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惊天秘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连几日,慕青冉都会在黄昏之际带着紫鸢她们在院中散步消食,有时候晚间还会出来欣赏月色,时间久了,下人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段时日,尚书府一直很平静,玉笙居更是平静。

柳姨娘服用了秦大夫后开的药方,身体一日日的渐渐好转,慕青珩仍是隔三差五的跑来玉簪苑,慕青蓝和慕青欢不知道是受了柳姨娘的叮嘱还是因着上次的事情还未消化完,倒是一反常态的消停。

慕振德也仍是像往常一样,偶尔有闲暇便会过来玉簪苑,有时与慕青冉对弈一局,有时与她讲讲朝中政事,然后惊奇的发现,慕青冉竟然对此也颇多涉猎,不管他说了什么,她总能就此发表自己的观点,听的慕振德赞不绝口。

这一日,他刚刚离开玉簪苑,慕青冉便吩咐紫鸢道,“晚些时候,我们去一趟正房。”

闻言,紫鸢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正房……那里是先夫人生前住的房间!

小姐这几日有事没事便带着她和流鸳在院中乱逛,初时紫鸢还不明白是何用意,现下倒是知道了。

若是突然跑去先夫人的房间,倒难免惹人怀疑,可是现在,别人只会以为小姐因为被罚思过无聊至极才会去的。

但是有一点紫鸢不知道的却是,慕青冉选择如此光明正大的去,也是为了看看慕振德的反应。

“小姐,需要准备什么吗?”

“准备什么?那倒是不需要……届时你和流鸳守在门外就好。”

“那您自己小心点!”听到慕青冉要自己去,紫鸢下意识就觉得有些担心,上次的事情,她至今还有些心有余悸。

“这是在当朝一品大员的府中,难不成还会有什么危险不成!”慕青冉看着紫鸢明显不放心的眼神,不觉感到好笑。

“小姐您还说,上次不就是被人转了空子,这次定要小心些。”

听紫鸢如此一说,慕青冉倒是忽然想起,冥夜竟是一直不曾再出现!

到底那名册重不重要,怎地不见那人前来催促?!

然而很快,慕青冉的疑问就得到了解释!

推开房门进到房间的时候,慕青冉忽然有种时光倒回的感觉。

屋中的一切陈设摆件都与当年无异,自从她幼年被外祖父接到沈府后,她便极少回尚书府。

即便回来,也只是在玉簪苑院中转转,从不进到这个房间。

进门的正厅处挂着一幅秋水芙蓉图,那是娘亲的画作,她的丹青完全得益于外祖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围的桌椅板凳、琴架棋盘,一切的一切都好像从未变过,但是慕青冉知道,这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她走向一旁的书架,一行一行的看过去,她不觉得慕振德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随便放在这种地方,只是他这么精心的策划这一切,隐藏这么深的秘密,一定会隐藏在这些蛛丝马迹里。

慕青冉慢慢在屋中走着,看着屋中的陈设,一圈下来,并未看出什么异常。

正在沉思间,忽然有一种锋芒在背的感觉,她蓦然转身,果然看见了面带面具之人,地宫宫主——冥夜!

“公子向来都是这样来无影去无踪的吗?”似乎是被吓了一跳,慕青冉的脸色比平时更为苍白一些,衬的一双眼睛更加的黑亮水润。

“冥夜!”

“这很重要吗?你的脸上带着面具,那么你究竟叫什么名字其实并不重要!”

话音方落,慕青冉清楚的感觉到,他似乎是有些不悦了!

“冥夜!”

“……冥夜公子!”慕青冉从善如流,不知道这人为何会对这种小事斤斤计较。

“我觉得你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间房间里。”说着话,慕青冉的心中却是不禁有些怀疑,这人到底有没有把他的属下带走,不然怎么她刚刚有所行动他就出现了呢?!

“何以见得?”这房间他不是没有翻查过,只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我说直觉,你可相信?”轻柔的声音响起,慕青冉状似玩笑的说道。

信!

不知为什么,听闻慕青冉的话,这个字不假思索的便要脱口而出,冥夜心下微颤,微微皱眉没有吭声。

慕青冉本来也没有指望他会回答,依旧径自在屋中查看。

这房间慕振德从不让别人进来,甚至是玉簪苑以前也少有下人,还是自从她来到尚书府开始,玉簪苑才算有些生气。这房间如此被慕振德重视,别人只会以为他是思念亡妻,可慕青冉知道绝不是这样!

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他这样重视,从那么多年以前就开始谋划为如今铺路呢?

一边思考,慕青冉一边在屋中慢慢踱着步,抬头的时候不经意间再次看到那副秋水芙蓉图,她的目光不禁渐渐被吸引了过去。

这幅画……

冥夜顺着慕青冉的视线看过去,入目的是一副芙蓉花的丹青,色泽清丽,下笔有神,可见作画之人画艺高超。

他见慕青冉一直盯着那副画看,不觉开口问道,“有何不妥?”

“这画……不似出自我娘亲的手笔!”慕青冉收起以往的淡笑,深色肃然的说道。

外祖父曾经说过,画由心生,一个人的性情个性,心中所想都会体现在画中。

娘亲生性淡泊,因此每每作画,多是一些清淡雅致的风景,极少这样大篇幅的去勾画花草,即便是画,也只画玉簪花。

但是这幅秋水芙蓉图却是娘亲唯一画过的不符合她以往习惯的画,因此特意在运笔的时候较之往常更浓淡了一些。

可眼前这幅画,仍旧是和别的一样清淡素雅,上色浅晕,不是慕青冉记忆里的样子。

闻言,冥夜的心中不觉微思,原来……竟是暗藏于画中吗?

“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慕青冉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副画,口中呢喃道。

当年,就是因为父亲这么随口的一句,娘亲便将此美景记录下来,本想赠与父亲,后来觉得未免太过儿女情长,便挂在了自己的寝房。

没有人比慕青冉更加清楚娘亲在绘制这幅画时的用心良苦,她的每一笔都是对父亲的情和意,可最终却是被人利用!

“果然老谋深算!”看着眼前的那幅画,冥夜不禁在一旁幽幽叹道。

竟能想到这样的法子,也难怪会如此受那边重用,只不过……可惜了!

“芙蓉易植池岸,临水为佳,粉红花色,夜间变深,我原还奇怪为何这芙蓉如此清淡素雅,原来是刻意仿照我娘亲素日绘画的习惯,不过却是东施效颦罢了。”

顺着花瓣的经文脉络和池中水波,慕青冉和冥夜渐渐发现了其中的规律和端倪。

每一处运笔的转折处或者阴影处都是色彩对比最为强烈的地方,而这些地方恰好都隐匿着一些线条,若不仔细看或是对这画作不了解之人,是绝对想不到、也看不出这些的!

“果然有古怪,只是这些……我看不明白。”慕青冉能发现其中的规律,但是实在分辨不出这些是什么意思。

她看向身边的冥夜,总觉得这个人会知道。

“这是北胊皇室的暗语!”说着话,冥夜的眸光不觉微闪,眼神精亮的搜寻着各处的记号,似乎根本不在意刚刚向慕青冉透露了什么。

北胊皇室?!

慕青冉此刻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惊讶,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最终竟会和北胊有了牵扯!

难道父亲……是和北胊国有何交易吗?

还是说……他根本就是北胊的细作!

越想下去,慕青冉便越是觉得惊心!

原来……这才是他精心隐藏多年的真相吗?

冥夜很快便将所有暗语记了下来,准备待到回去的时候好找人来破解。

回身之际见到慕青冉静静的站在那皱眉深思,他倒是不禁有些好奇。

她竟是也有这样不为人知的时候,此前几次见面,不管状况如何不利,她都能坦然笑之。

眼下……怎地反倒紧张上了?!

“不好奇我为何知道这么多吗?”月光从外面渗漏进来,给人披上了一层圣洁的光,却显得他整个人更加冷漠不可亲近。

“好奇!但我不需要知道!”他身为江湖中人却与朝廷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样危险的人她已经有了些牵扯,却万万不能再知道更多。

“事关慕振德的身份,也不需要知道?”他可是一早就让人调查过,慕青冉有多希望毁掉这个父亲,恐怕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毕竟如果换做是他,他也会这样,就像他现在对那个老头子一样。

慕青冉闻言看向他,素日温淡恬静的模样此刻收了笑意,示意他说下去。

“先不论慕振德究竟是何身份,单就他私藏与北胊有关的东西一事就难逃一死,通敌叛国,可是要株连九族的!”清冷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响在慕青冉的耳边,带着无尽的冷意。

说出来的内容若是被人别听了去,可谓是惊天秘闻,但眼前这个人却像是在闲话家常一样,随随便便的就说了出来。

慕青冉说不上此刻是怎样的心情,她的确有心对付自己的父亲,但绝不是这样牵连无辜,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所有人都卷进去。

就像是春桃,她虽然帮着慕青蓝陷害自己,但也是自己利用她在先,所以最后慕青冉会保她一命,算是了结这桩事。

可眼下尚书府几十条人命,难道都要为了慕振德一个人陪葬吗?

若是当真如此做的话,那她的自私自利和慕振德有什么区别?

------题外话------

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苏轼《和陈述古拒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