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恭贺之礼/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太傅参加完正礼便先行离开了,而池安长公主身份高贵,自然不是柳姨娘这样的身份能够接待的,是以正礼一过,便也随后离开了。

剩下的一些官家夫人小姐,则是留了下来,心思各异。自从战事一起,临安城中几乎未办过任何宴会,这次慕青冉的及笄礼还是近些日子第一次宴会,大家自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打探消息的机会。

慕青蓝从一开始便在前院忙着招呼各家小姐,看着各份贺礼从大门络绎不绝的抬进来,慕青蓝的眼睛都要红了。不过这还不是最让她难以接受的,她最受不了的,是三皇子和四皇子都纷纷派人送来了贺礼。

慕青冉不过是一个管家女子,为何几位皇子都待她如此不同,难道就因为她是尚书府的嫡女就该如此吗?

她不服,明明……其实她才应该是这尚书府的大小姐!柳姨娘和慕青欢分别在一旁忙着,没有注意到慕青蓝怨毒的眼光,也因此错过了扭转她心意的机会。

慕青冉参加完正礼回到玉簪苑后,按礼应该是再出去见客的,只不过她从早一直折腾到现在,身子也的确有些吃不消,紫鸢看着她微微有些苍白的脸颊,说什么也不容许她再去。慕振德见此,也劝说制止,只道身子要紧,前院有柳姨娘她们在,想来大家知道她的情况,不会怪罪的。

连慕振德都如此说,慕青冉便也不再坚持,事实上,本来她就是顺水推舟不打算出去的,对外称身子不适最好不过,刚刚才出了风头,现在韬光养晦一下也好,至少她这具破败的身子,别人也会放心些。

不过想到刚刚紫鸢说的贺礼之事,慕青冉嘴角的笑容慢慢淡了下去……晚些时候,宾客散尽,柳姨娘倚在床榻上,春梅轻轻的给她揉着肩。慕青蓝和慕青欢进来的时候,便看到柳姨娘一脸的疲惫之色。

“姨娘今日恐是劳累到了,我和二姐姐过来瞧瞧您。”慕青欢走到柳姨娘身边,仔细打量她的神色,只见她眼底微微有些倦色。

“无事,左右你大姐姐的及笄礼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就是你们的了。”柳姨娘看着眼前如花似玉的两个女儿,眼中是能滴出水来的温柔。

“姨娘说的是,想来这次大姐姐也会感念姨娘如此费心的。”慕青欢其实很是不解,明明上次大姐姐已经承认是她命人给姨娘下毒的,为何姨娘还要如此讨好她?

当初她在玉笙居听到慕青冉的那一番言论,真是震惊的说不出话,偏偏事情又牵扯到父亲身上,真真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她心里其实有些怨恨慕青冉的,她知道她心里对柳姨娘有芥蒂,对她们也都算不上亲近,但无论如何她都没想到她居然会大胆到给姨娘下毒,还能在父亲面前面色坦然的承认。

慕青欢心里隐隐有些猜想,恐怕事情与当年穆青冉的娘亲有关,并且,父亲对姨娘也不像二姐姐对自己说的那样,情根深种。

“哎,但愿吧。”柳姨娘不知想到什么,微微叹气道,“对了,让你们准备的贺礼可有送出去?”

“嗯,连珩弟的一起,今日开礼之前便都送到大姐姐手上了。”

“她可喜欢?”柳姨娘几乎是近乎急切的问道,让一旁的慕青蓝微微皱眉。

“我瞧着似是喜欢的,大姐姐素来待珩弟就好,想来珩弟如此有心,大姐姐也是欣慰的。”慕青欢虽然埋怨慕青冉毒害柳姨娘,但她隐约明白这并不是她真正的目的,否则也不会用量如此少,给她们反应的机会。

况且,姨娘事后便向她们嘱咐过,这事情便如此翻篇了,不可再议,也不能对穆青冉冷眼相对,还要比以前更加亲近些才好。她虽然不解,却深知姨娘不会坑害她们,所以她都会遵照她的嘱托去做。

“嗯,那就好。”

慕青欢用余光瞥到静坐在一旁的慕青蓝,不禁微微叹气,二姐姐的性子也实在应该改改了。她没有告诉柳姨娘二姐姐并没有遵照她说的将已经准备好的贺礼赠与大姐姐,事情已过,多说无益,不过图惹姨娘忧思罢了。

柳姨娘刚刚一直在忙着和慕青欢说事情,倒是没顾及到慕青蓝的异状。现下缓过神来,柳姨娘不禁奇怪,蓝儿今日怎地如此沉默寡言,完全不似以往的样子。

“蓝儿,你今日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情?”柳姨娘试探的问道,总觉得慕青蓝今日太过沉默,让她隐隐有些担心。

“我……没什么。”慕青蓝闻言看了看柳姨娘,又看了看身旁的慕青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二姐姐,有什么事情你不妨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

“我,我今日看到了大姐姐收到的贺礼,甚至连宫里的几位皇子都派来了人,姨娘,为什么她如此众星捧月,而我却只能甘为庶女,事事看她的脸色?”慕青蓝越说越激动,压抑了一天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宣泄。

柳姨娘看着神色癫狂的慕青蓝,眉头越皱越深,怎么事到如今,蓝儿还是如此不知长进。春梅见此,带着屋中的小丫鬟纷纷退了出去,守着门边,不让旁人接近。

“蓝儿!”

“姨娘如今为何如此惧怕于她,明明你才应该是这府中的女主人,而我才是这尚书府的大小姐,珩弟也不必到如今还被人称为庶子!”事情一旦有了开始,接下来的话便都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

“二姐姐……”慕青欢目光震惊的看向慕青蓝,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二姐姐在说什么啊!

“蓝儿!你闭嘴!”柳姨娘厉声喝道,想阻止慕青蓝继续说下去,这个孩子怎么这样不让她省心,她知不知道这些话会害死她自己的!

“不!我偏要说!”慕青蓝的眼中有些狂乱,她已经无所顾忌了,她就是要把事情问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姨娘忍气吞声,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她原本以为,只要先夫人去世,姨娘便会成为这尚书府的主母,可谁知这一等就是十二年,而十二年等来的居然是继续忍气吞声,这让她如何受的了。“你就只会让我们忍,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你忍了十二年,结果呢?忍来的是慕青冉的毒药!”

柳姨娘被慕青蓝的话吓得脸色发白,慕青欢则是完全在状况之外,她阻止不了二姐姐,便走到柳姨娘身边搀扶着她摇摇欲坠的身体,轻抚着她的背为她顺气。

柳姨娘面露哀戚的看着慕青蓝,眼底是满满的心寒,如果不是为了她们姐弟三人,她又何必如此。

玉笙居这边被慕青蓝闹得鸡飞狗跳,玉簪苑这边却是安静平和,其乐融融。慕青冉听着紫鸢整理的宾客的礼单,漫不经心的应着,忽然听到楚沛和楚凌的名字,慕青冉吩咐紫鸢道,“将他们的贺礼拿过来我瞧瞧。”

紫鸢也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两位皇子送了什么“稀奇珍品”。

“蓝白琉璃珠镶双扣镯!”慕青冉打开锦盒,烛光之下,手镯蓝白相间,交相辉映,好不华丽耀眼。

“翡翠暖珠玉团扇。”紫鸢看着另一个盒中所装之物,微微惊呼,果然不愧是皇子,出手就是不一样。“小姐,这些礼品都好贵重。”

“先收着,将来总会用到的。”找个机会,让流鸢将这些东西拿出去当了,换成银票带在身上比较方便实用。

说话间,紫鸢突然看到窗边贵妃榻的小桌上也放着一个锦盒,便走过去拿了过来,自言自语道,“这个是谁送的?”

慕青冉闻声望过去,看着那精致华丽的锦盒,也有些茫然,她倒是不记得看过这份贺礼。从紫鸢手中接过,打开礼盒的瞬间,慕青冉便微微一愣,紫鸢和流鸢一起凑过去定睛一看,那里面分明是当日她还给冥夜的“墨玉月珏”。

锦盒的底部,还写着一句诗,苍劲有力的字迹,“众里嫣然通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

------题外话------

众里嫣然通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王国维《人间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