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危险关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微微仰头看向冥夜,却见他的眼中一片平静,好像刚刚说出那句话的人并不是他。

仔细想一想,两人之间本就是一场交易,他利用她得到自己想知道的情报,而她借助他……除掉慕振德!

“不想牵连无辜?”见慕青冉一直没有说话,冥夜便大概猜到了她心中所想。

“若娘亲还在世,必不想我如此做。”这才是慕青冉真正在乎的,她是为了娘亲的事情才会报复慕振德,若牵连到无辜之人,且不说娘亲,便是外祖父也不会同意的!

“妇人之仁!”

“公子身在江湖,自是杀伐决断,不会手软,可我不过一介小女子,怎敢与公子相提并论!”慕青冉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浅笑嫣然的望着冥夜说道。

她还没有想好到底要如何利用此事,还有一点便是……究竟要如何揭穿这件事而不被怀疑……很重要!

闻言,冥夜慢慢走近慕青冉,微微俯下身子与她平视,她有些不适应两人之间忽然拉近的距离,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银白面具,她下意识的微微向后退了一小步。

冥夜见此,也并不在意,只是缓缓说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听闻他如此说,慕青冉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这人……是在劝告她吗?!

“就算尚书府满门被灭,我自有办法护你周全。”冥夜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慕青冉,眸色幽暗的仿若漆黑的夜色。

他承诺过的话一定会兑现,何况……就算没有他,他相信以她的聪明才智也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慕青冉颇有些意外的看着冥夜,虽说是有诺在先,但她却没想到他竟会如此上心,倒是让她刮目相看了。

“多谢!”她微微颔首笑道,冥夜见此,颇有些不自在,极少有女子敢在他面前如此淡然若素,如此笑靥如花。

突然!

他的脸色一变,急忙抱起慕青冉飞掠到内间的屏风后面,用手点住她的双唇,示意她不要出声。

慕青冉尚未弄清是怎么回事,就听到外面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听声音似乎还不止一人。

“见过尚书大人!”听着从门外传来紫鸢和流鸢的声音,慕青冉唇边的笑意渐渐加深。

看来果然是关乎身家性命的秘密,她不过闲来无事过来逛逛,他便坐不住了。

“小姐呢?”听着声音,慕振德似是有些焦急,身后跟着众多仆从,一直嚷嚷着抓刺客。

“小姐在夫人房里。”紫鸢看着眼前众人,不慌不忙的说道。

她和流鸳一直守在这里,哪里有什么刺客能逃过流鸳的眼睛,尚书大人此行颇为蹊跷啊……难道竟真是冲着小姐来的?!

“随我进去看看!”说完,慕振德便带着一众小厮要进去查看,不想刚到门边,房门便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慕青冉施施然的走了出来,看向慕振德颇为不解地问道,“父亲这是做什么?”

“府中闯进了刺客,下人说他朝着这个方向来了,我便忙带着人过来,你可有碍?”

“女儿一直待在娘亲房间,不曾见到什么刺客,父亲可伤着了?”

连这么拙劣的借口都用上了,还真是不打自招,自乱阵脚了呢!

“我无事,只是担心你这边,便带人过来看看。”说完,慕振德便吩咐身后的下人,在院中仔细搜查,却并未派人进到房间中去。

慕青冉静静站在一边,等待着这群所谓抓刺客的人无获而归。

果然!

那群人不多时便都回来了,一个个均是禀报并未发现刺客踪迹。

“想来是已经逃了,时候也不早了,父亲还是早些回去歇息,日后多加派些人手,小心些就是了。”

“嗯,你这院中也要多派些人巡逻把守,近来局势动荡,凡事都要留心。”慕振德看着慕青冉,见她面色无异,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他刚刚接到下人的禀告,说是大小姐突然进了夫人的住所,他听闻后却是惊疑不已。

青冉自年幼离开尚书府后,便是从未踏进过沁如的居所,如今突然此举,他难免有些怀疑。

不过眼下见她神色平常,只是略有些感伤,想必也只是近日圈禁院中,无聊至极才会来到此处的。

心中虽是如此想,但慕振德还是决定明日抽空要过来瞧瞧,不要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才好。

“是,青冉明白。”

送走了慕振德,慕青冉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只见冥夜已经坐在桌前,悠然自得的品茶了。流鸢见到他,恨不得上去与他一决高下,紫鸢虽也觉得他一个陌生男子这样随意进出小姐的闺房不妥,但如今形势所迫,也只能暂且将那些三纲五常放在一边了。

“你倒是镇定!”方才她听到慕振德的声音,便示意自己放开她,然后她就那样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一点也不担心慕振德会带着人冲进来。

“我为何要惊慌……他根本不会带着人进来搜查,不管出于任何原因。”这才是慕青冉有持无恐的原因,她算计的便是慕振德的心思。

他或许会怀疑、会担心,但绝不会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倒是避开别人,私下过来查看是有可能的。

冥夜饶有兴味的看向慕青冉,见她手执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热茶,然后捧在手心里。这样一个善于算计人心的女子,本该是面目可憎、居心叵测之人,可偏偏又是这样温婉恬静的样子,很难让人不想与她亲近。

“那些暗语破解之后是一份名册……一份关乎北朐国在临水根基的名册!”

冥夜尝了一口手中的茶,却是不禁眸色微亮的看向了慕青冉。

浮瑶仙芝茶!

竟是与她给人的感觉一样,香气淡雅,清新怡人。

而慕青冉听闻冥夜的话,却是着实难掩心中的惊骇之意。

名册与北朐国在临水国的根基有关?!

难道是……北朐国安插在临水的细作名单?!

想到这,慕青冉倏然看向冥夜,却见那人还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毫无所觉自己说出来的话会对外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他身姿笔挺的坐在那,天生自带一种上位者的姿态,想来统领江湖一派的地宫宫主也该是有此风姿的。

可是明明身在江湖,却为何要将自己搅到这朝堂的阴谋诡谲之中,还是说……他本就是身在局中之人?

感觉到慕青冉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冥夜心下苦笑,眼中却是隐隐闪过赞赏之意,真是敏锐的可怕!

“我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他又喝了一口茶,决定以后也让人备些浮瑶仙芝茶。

闻言,慕青冉收敛心神,微微淡笑。

她并不关心他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为什么人做事……想来能驱使一派之主也必然不会是什么等闲之辈。

何况,她可没忘了这人还与宫中的容嫔有所牵扯!

如此想来,宫中早有耳目,这局……竟是这么早就开始布下了!

“是嘛……”慕青冉不觉浅笑,这种话听听就算了,不必当真。

“你似乎并不相信?”冥夜看着慕青冉脸上明显敷衍的笑容,慢慢起身走到她身边,伸出双手支在她身后的椅背上,将在困在自己和椅子之间,他低头看着她的眼睛,慢慢说道,“还是说……你已经猜到了?”

见状,慕青冉眼波微转,目光清淡的回望着他。

是!她猜到了!

只是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不管父亲到底是不是北朐人,他为北朐皇室效力,这是不争的事实。

而冥夜在此时出现,为的是北朐国在临水精心安插的细作名单,若说他是临水之人,却为何在宣德帝身边安排容嫔这样的人?

因此……最有可能的是,他是丰延之人!

如果这份名单现世,北朐国必然损失惨重,而获益的无外乎丰延和临水,可丰延如今发兵攻打临水国,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件事情最终获益的绝对是丰延国。

一边暗地拔除北朐国在临水的暗线,趁机将事情推在临水头上,一边大张旗鼓的发动战争,一箭双雕。

“丰延国果然好手段!”既然被他看出来了,慕青冉也就不再假装自己一无所知。

本想装作不知的混过去,不想还是被他发现了。

冥夜退回到座位上,声音清冷的说道,“临水国气数已尽,就算丰延不出兵,它也会走向灭亡。”

他毫不客气的指出问题关键,丝毫不会顾忌慕青冉身为临水人的事实。

慕青冉知他所言不假,宣德王朝走到如今已呈下滑之势,如今的宣德帝不思朝政,只想着如何把皇权牢牢攥在手中,迟迟不肯册立太子。

而几位皇子虽有治国之才,却一直被宣德帝忌惮,不能接触到权力中心。

久而久之,他们学会的不是治世才能,而是阴谋诡谲,朝堂风气如此败坏,整个国家便也会慢慢走向衰亡。

慕青冉看向冥夜,总感觉这人见识不凡,并非一般江湖中人。

听他讨论起国家要事也是有理有据,所言不虚,看来丰延果然卧虎藏龙。

“我会将名册抄录一份给你,届时要如何利用,你自己做主!”冥夜看着慕青冉的眼睛,那双水眸平静的回望着他,突然就给他一种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感觉。

不知不觉的,就想为她做些什么……

“如此……就多谢你了!”

那份名单意味着什么,慕青冉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冥夜居然说要把那份名单交到她手上一份,这是……向她示好的意思吗?!

她看向坐在旁边的那人,神色清冷的坐在那里,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好心!

毕竟,他们之间的交易也算是结束了!

不过……想想两人现在的状态,竟不像是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反而有些像是多年的老友,坐在这里喝喝茶、聊聊天。

如此一想,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随后自己也忍俊不禁,这想法实在有些诡异了。

冥夜看着兀自笑开的慕青冉,虽然心下奇怪,但面具下的眼中也染上了丝丝笑意。

第一次,他能如此平心静气的与一名女子共处一室,还是一位丝毫不畏惧他的女子!

勾起了他绝无仅有的好奇心,慢慢的想知道她更多,等他意识到这种感觉是什么的时候,已经陷的太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