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退无可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窗外皎洁的明月将银白的月光洒向地面,慕青冉看着窗外的方向,突然意识到原来已经这么晚了。

她的目光转向桌上,伸出玉手拿起桌上的剪刀轻轻拨动烛芯,原本有些忽明忽暗的蜡烛,渐渐变得更亮,照的一室都暖融融的感觉。

冥夜看着烛光下的慕青冉,忽然有种天长地久的错觉,他微敛心神,明白慕青冉这是下了逐客令,于是便站起身道,“时辰不早了,告辞!”

“冥夜!”

冥夜闻声转身看向慕青冉,眼中颇为诧异,这还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虽然平日就知道她声音悦耳,但是此时听到她唤他的名字,只觉得更加清灵动人,一时间竟是有些失神。

“何事?”

“这个……我想还是应该物归原主。”说着,慕青冉便伸手从脖子上取下一直带着的墨月玉佩,递到了他的面前。

见状,冥夜却并没有伸手接过玉佩,他送出去的东西她竟然不要……她可知这玉佩在江湖中的地位?!

慕青冉淡定的任他看着,也没有收回手,两人就这般僵持着。

最终,还是冥夜败下阵来,拿过玉佩转身便从窗子飞了出去。

慕青冉有些愣愣的看着眼前大敞的窗子,眼中有片刻的错愕之色。

那人……怎地好像是生气了?!

……

接下来的日子,慕青冉过得颇有些忙碌,因着快要到她的及笄礼了,紫鸢和流鸢比她这个正主还要积极,每日都是拉着她看这个、选那个,今日好不容易得闲,不想慕振德竟来了玉簪苑。

自从那日他假借刺客之名前来此处,到如今已是多日未见,想来今日过来也是有什么要紧之事。

“父亲!”

“青冉如今也快及笄了,为父今日过来,便是与你说此事。”

慕振德很看重这次慕青冉的及笄礼,借由这次她的及笄,可以窥探到很多人的态度,这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青冉但凭父亲做主!”

“为父的意思是,及笄之礼不比寻常,还是要在尚书府办才是。”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慕青冉的神色。

“青冉是尚书府的小姐,自然应当如此。”慕青冉微微笑道,眼中似乎还颇有些诧异的看向慕振德。

“只是,岳父大人那边……”说着,慕振德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慕青冉闻弦歌而知雅意,颇为善解人意的说道,“外祖父那边,青冉会去解释的,他老人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父亲大可放心。”

“如此最好。”

慕振德又坐着和慕青冉说了一会儿话,便起身离开了。

待他走后,紫鸢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小姐,您为何如此配合尚书大人?”

“对于外祖父来讲,这是我的及笄礼,可是对于父亲来讲,这只是一个结党营私的名目,他一定会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大张旗鼓的来为我办这场及笄礼。”

慕青冉看着慕振德离开的方向,目光变得有些深沉,“如今战事未平,父亲如此高调的行事可不像他以往的作风,万一被陛下惦记上了,可不是好玩的……所以,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既然他想去做,我又何苦让外祖父来趟这趟浑水,顺水推舟罢了。”

“小姐,您真聪明!”紫鸢总觉得,小姐想的那些事情,就算再借给她十个脑子,她也是望尘莫及的。

“就你嘴甜!”慕青冉闻言,笑着用手点了点紫鸢的额头。

眼下这个形势,你不算计别人,就要被别人算计。

她有想要保护的人,所以,她不能坐以待毙,只能走一步想十步,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谁知慕青冉的及笄礼还没达到,边关却是传来了加急奏报。

临水国连失三城,边境不保!

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朝野皆惊!

虽然知道丰延国军力强大,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临水竟会如此溃不成军。

慕青冉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让流鸢通知楚鸾,让她尽早离开,越快越好!

这一场战役之后,临水国再无决胜的可能,再继续打下去,只会将整个临水国都成为宣德皇朝无能的陪葬品。

所以,很快……宣德帝就会投降了!

慕青冉知道,她想做的事情也要提上日程了,冥夜给她提供了这么好的资源,若是不能好好利用一番,倒是糟蹋了他一番好意。

她想……等尘埃落定之后,就和外祖父一起归隐山林吧!

闲来无事的时候她偶尔会想,也许去烟淼住的烟霞山就很不错。

只不过,任谁也没有想到,一切会发生的那么突然,虽然事后慕青冉有时间、有机会去扭转局势,可最终她却什么都没有做!

……

清和王府

楚凌一个人在书房中静坐,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显得比女子还要妩媚妖娆,素来妖媚含笑的眼中此刻阴郁沉沉。

自从上次传回五皇子楚轩战死的消息之后,他就知道,很快就要到这一天了。

果不其然!

他将手抵在额头上,手指轻轻按压额角,眉间似是有着无限的愁思。

眼下这情况真是棘手的很,临水国败势已定,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临水难挽颓势,对丰延俯首称臣是迟早的事情。

从战事一起,他就时常在想,这样的将亡之国,就算登上了皇位又如何,不过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这样看来,倒不如像楚轩那样,也算死得其所,倒是了无牵挂。

生前籍籍无名,最是平庸的一个皇子,连父皇都不曾多看他一眼,倒是在死后风光了一把,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楚然来到清和王府的时候,下人告知她,四皇子在书房中,吩咐不让任何人前去打扰。

楚然听完,心下微思,秀丽的眉皱了起来,他也是今日得到消息,才急忙赶来四哥这,想看看他接下来有何应对之策。

不曾想……四哥竟是也有些慌了!

“滚!”楚凌听到开门声,本就有些心浮气躁,此刻更像是找到了宣泄口,拿起桌上的茶盏便摔向了门边。

“四哥怎么如此大的火气?”

楚凌闻声看过去,发现是楚然,脸色方才稍霁,“原来是七弟……”

“我听闻战事加急,便过府来与你商量。”

“商量?还有什么可商量的?”

今日一早得到消息,便有幕僚纷纷前来,均被他吩咐下人挡了回去。

事到如今,再争那个位置还有何意义?!

楚然看着斗志全无的楚凌,眉头越皱越深,觉得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四哥,你不会是打算放弃了吧?”楚然的声音含了一丝冷意,眸光微寒的望着楚凌。

他们筹谋多年,如今虽说形势不好,但至少是一个机会,只要登上皇位,到时重整旗鼓再战河山也不无可能,怎能走到这一步轻言放弃!

闻言,楚凌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他心中如何不知,走到这一步,即便他想退步抽身,旁人又怎会容他?

先不论他与楚沛已经斗得水火不容,就是这些追随他的人,他也无颜以对,如今……已毫无退路。

“四哥,如今局势如何,不必我说你也明白,眼下你做任何决定都不只关乎你自己,而是事关所有人。”

楚然知道自己是一个最不起眼的皇子,他不像三皇兄那般拥有高贵的出身,也不像四哥这样深得父皇宠爱。

再加上他年纪尚幼,还未封王,如果不是一直以来跟着四哥,只怕父皇都不记得他的存在了,到最后,也不过落得个和五皇兄一样的下场。

见楚凌还是不说话,楚然不禁急道,“四哥!”

“我自有分寸,你不必多言。”楚凌坐直身体,目光直直的看向这个弟弟。

到底还是太过年轻,很多事情太过冒进,如今这局势纷杂,他还是这样铤而走险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看楚凌这样认真的眼神,楚然便也不再多言,怕再说下去,只会徒惹他动怒,也只好闭口不提。

“还有一事,慕尚书的女儿慕青冉,四哥可还记得?”

“自然记得!”前些日子便听闻她回了临安城,只是并未见到,倒是听说楚沛特意去了尚书府拜访,诚意十足。

想起慕青冉,楚凌的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他只见过她几次,印象却很是深刻,当年的小女孩如今也出落成大姑娘了,怪不得楚沛如此积极。

“我近日在宫中听说,慕尚书特意求了父皇恩典,请皇姑母去主持她的及笄礼。”

若是寻常女子及笄,楚然才没那闲工夫去探听这些事情,只不过,这个慕青冉身份有些特殊,她身后是尚书府和太傅府,若是四哥能娶她为妃,倒是美事一桩。

“哦?”不过一个女子的及笄之礼,何以慕振德会如此在意,还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跑去父皇跟前请旨!

别和他说什么爱屋及乌,因是亡妻的女儿,所以爱护有加。

先不说慕振德是不是真的为了慕青冉好,单就是柳姨娘的事情,就足以证明他娶先夫人是有所图谋,而非情深意重。

慕振德这个老狐狸从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所以这次,他肯定是抱着何种目的的。

“四哥你看……我们可要有所表示?”

“派人去盯着楚沛那边,若是他有动作,我们再跟风效仿就是。”慕振德如此大的动作,若是他一点表示都没有才会让人觉得奇怪,眼下……就只看楚沛那边是何反应了。

“我这就吩咐下去!”

楚然离开清和王府的时候,走到大门口的牌匾处时不禁驻足观望了许久。

他知道四哥萌生了退意,所以他才会对他说出那些话。

他不像四哥,自小受尽恩宠,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不容易没有人知道,所以他怎么可能放弃,就算四哥不想再争,他也会推着他向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