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善恶之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振德走后,慕青冉看向沈沁如生前住的房间,不禁面露深思。

以前父亲每每过来玉簪苑,也总是会到娘亲房间小坐,慕青冉只当他是为了给人营造一个他情深不悔的形象,但自从上次冥夜来过之后,她便渐渐留了心。

那日冥夜离开之后,至今日为止一直未再出现,当日也未定下期限说何时再来,她便也没有急着行动。

所谓交易、所谓信物,她虽不会全然不信,但也不会全然相信,还是要自己多点准备才是。

冥夜所求之物,必然事关重大,以父亲素日谨慎小心的性格,他多半会放在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看冥夜的样子……多半是将整个尚书府都翻遍了,却还是没有找到,因此才会找上她。

至于那本名册,慕青冉觉得就在这玉簪苑中!

显然冥夜也是将目光锁定在此,因此才会对她多加留意。

而初回尚书府的那日,慕青冉说起回玉簪苑居住,慕振德当时的表情,让她印象很是深刻。

……

再说另外一边,慕尚书离开玉簪苑后,径自回了书房。

方才见他回来,周管家便赶忙迎了上去,“老爷,小的问过秦大夫了,他说姨娘中毒皆是因为药中多了一味草乌!”

原来,慕振德在刚出玉笙居的时候便吩咐跟在一旁的周管家去查问此事,顺便叮嘱一下秦大夫,莫要张扬此事。

虽然慕青冉在玉笙居说的话句句在理,但慕振德还是没办法完全相信她说的,因此特意吩咐周管家再去细问秦大夫。

“草乌!”听闻周管家的话,慕振德显得极为惊讶。

竟会是草乌!

为什么不是别的,偏偏是草乌!

和当年一模一样,青冉她这么做……究竟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周管家走后,慕振德坐在书案之后,闭眼沉思。

草乌、四皇子、岳母的画像……这些事情她究竟是如何得知的?

她如今在自己面前如此显露自己的本事何尝不是在警告他,让他根本不敢贸然出手!

情况……委实是有些麻烦呢!

……

日落时分,慕青冉用过晚膳,便带着紫鸢和流鸢在玉簪苑内散步消食。

她看着院中团团锦簇的玉簪花,嘴角含笑,等到这些事情告一段落,她便会劝说外祖父辞官,再不受这俗世烦扰,自由自在的生活。

她之所以那么喜欢鸾儿,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她能做一切慕青冉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她也很想像鸾儿一样,自由的翱翔在天地间。

只是她的身子实在是太差,稍有不适,都会虚弱的倒下,真是只能想想了。

院中下人见大小姐带着两个丫鬟一圈一圈乐此不疲的走着,不免有些奇怪,后来想起今日玉笙居发生的事情,便都明白了,大小姐被老爷罚在玉簪苑思过,是不能出院子的。

虽说尚书大人吩咐不可走漏风声,可这天下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大家私下也都是有些传言的。

想到此,众人便也都不再关注,而是纷纷做自己的事去了。

慕青冉在走到不知道多少圈的时候,才慢慢终于回了房间。

“小姐,累吗?”紫鸢将倒好的茶递给她,关切的问道。

“不累,你别担心了。”慕青冉捧着手中的热茶,手指慢慢摩擦杯子的边缘。

紫鸢知道,每当这个时候,就是小姐又在算计什么了。

“等天色降黑,月亮出来的时候,我们再出去走走。”

“小姐,夜晚寒凉,还是不要出去了吧!”小姐身子本就单薄,晚上更深露重,最是容易生病。

“没事的,披件披风就是了。”

紫鸢劝她不住,也只能默默的去找件披风出来,等着晚上给她穿。

两人说话间,却见慕青珩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额上还挂着汗水,显然是极为匆忙的。

“大姐姐,我听下人说,你被爹爹罚在玉簪苑中思过,为什么?”肉呼呼的身子扑到慕青冉身前,小手拉着她的,扑闪扑闪的眨着眼问道。

“因为父亲认为我做错了事。”看着这样的眼睛,慕青冉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他,他不该与她这么亲近,否则当有一天事情的真相鲜血淋漓的剖现在他眼前时,他会崩溃的!

“那我去求爹爹,让他不要惩罚你。”天真诚挚的眼神,一脸的担忧,说完便要向外跑去,慕青冉急忙示意流鸢将他拦下。

拉过他的手,慕青冉淡笑着对他说道,“珩儿,姨娘生病你可知道?”

“知道!今日下学回到玉笙居的时候,春梅姐姐告诉我了。”说到这,慕青珩慢慢低下头,眼睛也慢慢失神。

姨娘病了,大姐姐又被罚,他很不开心。

“春梅姐姐还说,姨娘生病的时候,大姐姐……”说着,他欲言又止的看向慕青冉,最终还是选择把话说完,“大姐姐出言不逊,因此才被爹爹责罚。”

“那你怎地还会来此?”

“我相信大姐姐,大姐姐是好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慕青珩忽然笑了,笑的很傻很天真,却让慕青冉觉得这一定是世间最灿烂的先容。

好人?

什么是好人?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配当他眼中的好人!

慕青冉看着眼前洋溢的笑脸,颇为不解的问道,“为何觉得我是好人?”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慕青冉就发现了,这孩子似乎对她有一种莫名的好感,而她也不讨厌他。

不难看出柳姨娘真的是很用心的在教养这个儿子,他的身上并没有一丝阴暗的影子,那么纯真、纯粹。

“因为大姐姐的眼睛很干净,珩儿很喜欢!而且……大姐姐不会嫌弃我笨,会教给我很多东西,不像二姐姐和三姐姐那样!”

略微斟酌,慕青冉最终慢慢说道,“珩儿,这世上有很多人是不能用善恶来区分的,所做之事不过立场不同,想法不同罢了!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我并不是你口中的的好人……”

慕青冉不知道她要如何向一个这样简单的孩子解释这世间最复杂的事情,她从不认为自己现在做的和即将要做的事情是错,只是如果连累到无辜的他,实非她所愿。

所以,她现在就要尽力安排,如若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那天,她要有能力保住他。

慕青珩似懂非懂的看着慕青冉,大姐姐说的这些他不是很明白,是说有一天,大姐姐会变成和他不一样的人吗?

可是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她都是他的大姐姐,他最喜欢的大姐姐!

他自己也说不明白为什么会对只有几面之缘的她这么有好感,或许是因为她不会把他当作小孩子,不管他问什么,她都会认真仔细的解答,不会像二姐姐她们那样随便说些什么来敷衍。

或许是因为她看他的眼神很真挚,很澄净,也或许只是因为他是他的大姐姐。

“大姐姐不管变成什么样子,珩儿都喜欢!”

闻言,慕青冉颇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人,果然说了他也还是不明白,不过更多的却是内心的触动。

等到他长大了,自己就会明白了,到时候还认不认她这个姐姐,想来他也自有决断。

送走了慕青珩,紫鸢看着静静坐在那不言不语的慕青冉,轻声说道,“小姐的生辰就要到了,这及笈礼是要回沈府办吗?”

还有不到一月便是小姐的及笈礼了,论理说,这事情早该有人操办起来了,只是小姐一直生活在沈府,最近才来尚书府,这府中尚未有当家主母,柳姨娘一个妾室自是没资格操持小姐的及笈礼的。

如此看来,竟是只能回沈府了,就是不知尚书大人会不会同意。

“不!及笈礼在尚书府办!”女子及笈,男子弱冠,乃是大礼,自然是要在尚书府办的,若是回了沈府,难保不会被人在背后对外祖父议论纷纷。

何况她的及笈礼是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想来父亲一定不会轻易错过,那天一定会很热闹的。

“可是小姐,柳姨娘她……”

“她自然是没有资格操办我的及笈礼,不过这件事情,不需要我们去提醒她,由父亲去说,效果会更好。”这府中只有她一个姨娘,因此有些想入非非倒也无可厚非,只是……她的父亲可不是这样异想天开的人。

他一定准备为她风风光光的办这场及笈礼,这样才能显示出他对她的喜爱,尚书府对她的重视,这样在把她嫁出去的时候才会得到更大的回报,所以他是不会容许一点点的瑕疵存在的,而柳姨娘显然就是像这样的瑕疵。

“那太傅大人那边……”

“让流鸳过去说一下,告诉外祖父不必介怀,我自有打算。”就算外祖父言明想为她办及笈礼,父亲也会想方设法破坏,倒不如省了这一处的烦忧,于她也并无害处。

“是,奴婢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