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不忍则乱大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姨娘自认也算是美人一位,但自从见过了沈沁如,她忽然变得无比自卑。

那是一个完美到让所有女人都嫉妒的女子,她拥有惊为天人的美貌,显亲扬名的家世,温柔似水的性格,秀外慧中的才名。

好像全天下一切美好的词汇都是用来形容她的,如果说皇室的公主才叫公主,那么沈沁如除了那个身世之外,其他的都堪比一国公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第一次见到那个娴静似水的女子,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那时她初到尚书府,作为慕振德的妾室!

虽然她是这尚书府中唯一的一个妾室,可到底仍旧是侧室而已,自然是要去拜见当家主母的。

那样炎热的午后,是人多少都会有一点焦躁烦闷,可是沈沁如就那样安安静静的坐在那,眉目温婉,浅笑嫣然,不自觉的便让人觉得心情轻松许多。

那是柳姨娘第一次认识到何谓大家闺秀,何谓高门千金,她自知自己这一辈子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她,因此早失了同她争宠的心。

可是后来,她怀上了珩儿,忽然就想要的更多!

想为女儿挑选乘龙快婿,想为儿子谋一个锦绣前程,而欲望的种子一旦埋下,等待便是破土发芽。

此后的一切……都不过是越陷越深罢了!

……

玉簪苑

秋竹方才进到房中,慕青冉便注意到了她脸颊上泛红的指印和湿润的眼角,想来应是上次和二妹妹说的话刺激到了她,便拿秋竹来撒气了。

虽是心中想的明白,可表面上慕青冉却只当不知,依旧继续看着自己的书。

紫鸢也是眼观鼻鼻观心,不予理会,流鸢向来是小孩子心性,除了小姐和紫鸢,别人她都很少放在心上。

唯一的区分便是……可以杀的和不可以杀的!

瞧着今日天气和爽,慕青冉便也不愿整日的闷在房中,于是带着紫鸢和流鸢一起到花园中散步。

坐在湖边的亭子里,看着湖中群群锦鲤,她只觉得日子安静祥和。

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孩童的笑闹声,慕青冉闻声望去,便看见“一只”被众人簇拥着的小团子,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大姐姐!大姐姐……你在干什么呢?”一双肉呼呼的小手附在了慕青冉细嫩白皙的玉指上,慕青珩仰起头来看向她,一双眼睛黑溜溜的乱转,说不出的俏皮可爱。

“在园中逛了一会儿,有些乏了,便在此处歇一歇。”对于这个雪团子一样的弟弟,慕青冉倒是真心有些喜爱的。

他尚在年幼,不懂大人之间的那些勾心斗角,最是单纯无邪的时候,很讨人喜欢。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这个小团子看她的眼神很是亲切,望向她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一旁的下人也不禁有些奇怪,从来没见过小少爷对谁这么亲近过,就算是一奶同胞的二小姐和三小姐,小少爷也很少这样亲昵的和她们在一起,怎么反倒是和刚刚回府没多久的大小姐这般亲近了?!

“大姐姐,你不舒服吗?”说着,一张胖乎乎的小脸凑到慕青冉面前,眼睛里写满了担忧。

“只是有些累了,不碍事的。”看着他人小鬼大的样子,慕青冉不禁好笑,目光落到他身后随从手中拿着的布包,她方才柔声问道,“珩儿这是去书院了?”

“嗯!爹爹说,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

“既是父亲说的话,那珩儿好好记着便是了。”看来她这位父亲,也并非全无情意嘛!

至少对于他唯一的儿子,还是花了些许心思的。

“珩儿很听话的!只是,只是……夫子说的,好多我都不明白……”看着纠结在眼前的小包子,身后的流鸢不客气的笑了出来。

“敏儿好学,不耻下问……珩儿可晓得这句话的意思?”

“晓得!”听闻慕青冉的话,慕青珩连忙乖巧的点点头。

这句话他记得,夫子曾经讲过。

“那珩儿可有做到这一点?”

“没……没有。”说着话,他似是有些羞愧的低下头,一张小肉脸涨得通红。

见状,慕青冉却是双目含笑,不再多说什么。

他眼下年纪尚幼,便是有些什么不明白的,也实属平常,只要静得下心思去学习,将来必有所成的。

亭中一时静寂了片刻,随后众人只见慕青珩慢慢抬起头,纠结的望着眼前的女子,半晌方道,“大姐姐……那我以后有不明白的,可以来问你吗?”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

这句话倒是令她有些意外,是以一时之间,她并没有当即回答。

看她一直看着自己,却默不作声,慕青珩不禁有些失落,大姐姐定是嫌弃他资质蠢笨,他日后还要更加奋发图强,好让大姐姐能够重新对他改观。

慕青珩这边心思百转,慕青冉却是一无所知,仔细想了片刻,最终却还是答应道,“可以……”

“真哒?!太好了!多谢大姐姐……”慕青珩这边高兴的又笑又跳,却被一旁突然响起的一道声音打断。

“什么好事啊……让珩儿这样高兴,说来让我也听听。”慕青蓝从亭子外面款款而入,话虽是对着慕青珩说,眼睛却是一直在看慕青冉。

“二姐姐,大姐姐刚刚答应我,以后会教我学习。”

慕青冉:“……”

她刚刚是这么说的嘛?

“哦?大姐姐什么时候成了女夫子了?”闻言,慕青蓝却是颇为讽刺的说道。

虽说一直在笑,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这分明是在拿慕青冉打趣!

如今的女夫子多半都是兼有学识,却待字闺中,嫁不出去的老女人,最后生活所迫,去教一些小家小户的女孩子学习。

一旁的下人闻言,纷纷作低头状,假装自己没有听见。

慕青冉听后,只是微微一笑,静静的坐在石凳上,声音轻柔的吩咐一旁的流鸢说道,“流鸢!”

“是,小姐!”

啪!

突如其来的一记耳光,令所有人都惊在了原地!

只见流鸢上前,抬手便是一巴掌打在了慕青蓝的脸上,不要说周围的下人,就是慕青蓝自己也被打蒙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时温温淡淡,笑意盈盈的慕青冉会因为一句话而吩咐下人打她。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打过她,一时间,委屈、愤怒……通通化为泪水,溢满了眼眶。

旁边的慕青珩见了,整个人呆在那里,不知该做什么反应。

“你敢打我?你是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动手打我!”慕青蓝终于回过神来,却是只眼神愈加愤怒的瞪向慕青冉和流鸢。

流鸢本就是习武之人,手劲之大哪里是慕青蓝一个闺阁女子能受得了的,这一巴掌方才落下,便顿时见到她脸上印着一道触目惊心的掌印!

“自古嫡庶尊卑有别,你身为庶女,不敬嫡亲长姐,打你……是为了让你长记性,以后切莫再犯。”慕青冉淡笑着说出这番话,本是温柔无害的模样,却偏偏让人心生畏惧。

“你胡说!我没有!我要去告诉父……”

“告诉父亲?”慕青冉打断了慕青蓝接下来要说的话,随后慢慢起身一步步的走向她,“那恐怕受罚的就不止是二妹妹你了,柳姨娘怕是也要落个管束不严之罪。”

身为姨娘,柳婉本是没资格教养子女的,只是这府中没有主母,慕振德又没有其他妾室,也就由得她去了。

闻言,慕青蓝却是依旧狠狠的瞪着慕青冉,显然是不相信她说的话。

见此,慕青冉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若是这事情传了出去,别人会说姨娘管家不当,教女不严!届时父亲官场上的人听说了,被有心之人利用一番,只怕二妹妹到时,就会多一个嫡母了。”

这一句句话听下来,慕青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初时的愤怒此刻全都变成了惊惧!

“不……不可能的!”她不过就是打趣了她一句,怎么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一定是慕青冉在诓骗她,“你在吓唬我!”

“吓唬你?你若不信,大可以去试试,看到时候父亲是说你胆大妄为,还是说我性情凉薄。”她对那位父亲,再是了解不过了,任何人或者事都没有他的仕途来的重要。

不要说是一个庶女,就算是她这个嫡亲的长女,也不过就是他飞黄腾达的筹码罢了,一旦无用,便会舍弃。

想到什么,慕青蓝原本还惊慌失措的恐惧着,却是转眼就忽然诡异的笑了起来,“不对!若真如你所言,对你又有什么好处,我的嫡母……难道不是你的?”

“好处……或许没有,但坏处,一定没有!你别忘了,珩儿可是尚书府唯一的男丁……”话已至此,慕青冉便不再多说,很多事情,不必完全说透。

要是说慕青蓝刚刚还有一丝底气,现在却是半分都没有了。

这些事情,她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

她虽不甘为庶女,但这府中没有主母作威作福,没有姐妹欺压侮辱,她一直生活的太过安逸了,直到今日慕青冉一提起,她方才恍然大悟。

看着慕青蓝失魂落魄离开的背影,慕青冉还是那样清清淡淡的样子。

一旁的慕青珩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整个人好像灵魂出窍了一样。

见状,慕青冉不禁看着他说道,“姨娘想必还在等你,快些回去吧!”

“大姐姐……”抬头看向慕青冉,慕青珩却又欲言又止。

单单是看着他的表情,慕青冉便能够猜到他想说什么,小孩子的心思最是好猜了,可是表面上,她却只当不知。

“大姐姐,那我明日去玉簪苑找你。”说完,又是一个大大的微笑,他便转身跑开了。

慕青冉看着那笑容,一时间却是不禁有些闪神,只觉得像是三月的阳光,明媚热烈。

紫鸢看着瞬间安静下来的凉亭,便上前一步轻言说道,“小姐出来也有些时候,咱们也回去吧!”

“紫鸢,你说珩儿如何?”

“珩少爷很是惹人喜爱,看起来天真烂漫,纯真无邪。”

“是啊……稚子无邪,难能可贵。”慕青冉的声音有些飘渺,似感叹似呢喃,幽幽的在亭中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