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本是同根生/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珩回到玉笙居的时候,并未将花园中的事情告诉柳姨娘。

是以等慕青蓝顶着那张微肿的脸颊出现在柳姨娘面前的时候,可把她吓坏了。

“这是怎么了?”柳姨娘拉过慕青蓝的手,仔仔细细的查看,可这不问还好,一问顿时招的慕青蓝更加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水浸过红肿的脸,感觉更加的灼痛。

“姨娘,呜呜……是大姐姐,让她身边的流鸢打我。”慕青蓝哭的好不委屈,看得柳姨娘更是心疼。

“大小姐为何要打你?”慕青冉性子温淡,若是无事,不会无缘无故的发难蓝儿,定是她又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招惹大小姐了!

看着慕青蓝哭哭啼啼的样子,柳姨娘不禁心下叹息,自己的孩子是什么样,她最是清楚,蓝儿心高气傲,终是要吃亏的。

“她,她……我不过说了一句玩笑话,她就让她的丫头动手打我,姨娘……我好疼。”

“我不是叮嘱过你,不要去招惹她的嘛!”柳姨娘颇为头痛的看着她,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蓝儿这性子也不知是像谁,怎地如此不听人劝告,她若是有欢儿一半的心性,也不必挨这一巴掌了。

可柳姨娘不说还好,这一说倒是招的慕青蓝愤懑不平。

“姨娘就只会让我不去招惹她,可我为何要让着她,就因为我是庶出的,我就要低她一等嘛!如此说来,这倒是姨娘的缘故了!大夫人故去多年,姨娘一个人独占爹爹这么多年,竟连个名分都挣不上去,倒是只会让我们忍着这个,受着那个。”

慕青蓝一番话说下来,柳姨娘的脸色已是毫无血色,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亲生的女儿心里竟是这样想的!

她这么多年提心吊胆,委曲求全还不都是为了她们,可如今她竟说出这样没有天理良心的话来。

柳姨娘身体微颤,好似要站立不住一般,身边的春梅忙一把将其搀住,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春梅也觉得二小姐这番话实在是太戳人心了,不禁开口说道,“姨娘这样说,也是为了二小姐着想,您说这样的话,怕是姨娘要寒心的。”

“主子们说话,你一个下人插什么嘴,还懂不懂规矩!”

想到慕青冉说的,柳姨娘只是一个妾,管家不当,教女不严……慕青蓝心头火气更是压抑不住,此刻听到春梅这样说,只觉得句句都被她说中了,更是气愤非常。

慕青蓝平时本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样子,此刻横眉竖立,更是显得整个人尖酸刻薄,不好相与。

“是奴婢的错,奴婢失言了。”春梅看着盛怒下的慕青蓝,像刺猬一样逮住谁攻击谁,急忙连连告罪。

“蓝儿,你今日怎么如此胡闹,平日告诉你的你都忘了?”看着跪在地上的春梅,柳姨娘语气严厉的对着慕青蓝呵斥道。

春梅是一直跟在她身边伺候的,素来忠心耿耿,她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才让她死心塌地的为自己效忠,可不能被蓝儿几句话给毁了。

“呵!”听闻柳姨娘的话,慕青蓝不禁冷笑,“我记得或是忘了,有什么意义吗?姨娘只会让我忍,可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说白了,还不是因为我是姨娘生养的,没个嫡女的名分,可是明明,当年姨娘你才是爹爹的发……啊!”

啪!

随着慕青蓝越说越激动,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柳姨娘的心跳都要停了。

想也没想的便一巴掌打了下去,看着女儿不敢置信的眼神,柳姨娘瞬间就后悔了,可还是强硬的开口说道,“闭嘴!看你哪里还有一点大家小姐的风范,不可再胡言乱语!”

看着慕青蓝原本就有些红肿的脸颊,此刻更是严重,柳姨娘眼底满满都是心疼,“好了,我累了,你回去吧!”

猛地一把推开身边扶着自己的丫头,慕青蓝满脸泪水的跑了出去。

见状,柳姨娘疲累的闭了闭眼,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春梅,你让人去看看,别让她又做什么傻事。”

“奴婢遵命!”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她就是再气,也不能真的不管她。

柳姨娘按了按眉心,近来头痛倒是很少犯,只是时常觉得困倦的很,春梅说她这是思虑太多,可看蓝儿现在这样子,她如何不思虑啊!

想到刚刚慕青蓝说的话,柳姨娘吩咐一旁的春桃说道,“你去打听一下,看今日在园中到底发生了何事?”

“是!奴婢这就去!”春桃下去后,柳姨娘用手支着额头,坐在椅子上休息,眉头紧紧的皱着不得舒展。

蓝儿刚刚也太口不择言了,险些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幸好房中并无外人。

可到底以后还是要叮嘱她一番,想到此,柳姨娘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面容不免也有些憔悴。

……

玉簪苑

慕青冉听着流鸢偷听回来的内容,不禁淡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但是柳姨娘能沉得住气,不代表她的女儿也能!

不过……想到什么,慕青冉不觉心下沉吟,慕青欢倒是颇有柳姨娘的心性,小小年纪便能如此沉得住气,他日若是再大一些,难保不会成为第二个柳姨娘。

“小姐,奴婢有一事不明。”紫鸢听完流鸢学回来的话,不禁心下疑惑,“柳姨娘为何要如此避着您呢?”

“自古嫡出子女与妾室姨娘没有几个是能和睦共处的,柳姨娘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她知我心里不喜于她,也不会凑到我跟前来自讨没趣。”

说着话,慕青冉却是不禁顿了顿,随后方才接着说道,“尚书府只有珩儿一个男丁,将来这诺大家业必然会是他的,柳姨娘只要待到我出嫁,便可后顾无忧了。”

反倒是现下与她冲突却是半分意义也无,说不定还会惹来父亲烦厌,她何必如此!

紫鸢听着慕青冉的分析,只觉得她就像是知道柳姨娘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她一直都知道小姐很会揣摩人心,是以才能拿捏住那么多人的心理,然后一步步计划着自己要做的事情。

慕尚书是这样、柳姨娘也是这样,若是他们知道自己的心思都被小姐猜测分析的彻彻底底,不知要作何反应。

“难怪……柳姨娘千叮咛万嘱咐,让二小姐尽量远着小姐。”

“慕青蓝心气高,自是不会伏低做小,慕青欢却是比她聪明多了,你看她何曾主动在我面前出现过,哪怕是偶然遇到,也必是规规矩矩的问安施礼,然后便默不作声的走开,倒是得了柳姨娘的真传!”

说完,慕青冉不禁淡淡一笑,柳姨娘的这三个子女真真是性格迥异,半点也没有一母同胞的样子。

“难怪小姐一上来就是拿二小姐开刀,原来如此……”

“偏你又知道了!”看着紫鸢恍然大悟的样子,慕青冉不禁拿她取笑道。

玩笑过后,她方才接着说道,“你和流鸢没事也别总陪我死闷在屋里,多出去和院中的小丫头玩耍,也是无碍的。”

见紫鸢和流鸢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慕青冉笑道,“我听闻柳姨娘身边有个叫春桃的小丫头,为人很是和善,你们和她亲近些倒是极好的。”

话已至此,紫鸢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于是便含笑的点了点头,“奴婢知道了,小姐放心吧!”

闻言,慕青冉方才微微一笑,不再多说什么。

这种事情交给紫鸢最合适不过了,一则,她为人沉稳,心思细腻,比较容易和别人结交。

二则,她精通医术,府中小丫头虽不知她造诣深浅,却知晓她照顾自己身体,颇通些医理,有什么小病小灾也都愿意找她,一来二去,倒是与她相熟。

“你去找春桃的事情,找个机会透露给慕青蓝身边的人,后面的戏,她自己就能唱下去了,届时我们只要推她一把,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是!奴婢明白!”

流鸢看着她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没有参与感。

她向来负责一些身体力行的事情,这种弯弯绕绕算计人心的事情她不在行,她更喜欢简单直接的方法解决问题,如果不是小姐拦着她,她早就提剑去杀了二小姐,哪里还能容她在小姐面前叫嚣!

慕青冉和紫鸢正在说话间,不料突然感觉周围空气一冷,余光瞥见流鸢周身溢出的杀气,慕青冉不禁苦笑。

这丫头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平时害羞腼腆,温顺的像是小绵羊一样,可一旦事情关乎到她,立刻就化身为狼,眼神凶狠,出手狠辣,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流鸢……有些时候,要惩罚一个人,并不是只有杀掉他这么简单。”慕青冉看着流鸢,缓缓说道,“毁掉他最在乎的东西,才是对他最大的报复!”

听闻慕青冉的话,流鸢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牢牢的记在心里。

不管能不能理解,或是理解的有多透彻,流鸢都会把慕青冉说过的每一句话放在心上,因为小姐对她来讲,是一种信仰。

流鸢第一次遇到慕青冉的时候,是在一个雪夜。

那时,她刚刚从妓院里面逃出来,杀光了那些想要抓她回去的人,满身是血,步履蹒跚的走在漆黑森冷的街道上。

体力渐渐不支,陷入昏迷之前,她听到了马车驶来以及马儿嘶鸣的声音,陷入昏迷之前,她见到了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那么清丽透彻,那么宁静温和。

后来……流鸢就很自然的跟在她身边,她不会骂她,不会打她,会给她好吃的食物,会对着她笑,教她读书写字,给她起新的名字——流鸢!

逢水入流,遇风化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从此,慕青冉在流鸢心中的地位,无人可比,无人能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