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达成共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慕青冉的话,慕青蓝不禁一脸震惊的表情,随后却是激动的简直要大笑出来,全然不见方才忧心气愤的神色。

而反观慕青欢,却是一脸的深思,眸中满是忧思之色。

这个大姐姐……她越来越不明白她了!

柳姨娘听到慕青冉这般一说,却是不禁心下顿时警惕。

她一直觉得慕青冉不像沈沁如那样好对付,是以处处忍让不想与她发生正面冲突。

可她如今也算是看明白了,有些事情不是她想躲就能躲的掉的!

慕青冉会给自己下毒,想必是得知了当年的事情,原本她一直以为她当年年幼,对那些事情知之甚少,但眼下……柳姨娘却是有些不确定了。

别人什么样的反应,慕青冉倒不是很在乎,左右她今日这一出儿也不是为了试探她们的。

她一直看着慕振德,看着他先是和别人一样的震惊,后来陷入深思的样子,慕青冉心下只觉得好笑。

这场戏到现在开始,才是重头戏!

她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径自对着慕振德说道,“父亲看起来似乎很惊讶,青冉原以为,您会很欣慰的……”

闻言,几人都将目光集中在慕青冉身上,不禁觉得她今日说的话一句比一句令人震惊,可她自己好像恍若未觉,依旧是自顾自的说着。

“由我出手,难道不是最佳的选择吗?”慕青冉依然在笑,只是那笑容看在柳姨娘眼中,只觉得莫名刺眼,连带着心脏的部位也隐隐发痛。

慕青蓝她们听不懂慕青冉在说些什么,但是柳姨娘明白,没有人比她更明白这句话代表的意义。

这些年,她安安稳稳的生下了欢儿和珩儿,她以为他已经放弃了心中的想法,可没想到,他竟然还是那么想置她于死地!

柳姨娘神色悲戚的看向慕振德,她的眼中一片死寂。

其实……她早该明白的,从他舍弃沈沁如的那天开始,她就应该明白他是怎样的人。

只是她一直心存幻想,一直以为结发之妻不可弃,夫妻之情不能遗,可终究……他还是选择了权利、选择了野心!

“青冉!”慕振德的语气似是隐隐带着一丝威胁之意,示意慕青冉不要再说下去。

她自然明白慕振德是何意,便也“乖巧”的不再继续。

因为慕青冉心里很清楚,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过彻底,事实真相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人们自己的思绪,留一点悬念给别人,由着她们自己去联想,这效果要比她都说出来要强的多。

“老爷……”柳姨娘面色煞白的看向慕振德,嘴里呢喃的唤着他。

忽然!

柳姨娘的身体好像的不受支撑似的倒向了床榻,吓得一旁的慕青蓝和慕青欢急忙上前。

“姨娘!”

“姨娘你怎么啦?”

反观慕青冉,倒是依旧像来时一样,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开口询问柳姨娘的状况,而是神色温淡的与慕振德对视。

她需要偶尔暴露自己的实力给她所谓的父亲知道,她要让他捉摸不透她到底想做什么,不清楚她的目的和底牌,他自然不敢轻易的对她出手,虽然看似莽撞,但这却是一种有效的自我保护。

“春桃以下犯上,毒害柳姨娘,污蔑大小姐,将她赶出尚书府,卖给人牙子!”慕振德看都没有看春桃,就神色冷漠的吩咐道。

“老爷,老爷饶命啊!奴婢没有……奴婢什么都没有做!”慌乱之中,春桃急忙看向慕青蓝,眼中满是求救之意。

二小姐不是说过只要照着她说的做就会保住她的吗?!

“二小姐……您救救奴婢啊!奴婢不想被卖出去!”卖给人牙子,那她以后的生活就完了。

慕青蓝听到春桃提到自己,顿时脸色一僵,随后急忙用眼睛偷偷看向慕振德的方向,见他并未注意,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春桃很快便被人拉了出去,已经隔着很远,但却还是能听到她的哭喊声。

慕青冉知道今日之事春桃是被无辜卷进来的,确切的说是她设计她被卷进来的。

她不是什么心性纯良的好人,但是也不会随意做伤害别人的事情,况且春桃最后还是选择了帮慕青蓝对付她,她能做的就是保她一命。

她很清楚,以慕振德私底下的处事手段,绝不可能仅仅只是将春桃发卖出去。

他一定会杀人灭口!

甚至连春桃在尚书府当职的双亲也难逃厄运!

因此不久之后,当尚书府不再存在这三人的时候,临安城外很偏僻的一个村庄里却多了一家三口,不过这却是后话了。

“青冉,今日之事你太过胡闹了,罚你回玉簪苑思过。”慕振德说完,目光在室内环视了一圈,“今日之事,若是走漏了一点风声,别怪我不留情面。”

“青冉告退。”

“爹爹!”看着慕青冉施施然的走了出去,慕青蓝完全不敢相信这件事情就这样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她刚要开口,不料被慕青欢眼疾手快的扯住了袖口,示意她闭嘴。

柳姨娘直直的躺在床上,眼睛紧闭,睫毛却在微微颤抖,眼角的泪水打湿了鬓发。

“你们两个,也早些回自己的院子,这里自有下人伺候。”

“……是!”

慕青蓝本欲再说,但是看到慕振德阴沉的眼神,又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这样的爹爹是她没有见过的,冷漠、严厉、不近人情,很陌生……很可怕!

待到慕青蓝和慕青欢走后,慕振德回首看向躺在床上假寐的柳姨娘,眼中满是深深的冷漠与无情,全然不见刚刚的担忧与关心。

吩咐春梅好生伺候之后,慕振德便直接去了玉簪苑。

听到床边之人离开的脚步声,柳姨娘才慢慢睁开了眼睛,眼底一片绝望之色。

……

慕青冉方才回到玉簪苑,便听到下人来报,说是老爷过来了,可没想到慕振德却并未过来见她,而是直接去了沈沁如生前住的房间。

这事情本也没有什么奇怪,之前他也经常去先夫人的房间小坐,只是这一次,慕青冉却不禁心下微思。

三皇子多番向父亲示好,可他却身在四皇子的阵营,不管将来哪位皇子继位,他都要给自己留有退路,而自己便是他的退路。

今年她便要及笄了,届时……势必要议亲!

而对方是谁这对慕振德而言根本不重要,能帮他得到最大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慕青冉方才会故意在慕振德的面前透露她所知道的消息,她要让他对她有所忌惮,让他觉得她是一个不可控的因素,这样她才有更多的时间去筹划自己要的事情。

眼下……柳姨娘想必已经开始对慕振德死心,一个对夫君死了心的女人,那她的世界就剩下子女。

而倘或慕振德若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将柳姨娘视若心肝的女儿作为登顶权力的垫脚石,不知她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

走进沈沁如生前的房间,慕振德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副秋水芙蓉图,目不转睛的看了许久,方才走到床边坐下。

这里一切都没有变,和当初她嫁进来的时候一样,一切都是按照她的喜好来的。

慕振德的目光慢慢环视屋内,好像那个女子还鲜活的在自己眼前一般。

青冉是他和沁如的孩子,只是这个孩子却并不像沁如那样单纯善良,她……更像他一些!

甚至……慕振德觉得,慕青冉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想到这,他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一个不听话的棋子可是会让下棋之人很是头痛呢!

如今他迫于形势投靠在四皇子麾下,现在倒是无人知晓,

不……不对!

至少慕青冉已经知道了,那就意味着还会有别的人知道,若他朝三皇子登基,哪里还有他的容身之所!

他本想,以青冉的姿容和头脑,若是嫁到三皇子府,必然深得三皇子的宠爱,届时若是四皇子大势已去,他尚有退路。

或者……将青冉嫁给四皇子以表忠心,到时再暗地拔除自己在三皇子手上的把柄。

可如今,慕青冉每做一件事都让他分外惊心,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儿在做什么、要做什么!

今日她在玉笙居说的那些话,其他人不知,他却是听得真真切切。

她说是为了他这个父亲才给柳姨娘下毒,那她如何会知道他想置柳姨娘于死地?

又为何会帮助他这样做?

除非……她知道了他并非出于自愿效忠四皇子!

慕振德在沈沁如的房间独自待了许久,出来的时候神色已经平静了许多,又恢复了以往温文和煦的慕尚书的样子。

走进慕青冉房间的时候,慕振德正好看见她立于桌前,手执画笔,在描摹一副丹青。

她停下手看着笔下所绘之人,不禁摇头,觉得始终难绘其神韵。

画中之人是一位妙龄少女,临窗而坐,手执书卷,神色温婉,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精美世无双。

紫鸢见到慕振德站在门口,急忙和流鸢一起问安行礼,“老爷!”

“父亲……”闻声,慕青冉从桌前起身,慢慢走到慕振德的身边,唇边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慕振德的神色,觉得他倒是不复刚刚在玉笙居时的冷漠严肃。

“青冉在做什么呢?”

“在临摹外祖父的丹青,只是难得其精髓。”顺着慕青冉的目光看向桌上的画纸,慕振德微微一愣,这不是……岳母的画像吗?

“青冉,今日你在玉笙居说的话……”慕振德的表情略有些踌躇,仿佛不知道要从何说起的样子。

“父亲为何会是这样的神情,您多年夙愿即将达成,不用再受制于人,应该高兴才是。”慕青冉看着他,淡笑着说道。

慕振德似是有些不明慕青冉所说的话,今日之事,已经被柳姨娘知晓,甚至……她还故意在柳姨娘面前说出那样的话,这样的情况,难道不是更加的糟糕?!

见他还是没有想明白,慕青冉只微笑着解释道,“若我真的有心不动声色的除掉柳姨娘,父亲觉得我会留给二妹妹往我身上泼脏水的机会吗?”

她慢慢走向窗边,看着窗外盛开的玉簪花,笑容更加的灿烂。

“如今……府里人虽不敢明言,但私下里想必一定会把这件事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到时传到那人耳里,便会知道尚书府大小姐与柳姨娘不和已久,今后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与父亲却是无干的。”

闻言,慕振德的眸光不禁瞬间一亮!

确实!

若是柳姨娘突然出事,无论如何,他都摘不干净。

可眼下由青冉出手,却是名正言顺,就算四皇子有所怀疑,也没有证据。

只是……到底会惹来他的猜疑!

看出慕振德纠结矛盾之意,慕青冉又补充道,“父亲若怕与四皇子因此心有芥蒂,大可表一番忠心就是。”

“表忠心?”

“为人子女,当为父母分忧,二妹妹素来是个孝顺的。”慕青蓝既然有胆子来招惹她,就应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现在她不出手,将来慕青蓝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是说……”慕振德略有些不敢置信的开口,没有想到慕青冉竟能料想的面面俱到,事无巨细,皆有应对。

“二妹妹今年也快要及笄了,婚事虽不急着办,但定下一门亲事还是不错的。”照理说,慕青冉这个嫡出的大小姐还未议亲,怎么样也轮不到慕青蓝一个庶女。

但眼下形势所迫,慕青冉是慕振德手中最为有利的一个筹码,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轻易动她。

如此说来,慕青蓝倒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嗯……所说有理,只是……这些事情,你如何得知?”说起来,这才是慕振德最为关心的事情。

“恕青冉不能告知!不过父亲大可放心,青冉身为尚书府的小姐,自然与尚书府荣辱一体,唇亡齿寒的道理,女儿明白的。”

话已至此,慕振德知道再继续追问下去,也是一无所获,便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慕青冉,便转身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