟鬓,穿着粉色的对襟襦裙,细嫩的手腕上带着一堆玉镯。

半响,她方才缓缓开口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小姐的话,奴婢叫秋竹。”说着,秋竹恭恭敬敬的给慕青冉行礼,举止有度,显得十分稳重。

“秋竹……秋风瑟瑟万物悲,竹影佳人两相对,真是个好名字。”慕青冉微微淡笑,随手在纸上写下了这句诗。

“奴婢原先还不觉得,经小姐这么一说,奴婢也觉得这名字极好。”

听着这明显奉承的话,慕青冉也不过微微一笑,收回目光,继续临着不知哪位大家的字帖,写几个字便停下来瞧瞧,时而微微蹙眉,仿似极不满意。

“以前在哪里当差?”一边练着字,慕青冉状似无意的和她闲聊着。

“回小姐的话,奴婢以前一直在花园当值,负责照料园中花卉。”

“嗯……那以后院中花草就交给你打理了。”

“是,小姐!”

“小姐在写什么呢?看您写了半天了,应当注意休息才是。”

“不过是闲来无事,找张帖子来临摹一下……”说着,慕青冉握着笔的手不禁又是一顿,随后自言自语道,“不过三殿下的字体还真是不容易学,难得其宗。”

想到什么,慕青冉忽然看向秋竹问道,“秋竹,你可习字?”

“奴婢只认得自己的名字。”说完,秋竹略有些难堪的低下了头,局促不安的绞着手。

“若你想学,以后可以去找紫鸢,她会教你的。”慕青冉朝着秋竹淡淡笑了笑,可这一笑,竟让秋竹看呆了去。

“好了,我这里没什么事情,你下去忙吧!”

“真的吗?!奴婢谢过小姐,多谢小姐!”听闻慕青冉如此说,秋竹高兴的喜不自胜,好像捡到了什么宝贝一样,又朝慕青冉拜了拜,方才退了下去。

秋竹走了之后,慕青冉慢慢停下了手中的笔,目光略过桌上展开的字帖,移开页脚的镇纸,落款处赫然写着“慕振德”三个字,却哪里是什么三殿下呢!

想到此,她望向门外秋竹离开的方向,目光温润又平静。

“小姐,您为什么要把我和流鸢支开啊?”秋竹离开后不久,紫便和流鸢便一起回到了屋中。

“倘或你们在,她哪里还有机会在我面前露脸,若是不能完成主子交代的事情,回去之后岂不是要受罚!”

“秋竹……是柳姨娘派来的?可小姐您不是说她不敢贸然出手的吗?”紫鸢怕柳姨娘会对慕青冉不利,一直小心提防着。

可是之前却是听慕青冉说柳姨娘没那么蠢,不会这么早就把把柄送到她手上来的,怎么眼下……

“柳姨娘不会,不代表别人不会,若我所料不错,秋竹——应是二妹妹的人。”说着话,她的脸上笑意愈发温婉,眸光熠熠生辉。

柳姨娘懂得隐忍蛰伏,是因为她天性如此,她明白什么才是最有力的武器,若不能一击便将敌人击败,那她宁愿不出手。

可显然她的女儿并不这样认为,这才第二日,便急不可耐的出招了。

方才她问秋竹可识字,果不其然她说了谎,她既是二妹妹的人,自然是柳姨娘安排在她女儿身边服侍的,忠心护主自是不必说,绝不可能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的粗使丫头。

况且她说自己在园中负责园艺,可那一双细嫩的手哪里有做过粗活的样子!

腕中的玉镯也是,若说是主子赏的那也得得了脸面才行,除非……她本就是房中伺候的人!

“二小姐?!”紫鸢忽然觉得,有这样的女儿拖累着,柳姨娘怕也猖狂不了多久了。

“看她就是坏人!小姐,我去杀了她!”流鸢还是那副内向害羞的样子,只是眼中的凶狠之色挡都挡不住。

慕青冉:“……”

她家的丫鬟好残暴!

紫鸢:“……”

都是被小姐惯坏的,一言不合就杀人!

“先不必理会她,紫鸢,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已经弄好了。”

“嗯,交给流鸢吧!”

闻言,紫鸢不禁想起小姐让她准备的东西,忽然觉得,流鸢和小姐还是很像的。

只不过一个简单粗暴,一个曲折迂回,不过结果都是一样的,谁敢欺负我在乎的人,就恁死他!

……

另一边,柳姨娘的玉笙居内,她倚在软榻之上,微闭着眼休憩,一旁的春梅轻轻的为她捶着腿。

“送去服侍大小姐的人说什么了?”

“没什么要紧的,大小姐并未提见她们,也没什么特别的安排,只是让她身边的紫鸢交代了事情,再没别的了。”春梅回忆着玉簪苑的小丫头回报的话,有些费解,这位大小姐好像只会舞文弄墨,这样下去,迟早要栽在姨娘手上。

“哦?这倒是新奇,小小年纪竟如此的沉得住气,若是蓝儿能有她一半的脾性,我也能少操些心。”说着,柳姨娘微微皱眉,不知心中又是想到了什么。

“姨娘是说那位大小姐很有心机?可奴婢看她温温柔柔的,没什么手段的样子。”春梅觉得,大小姐不过是个养在深闺的姑娘家,再聪明又有什么用呢!

“你懂什么,她不是没有手段,只是懒得在那群小丫鬟身上费心罢了!”想起那双温温淡淡的眸子,柳姨娘的目光愈加深沉。

“姨娘不必忧心,不是还有老爷嘛……他那么疼您,肯定会向着您的。”这么多年,老爷身边只有姨娘一个女人,连个通房都没有,对她也是疼爱有加。

况且姨娘还为老爷生下了青珩少爷,自然是比一个不甚亲近的女儿的分量来的重。

“何况,不是还有青珩少爷吗?他可是老爷唯一的儿子,这不是大小姐可比的。”

说起自己的小儿子慕青珩,柳姨娘的脸上这才露出微笑。

的确!

她还有珩儿!

不过想到老爷,她却有些失神,老爷究竟对大小姐是怎样的态度呢?

……

玉簪苑

天色愈晚,慕青冉刚准备睡下,便被破窗而入的楚鸾吓得没了睡意。

“……你是当尚书府的护卫都死了吗?”慕青冉披上紫鸢拿过来的衣服,将一旁蓄势待发的流鸢安抚了下去。

楚鸾看着扎在窗上的暗器上还挂着她的一缕发丝,顿时一阵后怕,本想恶作剧逗逗她们,结果差点没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她怎么就忘了还有流鸢这位大佛呢!

早知道……就提前告诉她们她要过来了。

“可他们的确没发现我,和死了差不多!话说小师傅,你出手太狠了,要不是我躲得快,命都没了。”楚鸾一边说,还一边拿过自己的那截断发给流鸢看,证明她所言非虚。

“还望公主恕罪!”流鸢因差点失手伤人,自己正在反思检讨,此刻听楚鸾一说,更是脸红的不行。

“哈哈……小师傅你太可爱了,这动不动就脸红害羞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啊?”哎……看着眼前含羞带臊的流鸢,楚鸾觉得她简直和刚才动手杀人的时候判若两人。

这主仆三人当中……没一个正常的!

她以前还觉得紫鸢很善良,直到有一次,她拿着一包药粉告诉她,若是宫中有人欺负她,就把这包东西撒向他们。

后来……她的两位皇姐就再也没有来找过她的麻烦。

“你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情?”

“你不是让我看着钟粹宫吗?今晚那黑衣人又去找容嫔了。”伸手拨弄一下烛花,楚鸾满不在乎的说道。

“容嫔?你怎么知道那人是去找容嫔?我记得……宁妃娘娘不是也住在钟粹宫?”

“我看见过他们接触,错不了,一定是容嫔!”

见楚鸾说的这么信誓旦旦,慕青冉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说……看见过?”

“对呀!前不久你还未回临安城的时候,我就见过了。”

“那为何不说?”

“你没问过呀!而且……他们见他们的,与我什么相干啊!”

慕青冉:“……”

她以前怎么不知道,楚鸾竟是这般没有好奇心的一个人!

“不过青冉……那黑衣人离开的时候我本想探查一下,不过后来跟丢了,我就过来找你了。”要不是那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猫,突然吓了她一下,她一定不会跟丢的!

“胡闹!这么危险的事情以后不可再做了!”连流鸢都说那人武功深不可测,鸾儿竟如此胆大,幸好未出什么意外。

只不过,若真的只是跟丢了倒好说,若不是……就糟了!

“好嘛好嘛……我有紫鸢给的药粉还有小师傅教的武功,不会有事的。”楚鸾倒是觉得没什么,不过怕慕青冉再担心她,还是先口头保证一下。

“时候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吧!切记,下次不可冲动行事!”

“嗯!知道了知道了!你放心吧!”说完,便纵身一跃,又从窗子“飞”了出去。

慕青冉:“……”

尚书府的护卫……果然是都死了!

躺在床上的时候,想起刚刚楚鸾说的话,慕青冉不禁微微蹙眉,希望是她想多了。

------题外话------

“秋风瑟瑟万物悲,竹影佳人两相对”这首诗的出处,是现代——公子无奇!

哈哈……大奇自己编的(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