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何人指使/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多时,春桃诚惶诚恐的走了进来,见到慕振德也在此,顿时吓得“噗通”一下便跪了下去,身子如同筛糠一般抖个不停,任谁都能看出她的反常。

而反观随后进来的秦大夫,却是神色颇有些无奈。

“尚书大人有礼!”

从切上柳姨娘的脉象开始,他便知道这是趟浑水,深宅大院之中,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他毕竟身为医者,不能见死不救,因此才将实情吐露。

可眼下,竟是有些进退两难了!

“秦大夫不必多礼!”慕振德知道秦大夫在临安城中的威望和地位,倒是没有托大,言辞之间很是和气。

“找老先生过来,是想询问一下,姨娘之症确是中毒所致吗?”

“老夫行医这么多年,绝不会看错,尚书大人自可放心。”秦大夫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家丑不可外扬,今日知道尚书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日未必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有劳秦大夫,还烦请你略坐一坐,待本官审问一下这个丫头。”慕振德语气虽然客气,但说出的话却是透露着不容拒绝。

“是……”既是走不了,秦大夫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看场戏了。

“你便是春桃?为何毒害柳姨娘?”慕振德双眉微立,目光紧紧的盯着春桃,平日温文儒雅的形象竟难得变得气势逼人。

“奴婢没有……奴婢没有下毒!奴婢只是照着方子去抓药的,不关奴婢的事!”春桃满目惊恐的看着慕振德,不停的磕着头,连头部微微渗出血丝也浑然不觉。

“你胡说!分明是你将药换了,才害的姨娘如此。”慕青蓝厉声喝道,眼睛看向春桃,目光含着一丝威胁,似乎在警告她什么。

“春桃,我素日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加害与我?”柳姨娘闻言,似是万分费解,目光暗淡,颇为失望伤心的质问道。

“奴婢没有!姨娘,你相信奴婢,奴婢真的没有害您!”春桃声泪俱下,哭的好不可怜。

她只是一个小丫头,为何要这么逼她,她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还敢狡辩!若不是你还会是谁,只有你负责姨娘日常的服药,除了你,还有谁有机会下手!”慕青蓝像是认定了就是春桃所为,咄咄逼人的质问道。

“真的不是奴婢,奴婢没有理由这样做啊!”

“她说的也不无道理,她不过一个丫鬟,哪里有这样的胆子和心机去毒害自己的主子呢!”一旁的慕青欢状似自言自语的说道,却被一旁的慕振德听见,颇有些意外的看着自己的这个三女儿。

慕青欢见他看向自己,连忙怯懦的低下头,像是有些害怕的样子,可眼神却隐隐跳动着兴奋。

“三妹妹说的很是,爹爹,想来她应该也是被人指使的。”绕了一大圈,总算绕到正题上面来了,想到接下来的发展,慕青蓝竟是隐隐有些激动。

闻言,慕振德点了点头,看向春桃说道,“到底是何人指使,说出来,尚且能饶过你,若再不说实情,便只有直接发卖了你!”

春桃此刻已经是泣不成声,她是府里的家生子,若是真的出了这样的事情,只怕爹和娘都不会好过。

况且……她看向慕青蓝,见后者意味深长的望着她,心中顿时就做了决定。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也只是为求保命而已!

“是……是大小姐吩咐奴婢这样做的!”

此话一出,犹如平地一声惊雷,震得所有人都失去了反应。

秦大夫见此,觉得再不离开,未免太过没有眼色,连忙起身道,“尚书大人府中家事,在下不便在场,先行告退。”

“慢走……来人,送秦大夫出去!”慕振德并不担心他会将事情说出去,除非他是闲自己活得太过舒坦了。

送走了秦大夫,转过身来,慕振德的脸色无比的阴沉,看向春桃的目光充满了狠绝之意。

“大小姐?”

“是!就是大小姐吩咐的,是她身边的紫鸢将药交给我的!”谎言一旦开始了第一句,接下来的就自然多了。

“怎么会?竟会是大姐姐?!”慕青蓝表现的很是惊讶,好像完全没料到问出的是这样的答案,“难怪……自从姨娘生病,大姐姐从未过来探望,哪怕是派个小丫鬟前来探望都不曾。”

春桃说到慕青冉的时候,慕青欢见慕振德并未表现的有多愤怒,不禁心下疑惑。

偏偏二姐姐这时候又太过刻意,未免父亲察觉,她急忙周旋说道,“爹爹,也不可听信春桃一面之词,还是将大姐姐请过来,问问便知。”

“来人,去叫大小姐过来!”慕振德的脸色很是阴沉,他的眼睛黑沉沉的,看向门口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柳姨娘听到春桃说出慕青冉的时候,微微有些怔愣,随后看向慕青蓝和慕青欢两人,心想一下,便明白了个中原委。

却是并未多言,事已至此,不管春桃到底是不是受慕青冉指使,都不重要了,端看老爷会不会相信。

而她……只需要静静的当个病人就好了!

派去传话的小丫鬟刚到玉簪苑,便见到慕青冉静静的站在门口。

她穿着素雪绢云千水裙,头上戴着羊脂色茉莉小簪,清丽绝伦的脸颊略微少了一丝血色,却显得更加淡然出尘。

慕青冉站立在门边,看向来传话的小丫鬟,轻轻浅笑,她估摸着时间也快到了。

去到玉笙居的时候,还在门外之时慕青冉便感觉到了紧张压抑的气氛。

看来这阵仗……还真是不小啊!

“青冉见过父亲,不知您叫青冉过来,所为何事?”慕青冉起身的时候,目光慢慢打量屋中众人,慕振德面色阴沉,柳姨娘面无表情,慕青蓝气愤非常,不过仔细看,似乎还有一丝洋洋得意,而慕青欢还是一如既往的温良无害。

“柳姨娘生病,大夫说是中毒所致。”

闻言,慕青冉看向床上躺着的柳姨娘,语气波澜不惊的问道,“姨娘可有大碍?”

“大夫说药量很少,暂且无碍,只是长此以往,怕是会性命不保。”慕振德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紧紧盯着慕青冉,似乎想要分辨她说的话是真是假。

“原来如此,那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从始至终,慕青冉都没有表现出一点惊讶或是担忧,不禁让一旁的慕青蓝不明所以。

而慕青欢则是心下思忖,大姐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眼下这种状况,就算再不喜姨娘,也要做在爹爹面前做做样子,她为何如此冷漠淡然?!

“大姐姐,姨娘染病,卧床不起,你从不曾过来探望,现下知道姨娘中毒,你竟也能如此平静丝毫不见忧心!”慕青蓝抓住机会,急忙向慕青冉发难,她一定要让爹爹觉得,慕青冉是一个心性凉薄之人。

闻言,慕青冉将目光转向慕青蓝,眸光温淡似水,缓缓说道,“二妹妹慎言!怕是二妹妹忘了姨娘的身份了吧!还是你觉得,我一个嫡出的大小姐竟要给一位姨娘请安,尚书府的规矩是这样的吗?”

说完,果然见慕青蓝脸色一白,她赶快低下头,不敢直视慕振德瞪向她的目光。

慕青欢心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一句话便被慕青冉抓住了话柄!

“我……”

“蓝儿也是担心我,大小姐还请见谅。”柳姨娘说完,还状似气息不畅的咳嗽了两声,慕振德闻声,忙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倒是收回了射在慕青蓝身上的目光。

“蓝儿……姨娘怕是僭越了吧!”慕青冉嘴角含笑的看着柳姨娘,说出的话却是像尖刀一样刺进她的心。

“大小姐说的是,是奴婢僭越了。”柳姨娘放在被子下的手,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她从没有像现在这一刻如此憎恨自己的身份,就像是被人当中揭穿了最不堪的一面,任人观赏。

她垂下的目光,含着深深的恨意!

慕青冉……你真是好手段,短短几句话竟让我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全部打回原形!

“大姐姐,姨娘也是无心之过,眼下……还是先弄清楚姨娘中毒之事是要紧。”慕青欢看向慕青冉,声音软软的说道。

慕青冉闻声看向这个素日沉默寡言的三妹妹,意味深长的说道,“三妹妹倒是聪明人……”

一句话,说的屋中之人神色各异!

慕振德看着眼前的这一场唇枪舌战,一直未开口打断,此刻方才开口说道,“青冉,你看看可认识这个丫头?”

从刚刚一进门开始,慕青冉便注意到了跪在正中央的春桃。

闻言,她看向春桃,对方却一直低着头,浑身战栗,看来是吓得不轻。

“不认识!”

“可是……春桃说是受大姐姐你指使,才给姨娘下毒的。”慕青蓝洋洋得意的看着慕青冉,目光讽刺。

她想看到慕青冉淡然不再,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可惜……事与愿违!

不管她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慕青冉都只是平静淡然的站在那,好像丝毫都没有受到影响。

春桃接受到慕青蓝的暗示,急忙跪行到慕青冉身边,一边磕头一边哭道,“大小姐,您救救奴婢吧……奴婢不想背叛您,可是奴婢更不想因此丢了性命啊!”

说完,已是泣不成声,春桃心里明白,这件事情不关大小姐的事情。

只是出去抓药的那天,她确实是出了事情,眼下姨娘中毒,无论如何她都脱不了干系,偏偏这件事情被二小姐当做把柄威胁她。

若她将此事诬陷到大小姐身上,二小姐承诺会保住她,可若是她不这样做,便只有等着被发卖的份了。

“哦?受我指使?”慕青冉闻言,看向跪在她脚边的春桃,颇有深意的笑道。

“是!春桃说是紫鸢将药给她的!”慕青蓝说出的话,显得有些急不可耐。

她倒要看看慕青冉还有什么能耐,她虽然没有十足的证据,但是只要春桃咬死不松口,她也难将自己摘得干净。

届时,她倒是要看看爹爹可还会护着她!

“既然如此,流鸢,掌嘴!”慕青冉淡淡的吩咐道,刚说完,流鸢便走到春桃身边,“啪”的一声,响亮亮的给了春桃一巴掌。

这一巴掌不仅打的春桃措手不及,就连慕振德在内,也是全然在状况之外。

见状,慕振德微眯着眼看着这个女儿,心中愈发的诧异。

印象中,这个女儿一直都是和和气气,温温淡淡的样子,很少这样强势而又直接的针对什么人,今日……倒是让他意外了。

“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啊!”春桃被流鸢一巴掌打歪了身体,倒在地上,嘴角微微渗出些血丝,配合着眼角的泪水,真真是凄惨无比。

“大姐姐,你这是做什么?”慕青蓝看见春桃被打,不紧有些急了,倒不是心疼春桃想为她出头,而是今时今日之景与那日花园中何其相似,让她又想起那日自己的狼狈与不堪,因此很是激愤。

“帮父亲管教家奴,柳姨娘想来到底做不来管家的事情,府中的下人没有一点下人的样子。”慕青冉忽视了慕青蓝,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柳姨娘说道。

转过身,慕青冉微微俯身,用手执起春桃的下巴,语气温柔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要你性命,不过尚书府也绝容不下你罢了。”

“大小姐,不要啊……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大姐姐,你这是要歪曲事实,屈打成招吗?”慕青蓝双目喷火的瞪向慕青冉,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大的胆子,当着爹爹的面就敢如此嚣张行事。

“事实?单凭一个丫头的一面之词就算是事实了吗?”

“她说是你身边的紫鸢将药给她的,这府中谁人不知,紫鸢向来会些医术,大姐姐还要狡辩吗?”

“好了,都别吵了!”慕振德见双方争执不下,颇有些不耐的开口打断她们,“春桃,你既说是受大小姐指使,可你身为柳姨娘身边的丫鬟,如何会听命于大小姐?”

“是……是……是大小姐威胁奴婢说,若是奴婢不听命行事,她便将奴婢赶出尚书府,卖给人牙子。”

慕青冉听后,慢慢走向春桃,盯着她的眼睛,缓缓说道,“既是紫鸢将药交给你的,你且说说,她是何时将药交给你的?在何地交给你的?药中是何成分?”

一连串的问题,将春桃问的头皮发麻,她不过是刚刚才受二小姐威胁,污蔑大小姐,哪里想的到这些事情。

她以为只要照着二小姐教给她的话说就可以了,哪知道大小姐心思如此缜密!

“是在……”

“春桃,你不必再言,你我心里都清楚我从未指使过你,你也从未听命于我。”说完,慕青冉不再看她,微微上前几步,直视着慕振德的眼睛,神色颇有些戏谑的说道,“不过……柳姨娘所中之毒,确实是我所为。”

什么?!

闻言,莫不要说别人,就是流鸢和紫鸢也没有想到,小姐会给出这样的答案,竟是直接承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