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夜探香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笙居

柳姨娘才送走了慕青蓝,整个人显得有些无力的坐在藤椅里。

方才三皇子来府上的消息她自然是知道的,但她只是一位姨娘,况且三皇子点名要见的是大小姐,她自然是没资格出去招待的。

想到这里,柳姨娘的脸色便不禁变得有些难看。

蓝儿这孩子是被她惯坏了,这么鲁莽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三皇子明明是让人通传的大小姐,可她自己竟然跑了过去,好在三皇子不曾怪罪,否则的话,岂非平白的惹了麻烦!

只是柳姨娘心中不解,这孩子怎么突然对三皇子这么上心了?!

越是想下去,便越是觉得毫无头绪,她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感觉头部又在隐隐作痛了。

一旁的春梅见了,也明白她这是为二小姐的事情烦恼呢!

“姨娘就算操心二小姐,也要当心自己的身体,二小姐自然是有福的,您放宽心便是。”

“哎……蓝儿也实在是太骄纵了。”

“二小姐还小,以后她会明白姨娘的良苦用心的。”说着,春梅用手轻轻的给柳姨娘按压头部,缓解她的头痛,看着她的眉头慢慢舒展开,呼吸渐渐平稳,显然是睡着了,她方才停下手,慢慢退出了房中。

看着在外间做着针线活计的春桃,春梅想了想吩咐道,“姨娘近来头痛的厉害,前些日子抓的药也快吃完了,你明日再去药堂抓些回来。”

闻言,春桃连忙应了,两人又坐着说了会儿话,便各自忙去了。

……

回到玉簪苑后,慕青冉坐在桌前写了一封信交给了流鸢,让她晚点送去给沈太傅。

今日三皇子的这番举动很快就会被宣扬出去,还是提前给外祖父知会一声比较好,顺带也问了一下现在两国的战况。

或许是因为临安城距离边境甚远,城中百姓并未因战争而影响他们正常的生活,一切都是平静的样子,可她知道,这平静很快就会被打破了!

三皇子今日过来,显然是想通过她向父亲和外祖父抛出橄榄枝,只要娶了她,清平王府便和尚书府、沈府绑在一起了,以后自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可他直至今日也没有明确公开要娶她的意思,想来便是顾虑她的身体,担心她命不久矣。

至于他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关心和担忧,慕青冉却不想去分辨这其中到底有几分真心或是假意。

临水国走到今日这一步,也是情理之中,古语有言,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样的泱泱大国,从外面攻打一时是打不完的,最怕的便是从内里一点点的被蛀空。

内忧外患……内忧才是最致命的,可显然宣德帝并未注意到这一点,就算注意到了,现在发现也为时已晚。

想到刚刚在正厅看见慕青蓝,慕青冉不禁微微淡笑。

她初时故意告诉秋竹她在临摹三皇子的字体,之后的时间里,便有意无意的在秋竹面前提起他。

因为她知道,这些话会完完整整的传到她那位二妹妹耳中,而她要做就是让她们相信,她对这位风姿无限的三皇子殿下青眼有加!

接下来……她那位心比天高的二妹妹自己就会把这出戏唱全。

周管事来通报的时候,她刻意在院中磨蹭了一段时间,为的就是给慕青蓝更多的时间接触这位三殿下,等她后来姗姗来迟的时候,果然见慕青蓝一脸失望之色。

后来花园中偶遇说的那番话,也不过是为了刺激她更加的不甘与愤怒,人只有在情绪激动的时候才会冲动,冲动了才会犯错,最好是不可挽回的大错,那样才不枉她此刻的精心谋划。

到了晚间的时候,流鸢去了沈府,慕青冉让紫鸢自去休息了,她躺在床上假寐。

忽然!

感觉一阵轻风袭来,她刚睁开眼睛便发现窗子大开着,走到窗边的时候不禁心下微疑,紫鸢不会这样疏忽大意,这窗子……

她面色无常的将窗子重新关上,然后拿起一旁的外衣穿上,若无其事的慢慢向外间走去。

就在快要到门口的时候,却是突然被人从后面扣住了双手,嘴巴被捂住的同时,慕青冉感觉自己被一股大力猛地向后拉去,跌进了一个怀抱中。

强烈又快速的冲力令她有些头晕目眩,她微微闭眼,想暂时缓过那种眩晕感,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此刻更是血色全无,有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在她的脸上,更是有一种脆弱的美感,摄人心魄!

可显然有的人并不懂得怜香惜玉,慕青冉只觉得被扣住的两只手血液都仿若不流通了似的,又麻又痛。

但是她尚不知这人来此是何目的,也不敢轻举妄动。

“乖乖配合,我不会伤你性命。”清冷低沉的嗓音在慕青冉的耳边响起,不含一丝感情,却带着一丝威胁。

在经过初时的惊吓之后,慕青冉此刻已经冷静了下来,虽然不知他的目的何在,但目前为止,他并没有要取她性命的打算,否则的话,她此刻就不会清醒的站在这里了。

而且……流鸢也去了有些时候了,想来快回来了,这般一想,她只微微点头,示意自己不会乱来。

感觉到身后之人渐渐松开了对她的钳制,慕青冉慢慢转身,入目的是一双幽深的眼,却眸光锐利,让人不敢直视。

他的脸上带着一张银白色的面具,只露出了一双清冷的眼,透着丝丝寒意。

“房中可有密室?”说着,黑衣男子将手掐在了她的脖子上。

虽是不曾用力,但是慕青冉知道,这是死亡的威胁!

“没有!”她的声音很是轻柔,好像并不担心自己下一刻便会死于非命。

慕青冉的淡定显然也让对方微微诧异,从进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个女子有着超乎一般人的智谋与胆量,对于危险也能沉着应对,现在面对他的死亡危险也并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若说是故作镇定那演技未免太好了。

“暗格?”

“也没有!”慕青冉眼波微转,看向面前的男子,“或许你直接告诉我要找什么,说不定我会知道。”

此话一出,黑衣男子的眼神瞬间变得更加凌厉,手……慢慢的收紧。

他直直的看向慕青冉,而后者渐渐有些喘息不过来,却仍是淡淡的回望着他。

半响之后,他方才收回手,声音清冷的开口说道,“你很聪明!不过……在我离开之前,你的婢女不会回来救你!”

略微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两个都是!”

他在威胁她!

闻言,慕青冉心下一惊,这人……竟是有备而来!

原来流鸢到此刻还未回来,竟是被他……看来,他是刻意挑在流鸢不在的时候动手,这便是清楚流鸢会武。

可这临安城中知道此事之人不外乎外祖父和鸾儿,那这人如何得知的?!

这般一想,慕青冉看向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有些复杂。

“那晚……你是故意甩开鸾儿的,然后再跟踪她,来到这!”尽管心中担心流鸢和紫鸢的安危,但是慕青冉却依旧眸光温淡的说出心中所想。

那晚听完鸾儿的描述,她便心有疑窦,此刻倒是得到验证了。

那人听闻慕青冉的话,一时没有回答,只眸色冷然的望着她。

“容嫔娘娘是陛下几年前外出行猎的时候带回宫中的,只是平民之女,并没有强大母族作为后盾,也没有显赫的家世作为依仗,可身边却有像你这样的高手,除非……她——被你驱使!”

“不怕我杀了你?”

“你还没找到想找的东西,不是吗?”好像根本不怕那人的威胁一般,慕青冉微微淡笑着说道,“我可以帮你!”

黑衣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锐利的看着她,半晌之后,却是忽然转身推开窗子跳了出去,融入了茫茫夜色当中。

看着敞开的窗子,慕青冉眸色愈深。

门外,忽然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之后便见到流鸢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小姐,您没事吧?”似乎是急着赶回来,流鸢的发丝有些微微散乱,额头上还沁着汗珠,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哭过一样。

慕青冉微微摇头,看向有些狼狈的流鸢,“怎么回事?可有受伤?”

“奴婢回来的时候,被一名黑衣人缠住了,他似乎并没有要伤我性命的打算,因此奴婢并未受伤,只是被他缠住一时不得脱身,这才回来的迟了。”

“紫鸢呢?”慕青冉想起那个男人说的话,他可是连紫鸢也盘算在内了。

“奴婢回来的时候便见紫鸢姐姐倒在屋内,这才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不过小姐不必担心,紫鸢姐姐只是暂时晕过去了,没事的!”

听闻流鸢的话,慕青冉这才放下心来,忙催促流鸢回去休息,谁知流鸢却是打死都不同意,“太危险了,我得保护小姐!”

万一那些人再是回来呢!

“放心吧!他们既然已经走了,便不会再来了!”至少……今晚不会再来了。

“可是小姐……”

“去吧!都已经这么晚了,我去歇息也不必有人伺候了。”好说歹说,这才算是将流鸢劝了回去。

流鸢走后,慕青冉看着合上的门窗,耳边似乎又回想起那个清冷低沉的声音,那个人……一定还会再来的!

……

尚书府外的暗巷里,一名黑衣人负手而立,他的身后恭敬的站着两个同样一身黑衣的人。

“主子,那位小姐……”

“暗中监视她,不要被她身边那个小丫头发现了。”为首的那人赫然便是刚刚闯进慕青冉闺房的男子,他目光带着审视的看向身后的尚书府,看来……这尚书府也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

“属下遵命!”说完,三人便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夜色当中,寂静的空巷只余夜风吹过,好像从没有人来过一样。

经过了昨晚的那一场惊魂之夜,流鸢和紫鸢都无比的自责与羞愧,太傅大人那么放心的将小姐交给她们两个照顾,可昨日却发生了那么严重的事情,好在小姐没什么大碍,否则她们万死难辞其咎。

慕青冉看着两个意志消沉的丫头不觉好笑,她这不是还好好的嘛!

“紫鸢,玉笙居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回小姐的话,奴婢今日从洒扫的小丫鬟那听说,柳姨娘身边的春桃要出府去,她们还争抢着让春桃帮忙带东西回来呢!”她每日都会和院中的小丫鬟们说笑一阵,然后不着痕迹的打听一些柳姨娘的事情,回来禀报给小姐。

“流鸢,你去吧!”闻言,慕青冉朝着流鸢淡淡的吩咐道。

“是,小姐!”

流鸢离开之后,慕青冉的眸光渐渐变得玩味,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回尚书府的最终目的是不会忘记的!

……

春桃今日又出府去了回春堂,拿着之前大夫开的药方,抓了几味药材,都是柳姨娘惯常吃的治疗头疾的。

之后又去替那些小姐妹买了她们要的胭脂水粉,还有一些小玩意,然后便急急忙忙的赶回尚书府。

要是回去太晚了,看门的老嬷嬷们可是会严查的!

谁知走到尚书府后门的胡同时,春桃忽然感觉背后一阵凉风袭来,然后眼前一黑,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春桃晕倒之后,她身后走过一人,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便匆匆离开了。

待她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脖子疼得厉害,忽然发现自己买的东西都不见了,顿时急的快要哭出来。

这光天化日的,难道是遇到强盗了不成?!

可是……抢那些胭脂水粉做什么呢?

四下找了找,都没有发现自己买的那些东西,春桃只好垂头丧气的准备回去。

刚准备离开的时候,余光瞥到掉在墙角的药,她忙捡了起来,然后慌慌张张的一路跑回了尚书府。

------题外话------

柳姨娘药不能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