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党派纷争/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着昨晚楚鸾的一番闹剧,慕青冉并未怎么睡好,晨起的时候气色便不大好,看的紫鸢和流鸢心疼不已。

“小姐,您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要紧的,只是身子有些乏累,不用担心。”慕青冉笑着安慰着她们,她这身子一向如此,她自己都习惯了。

“您这几日啊……就别再想那些不相干的人了,好好休息休息,有什么事情,交给奴婢和流鸢就是了。”紫鸢将刚刚熬好的药端过来,放在一边的矮榻上,等着再凉一些,伺候慕青冉服下。

“嗯!嗯!有什么事情交给奴婢,小姐您要好好休养身体。”听闻紫鸢的话,流鸢也在一旁急忙附和道。

“知道了,你们两个呀……惯会操心的!”说着,慕青冉忽然想到什么,便接着说道:“流鸢,交代你的事情,近日就去办吧!”

“是,小姐!”

三人正在说话间,却是听闻秋竹在外间求见,说是有事禀报,慕青冉听完却是淡淡的笑了,“让她进来!”

“奴婢见过小姐,周管事刚刚过来传话,说是三殿下来了府上,请小姐前去正厅。”

闻言,慕青冉的神色却是不禁一愣!

三殿下?!

竟然是他先来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慕青冉看着秋竹走出去的身影,嘴角的笑容愈发深了,果然来了!

秋竹走出房间之后,神色谨慎的四下看了看,之后招过来一个小丫头,对她耳语了几句,之后又若无其事的回了院子。

另外一边,慕青冉在紫鸢的伺候下,梳洗打扮了一番,方才不紧不慢的出了玉簪苑。

……

楚沛在正厅等了一会儿,未见慕青冉过来,并没有面露不快,而是一直安静的坐在那喝茶。

一旁伺候的下人均是低头恭敬的垂立在侧,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有大胆的小丫鬟偷偷抬头瞟一眼,又迅速低下了头,只觉得三皇子殿下姿容不凡,贵气逼人。

“参见二小姐!”

忽然听到门口有小丫鬟问安的声音,楚沛下意识的看过去,却是见到从门口走进一位少女。

一身月白色的素腰长裙,衬的她整个人更加纤细娇柔,眼眉微微上挑,看起来有些倨傲的样子,头上戴着金镶珠宝半翅蝶簪,施礼间腰间佩环作响,清脆动人。

“青蓝见过三殿下!”

“不必多礼!”楚沛心下微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不是让人去通传他们家的大小姐,怎么会是这位二小姐?

“父亲尚在宫中未归,殿下恐怕还要再等一会儿。”她听到秋竹传回来的话颇有些惊讶,三殿下怎么会突然到府上来?

周管事竟然没有通知姨娘而是直接去告诉大姐姐,却是让慕青蓝困惑不已,她回府不过数日,竟然就将府中下人收买了?!

可秋竹说她整日在房内看书写字,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如此一来,倒是更加的令人想不通。

这厢慕青蓝百思不得其解,思绪略有些游离,从而忽略了楚沛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

“本殿找慕尚书无事,之前听闻大小姐回府了,便想着过来探望一番。”

大姐姐?!

听闻楚沛的话,慕青蓝一脸的不敢置信,眸中充满了震惊!

三殿下……竟是专程来看大姐姐的,这是怎么回事?!

“三殿下……”话未说完,慕青蓝便看见了外面徐徐走来的慕青冉。

“青冉,你来啦!”楚沛也注意到了来人,脸上的神色不复刚才的平静,极为喜悦的看向慕青冉,记忆中的小女孩与眼前亭亭玉立的少女慢慢重合。

她穿着一件莲青色的曳地望仙裙,一头黑亮的秀发径直垂到腰际,头上只带着一支碧玉玲珑簪,再无其他首饰,却是清丽脱俗,超然之姿。

“三殿下万安!”

“快快起身,不必多礼。”楚沛看着面前的人,只觉得满目华光,幼时便觉得她很美,现下长大了,果然是倾城绝色。

慕青冉眸光微转,看见立于一旁的慕青蓝,盈盈浅笑,身后的紫鸢和流鸢这才明白过来,为何小姐方才在玉簪苑要慢慢悠悠的梳洗打扮,丝毫不怕三皇子在此久等之后会降罪于她。

“二妹妹也在!”慕青冉微微颔首,眸中略有惊讶,似是不知为何慕青蓝也会在此处。

“大姐姐!”朝着慕青冉恭敬的施礼之后,慕青蓝方才状似不经意的说道,“三殿下特意来看望大姐姐,等了好一会儿了,大姐姐可算是来了!”

言外之意便是慕青冉有些托大了,竟然让堂堂皇子在此等她一个闺阁女子。

说完,还特意看了一眼楚沛,只不过此刻楚沛的眼中全然皆是慕青冉的身影,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或许是注意到了,但并未放在心上。

“让殿下久等了,晨起的时候身子有些不适,因此耽搁了些时间,还望殿下恕罪。”

闻言,楚沛看慕青冉的脸色的确有些苍白,方知她所言非虚。

“你我之间,何必如此见外,说起来,你还是本殿的小师妹呢!”

屋内之人听到此话,神色各异,慕青蓝强颜欢笑,可眼中的不甘之色仿佛如火焰一般要将慕青冉吞噬殆尽。

而反观慕青冉则是神色温淡,眸光却是渐渐凉了下来!

“本殿知你身子不太康健,此次过来,给你带了一些补品。”说着,便吩咐一旁的随从将东西拿了出来。

“谢过三殿下!”慕青冉看着那堆的像“小山”一样的补品,觉得紫鸢怕是要高兴坏了。

慕青蓝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只觉得闷闷的很不舒服。

“想来殿下与大姐姐许久未见,应是有诸多话要说,青蓝先告退了。”说着,她便腾地一下站起身,施礼之后便退出了房中。

“去玉笙居!”走出门口的时候,慕青蓝一直挂着微笑的脸终于沉了下来,沉着声音对一旁的丫鬟吩咐道。

而此时正厅之中,慕青蓝走后,楚沛看向端坐在对面的慕青冉,不觉面露微笑。

“上次见你还是在那么小的时候,转眼之间,竟是快要及笄了。”楚沛的眸光停留在慕青冉的脸颊上,竟是微微有些痴迷。

他小的时候就知道沈太傅有个宝贝外孙女,只是自小身体便不大好,很少出现在人前,可沈太傅依旧像个宝贝似的捧在手里,小心呵护。

是以从知道慕青冉的存在开始,楚沛就一直很好奇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娃娃。

直到那日太傅大人生病,他代替父皇前去府上探望,终是见到了那个传言中的女孩子,只觉的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秀色可餐。

后来……他经常借着去请教太傅学问的由头而跑去沈府,时而便能看到她与太傅大人摆棋对弈,或是畅谈时事,全然不像寻常女子一般学习针线女红。

只是后来,她身子愈加不好,便只能出外寻医问药,他便很少再能见到她了。

“时光流转犹如白驹过隙,殿下如今也是贤明在外的清平王了。”

“再是贤明,也需有高人辅佐才是。”似有些无奈一般,楚沛微微叹气,不禁苦笑道。

“殿下为人清明,又求贤若渴,得能人辅佐是自然的。”

“良才难寻,青冉若为男子,本殿倒是省去了这一处烦忧。”他状似玩笑的说着,眼睛却是直直的望着慕青冉。

她那样聪慧,不会不明白他的话外之音。

慕青冉闻弦歌而知雅意,自然是听出了楚沛的言外之意,只是眼下的情况,她却只能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三殿下说笑了……”说着,慕青冉便掩唇轻轻咳嗽了两声,一旁的紫鸢见了,忙将桌上的茶递给她,轻轻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见此,楚沛不免担忧的说道,“是本殿疏忽了,竟忘了你身子不适,说了这么久。”

说完,又看向紫鸢说道,“快些伺候你家小姐回去休息吧!”

慕青冉的面色有些苍白,她将手搭在椅子上,用来支撑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

“让三殿下见笑了,有失礼之处还望殿下恕罪。”

“那本殿先告辞了,改日再登门拜访,你自己仔细身体。”说完,楚沛便带着随从离开了。

走出尚书府的大门时,楚沛回头望了望大门上悬挂的牌匾,脸上的神色有些凝重,青冉的身体的确是不太乐观,可她背后的沈府和尚书府却又是放弃不得,真真是难以抉择啊!

送走了三皇子,慕青冉脸上的疲惫之色不再,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一片晦暗。

带着紫鸢和流鸢慢慢走回玉簪苑,路过花园的时候,刚好碰见了从玉笙居出来的慕青蓝。

寒暄过后,慕青冉缓步上前,微微靠近慕青蓝,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秋竹那丫头很是伶俐,多谢二妹妹!”

说完,她便不管慕青蓝的反应,径自带着紫鸢她们走开了。

留下慕青蓝满脸的不敢置信与气愤,慕青冉……知道秋竹是她的人!

可她是何时知道?!

又是如何知道的?!

如此说来,从一开始慕青冉就是故意放任秋竹私下给她传递消息的,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慕青蓝目光阴鸷的看着慕青冉离开的背影,垂在身侧的双手气的微微发抖,一旁的丫鬟见此不禁将头埋的更低,生怕二小姐一时气愤迁怒于她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