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及笄之礼/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另一边的尚书府中,慕青冉看着流鸢从沈府带回来的消息,不禁淡淡一笑。

因为娘亲早逝,柳姨娘身份卑贱,她的及笄礼必须有一个家中地位尊贵的女性长辈才行,可偏偏父亲出身寒门,祖父祖母早已过世,因此这人选倒是一时难以抉择。

只是她没想到父亲竟会请长公主来主持她的及笄礼,更没想到的是……长公主竟然会答应!

想来这其中也有看在外祖父的面子上,长公主才纡尊降贵应下此事。

毕竟她只是一个官宦之家的小姐,与皇室毫无关系,怎么说也不会劳动一国公主来参加她的及笄礼。

前几日父亲也给她看了宾客的名单,全部都是当朝大员的家眷,看来这次,不想被人知晓也不行了。

她常年不在临安城中,这官家小姐之间的交际往来,平日品茶赏花她也并未参与,是以认识的人并不多。

虽说听说她的人不在少数,毕竟尚书府和沈府这些年的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但真正说起来见过她的人却是屈指可数。

“小姐,您的及笄礼还缺一位赞者,按礼来讲,应是您的闺中好友,只是……”紫鸢颇有些为难地开口,小姐这些年在外倒是结交了一些好友,只是若论在这临安城中,怕也只有清鸾公主了。

“让父亲安排吧……左右我在这城中也没有相熟之人。”慕青冉看着手中的书卷,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怎么行!这可是您的成年礼,马虎不得!不如……就让清鸾公主前来不行吗?”

“不可!我与鸾儿相识,外人并不知晓,若是她来当我的赞者,未免节外生枝。”

而且,楚鸾不仅不能来当她的赞者,甚至来参加她的及笄礼也不行!

过些时日,鸾儿便会离宫远走,若是届时被人将她们两人联系到一处就麻烦了!

“小姐……”听闻慕青冉的话,紫鸢却是不禁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她的心中不免有些心疼小姐,她本该是这尚书府备受爹娘宠爱的大小姐,可如今……她连自己的及笄礼都有诸多不便,紫鸢很为她感到心疼,偏偏小姐自己又好像从不将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看着紫鸢望向自己的眼神,慕青冉瞬间就明白她在想什么了,这个丫头怎么如此爱操心!

“我让父亲帮我挑选几个适合的人选,我自己再看看选一个不那么讨厌的,这样可好?”慕青冉颇有些无奈的笑看着紫鸢,如是这样她还不满意,那她真的就没有办法了。

“好!就这么办!”

看着终是露出笑容的紫鸢,慕青冉状似无奈的笑了,心里却是划过一阵暖流。

这么多年,除了外祖父,她身边只有紫鸢和流鸢两个人一直关心照顾她,她真的觉得很贴心。

……

及笄礼的前一天,慕青冉回了一趟沈府,见到沈太傅精神尚好,她才放下心来。

“在那府上怎么样?”沈太傅的眼睛从慕青冉进到屋中开始,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身影,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深怕她在尚书府受到什么委屈。

“外祖父放心,一切都好。”瞧着沈太傅打量的目光,慕青冉淡笑着说道。

“明日及笄礼过后,咱们青冉便是大姑娘了,可以嫁人了。”沈太傅说着,眼角竟是不觉有些湿润。

“青冉还不想嫁人,陪着外祖父不好吗?”

“我这把老骨头,已经是一条腿迈进棺材的人了,哪里能让你一直守着我,倒是希望能在走之前,看着你嫁个如意郎君,如此……我也放心了。”沈太傅心里明白,慕青冉刚刚的话不是说笑的,她是真的打算一直陪着自己。

这孩子过的已经太苦了,他虽然宠爱她,但到底是个男子,很多事情不够细心,这么多年青冉慢慢长大,倒是反过来要照顾他这个老头子,这让他如何忍心!

如论如何,自己也不能成为拖累她的负累!

“外祖父怎么说这样的话,您若是不在,万一青冉嫁过去被人欺负怎么办,所以……您要长命百岁的活着。”

“好、好、好……长命百岁的活着。”沈太傅听完慕青冉撒娇玩笑似的话,不觉微微一笑。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

到了慕青冉及笄的这一日,刚到卯时,慕青冉便在紫鸢和流鸢的服侍下起身。

看着外面才刚朦朦亮的天色,紫鸢不免有些担心慕青冉,这一天忙忙碌碌折腾下来,也不知道小姐的身体能不能受的住。

开礼的前三日,尚书府便闭门谢客了,按礼前一日应该宿宾,但慕振德孑身一人并未有什么宗室宗亲,其他官僚家眷均是临安人士,是以倒也省了这一处的安排。

此刻尚书府前院的正厅里,慕振德与沈太傅端坐于上首,池安长公主位于客座首位。

按礼来讲,主人之位应当是慕振德与尚书府的正夫人,只是沈沁如故去多年,尚书府又一直未曾再有当家主母,这主位自然只有他一人。

虽说女子及笄,除父亲之外的男子一般不会参加,但沈太傅既是慕青冉的外祖父,又是一手将其抚养长大,这感情自然不是一般得深厚,此刻他前来观礼倒也无可厚非。

宾客陆陆续续的到来,柳姨娘一直笑意盈盈的忙着周旋迎待。

她如今气色较之前些日子好了许多,一则她身体底子本来就不弱,二则慕青冉并不是真的打算害的她性命,是以药量控制的很少。

再加上发现的时日尚早,因此并未给她的身体造成太大的损伤。

柳姨娘的目光扫到安坐在上首的慕振德,略微有些不自然的转回目光。

自从上次与慕振德不欢而散之后,竟是一直未见,不过他人虽未见,补品却是一日日的吩咐下人送来,不曾间断。

不明内情的下人都纷纷议论,尚书大人虽说对先夫人情有独钟,但是既娶了柳姨娘,对她也是爱护有加的。

而柳姨娘每每听到这样的话,再看着那成堆的补品都不免在想,慕振德是不是打算用同样的方法来对付她,她最后会落得和沈沁如一样的下场?!

今日慕青冉的及笄礼,她本可以称病不来的,只是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过来。

尽管来此的代价,是要忍受那些官家夫人和小姐们对她的不屑一顾!

她不知慕青冉对沈沁如的死究竟知道多少,所以……她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在走投无路之前,为自己的孩子开辟一条生路。

倘或只有她一人,或许她还会想要搏一搏!

可眼下,珩儿年幼无知,蓝儿性子莽撞,欢儿虽有些心机,但到底还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孩子,这也是为什么她几次三番叮嘱她们不要与慕青冉起冲突的原因。

若果真有一日她出了什么事情,这三个孩子无人照顾,还希望慕青冉能念在与她们同系一父的情分上,多加照拂。

虽然她与慕青冉之间的恩怨是无论如何都解不开了,但这些日子,柳姨娘也看出来了,慕青冉虽有心对付自己,却恩怨分明,不会将事情牵扯到珩儿身上,如此一来,她也算安心。

越是这样想,柳姨娘脸上的笑容越是灿烂,招待客人越是热情周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