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姨娘中毒/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笙居派人出去请大夫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慕青冉的耳中。

紫鸢将消息告诉她的时候,慕青冉只是微微一笑,莹亮的眸光璨若星河,皓齿红唇,美不胜收。

她并非打算在现在就致柳姨娘于死地,报复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种,对于她那位父亲,就是要毁掉他心心念念的东西,而对于柳姨娘,就是毁掉她全部的希望!

……

而此刻的玉笙居内,秦大夫正在为柳姨娘切脉,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看的一旁的慕青蓝和慕青欢很是担忧。

秦大夫是回春堂的掌柜,也算是临安城中数一数二的医者,柳姨娘的头痛之症便一直是他在诊疗,药方也是他开出来的。

“还请夫人撩起帐幔,容老夫观观气色。”秦大夫心下疑窦丛生,却不敢贸然言语,还是决定仔细瞧瞧再说。

闻言,一旁的春梅忙上前卷起幔帐,将躺在床上的柳姨娘微微扶起,让她半靠在自己的身上。

秦大夫细观柳姨娘的面相,只见她面色苍白,双目无神,神思倦怠,两鬓还微微沁着汗水,心下便有了计较。

“不知夫人现下,在服什么药?”

“还是上次您给开的治疗头疾的药方,前几日刚刚照着方子又去抓的药。”春梅扶着柳姨娘慢慢躺回床上,将幔帐重新放下,随后才看向秦大夫说道。

“还请取些剩余的药来,容老夫查看一番。”

“大夫,可是那药有何问题?”听闻秦大夫的话,慕青蓝急忙问道,却是没有看见秦大夫眼中一闪而逝的不悦。

“这个……老夫不敢断言,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这药是从他的店里抓来的,药方也是他开的,有什么问题难道是他做的手脚不成!

慕青蓝口无遮拦,却是不代表慕青欢也是如此。

她虽觉得二姐姐这话说的不妥,但眼下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姨娘的身子确实不像是简单的身体疲乏所致,她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件事情和玉簪苑的那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待到春梅将剩余的药拿来,秦大夫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又仔细的检看了一番,却是不禁心下一惊!

他的眉头越皱越深,脸色渐渐沉了下来,果然和他所料不差。

“大夫,到底如何?”慕青欢看着秦大夫的神色,知道定是这药真的有问题了,眸光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这药中……多了一味草乌,夫人病中症状皆是由此引发,但这药量控制的极小,是以不易被人察觉,但若是长期服用,只怕……”秦大夫的话虽未说完全,但慕青蓝和慕青欢却是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

若是长此以往,只怕姨娘性命不保!

这般一想,慕青蓝的心中顿时变得无比震惊!

竟然有人要致姨娘于死地!

是谁?

慕青冉吗?!

听闻秦大夫的话之后,慕青蓝首先想到的就是她,这府中也只有她才有动机!

想到此,慕青蓝的眼中仿佛有熊熊火焰在燃烧,唇角紧紧的抿在一起,垂在袖中的手死死的攥着拳头,要不是慕青欢在一旁拦着,只怕她就直接冲到玉簪苑去与慕青冉对峙了。

“不知秦大夫可有医治之法?”眼下,还是治好姨娘的身体是要紧。

“先将这药停了,老夫再另去开治疗的药方。”说完,秦大夫便起身下去开药方。

“有劳您了!”慕青欢看着秦大夫走出了房间,方才回身吩咐身边的丫鬟说道,“兰香,你去看着,若是秦大夫开完药方准备离去,务必将他留住。”

“是!三小姐!”兰香离开后,慕青蓝忽然惊异的看着身边的慕青欢。

这个三妹妹看起来怯懦胆小,不知什么时候,竟也如此有主见了。

“欢儿,你可是有什么发现?”否则的话,她为何要将秦大夫留在府中,不让他离去。

“秦家世代学医,回春堂又是百年的老字号了,为了这块金字招牌,秦大夫也不会自断其路,我倒觉得事情与他无关。”

“那你为何……”

“姨娘的药中,被人动了手脚,这事情总要有个结果,我们做不了主意,还是等爹爹回来吧!”纵是慕青冉的嫌疑最大,她们没有证据,也不好发难于她。

不过若硬是想把这盆脏水泼到她身上,也并非一点办法也无!

想到此,慕青欢状似无意的说道,“不过这事情既然无关回春堂,那么便是在别的地方出了差错……”

闻言,慕青蓝突然想想起了什么,忙问春梅道,“那日是谁去抓的药?”

“回二小姐,是春桃!”春梅听到慕青蓝突然这样问,再加上刚刚听三小姐说的,不禁心下一跳,想起那日春桃回来时的神色,只觉得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去把春桃叫来!”想起这几日听到的传言,慕青蓝再联想今日发生的事情,嘴角忽然扯了一个极为讽刺的笑容。

慕青冉啊慕青冉……这下,看你如何为自己分辨!

“依二姐姐看,此事竟是春桃所为?”听闻慕青蓝的吩咐,慕青欢微微睁大眼睛,极为惊讶的问道。

“她自然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只是为别人卖命罢了!”慕青蓝现在已经是十分确定,此事定是慕青冉指使春桃所为,只要叫来春桃严加审问,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话到此处,慕青欢便微微低下头,不再言语。

就算春桃真的与大姐姐无甚关系,她相信以二姐姐的性子,也不会就此收手的!

……

慕青冉这边,自然也听说了玉笙居的事情,只觉得一切都恰到好处。

甚至……还有着超出预期的完美!

父亲今日入宫,所为之事异常烦忧,玉笙居这个时候出事,无异于玩火自焚!

紫鸢见慕青冉将棋盘上的棋子一个一个的收回棋盒中,不禁疑惑的问道,“小姐怎么不下了?”

“父亲进宫也有些时候了,想来快回来了……”看似答非所问的一句话,让紫鸢听的莫名其妙,慕青冉见她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轻轻笑道,“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想到玉笙居,她忽然想到了那张小包子脸,只觉得心口莫名一涩。

他一直将她当做可敬、可爱的姐姐,以赤诚之心待她,只是不知,若日后他知道真相,会是何反应。

对于这个一无所知的弟弟,慕青冉心里明白,他是无辜的,只是她要做的事情绝不可能因为一时心软而放弃,只能尽可能将伤害降到最低。

……

慕振德回府的时候,脸色很是难看,全然不复昔日的儒雅风度。

想到今日在宫中得到的消息,他便觉得一阵头痛。

五皇子怎么会突然战败身死呢?!

这可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

原本若是五皇子能再撑上一段时间,他也好与那边取得联系,可眼下……

一路沉思着走到书房门口,慕振德便见到有丫鬟来报,说是柳姨娘生病,卧床不起,请他前去玉笙居。

慕振德听后眉头皱的愈加深了,这个时候,她跟着添什么乱!

“去请大夫!”说完,便准备不再理会,抬腿欲走。

“已经请了秦大夫过来,只是……他说姨娘并非生病,而是中毒了!”那小丫鬟是慕青蓝派过来守着的,吩咐她见到慕尚书,便要立即请他过去,眼下见他要走,她便急忙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中毒?!”若说刚刚慕振德还有一丝不耐烦,此刻的表情却是颇有些玩味,他眼中震惊之色不似作伪,只是却全然不见担忧,反而有一丝期待,只是究竟在期待什么,却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是!秦大夫尚在府中,老爷可前去问他!”

闻言,慕振德方才一改方才的不耐烦,抬脚直奔玉笙居而去。

慕青蓝与慕青欢见到来人,纷纷见礼,看到父亲匆忙赶来的样子,心下颇有些欣慰。

到底爹爹心里还是有姨娘的!

虽然外界都言,爹爹如此不近女色都是因为与先夫人鹣鲽情深,心中再难容他人。

可是慕青蓝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爹爹对姨娘还是很爱重的,如果不是因为先夫人是沈府的大小姐,说不定爹爹根本不会娶她!

又哪里来的什么伉俪情深,才子佳人!

“怎会如此憔悴?”慕振德快步走到床边,执起柳姨娘的手,语气略有些急切,面露担忧地说道。

“老爷……”柳姨娘见到慕振德,一时间激动的要从床上起身。

慕振德见她这样,便赶忙扶住她的肩膀,慢慢扶她坐起来。

柳姨娘面色苍白,看着眼前的人,眼中酸涩的要哭出来。

她有多久……没见过他对她如此关切了,看到他担忧的神色,柳姨娘心下还是安慰的,或许……他心里还是有她的。

“你身子不适,怎么不早些告诉我?”慕振德略显责备的说道,只是言语中的关切之意却是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原以为只是有些劳累,不想惊扰老爷。”

只是就连柳姨娘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是中了毒!

“怎么会突然中毒了?”他着实想不明白,究竟是何人会对柳姨娘下毒?

他的府中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也不会像其他同僚府中那样夫人妾室争风吃醋,阴谋阳谋比朝堂之上还热闹。

可没想到如此清净的后院,竟然也会出现中毒这样的事情!

“药……是回春堂的秦大夫开的,以前都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这次刚抓回来的药,姨娘用过之后便出事了。”见慕振德问起,慕青蓝便急忙说道。

“这次是谁负责去抓药的?”慕青蓝的一番话,慕振德自然是听出了个中关键。

“回爹爹的话,是春桃!”

“叫她过来!”慕振德回头看着柳姨娘,她因卧病在床,并未梳洗打扮,是以发髻微乱,面色苍白,全然不见风姿动人。

这么多年,他并未对她有多上心,她也从未有过任何抱怨,甚至对于当年的那件事,她也只字不提,他偶尔也会觉得对她愧疚良多,只是……形势所迫,他也不过身不由己。

“将秦大夫也一并请过来!”

闻言,慕青蓝心下略有些得意!

这次……有爹爹出面,一定会让慕青冉吃不了兜着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