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结发之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略有些诧异的看着手中的玉佩,神色莫名。

这人……竟如此执着,当日将玉佩交还与他,本是想做个了断,不想他竟这般行事,倒是让她倍感意外。

看着锦盒底部嵌着的字条上写的诗句,慕青冉不禁淡淡的笑开,这字迹倒像是冥夜的为人,只不过这内容嘛……却是与他有些不符。

紫鸢看着慕青冉淡淡的笑开,却是有些不解。

这玉佩……小姐不是一直戴在身上吗?!

怎么又会突然变成了贺礼出现在房中?

这般一想,紫鸢不禁开口问道,“小姐,这玉佩不是……”

“算了!左右还不回去……收着吧!”慕青冉将玉佩再次戴在了脖子上,轻轻的放在了衣服里面。

流鸢见此,倒是没有说什么,这东西在江湖中大有地位,小姐留着本也没什么不好,只要小心别被这府中之人知道就好了。

“小姐,这是太傅大人给您准备的及笄礼。”紫鸢捧着一个紫檀木雕的妆盒,打开之后,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一只玉簪,雕的是一支玉簪花。

这是……

“这是娘亲的遗物。”慕青冉伸手拿过那根玉簪,放在手中细细打量,“犹带九天仙子气,清香冉冉透窗纱。六片尖尖抱雪魂,秋风有待月移痕。”

“小姐……”见状,紫鸢不免有些担心,唯恐小姐睹物思人,伤了精神,“天色不早了,您也早些休息吧!”

“无事,你不用担心。”将簪子放回盒中,慕青冉不禁微微闭起了双眼。

今儿白日见到了鸾儿,她扮成丫鬟混在她身边,一直陪着她加笄完毕,后来到正厅接受池安长公主训诫,慕青冉怕她被人认出,便将她留在了东房,想来她自己会找机会离开的。

不过,到了晚上宾客散尽,鸾儿定是要再回来的。

果不其然!

等了不到一会儿,流鸢便感到窗外似有异动。

不过不成想来的人不是清鸾公主,而是一名黑衣人!

流鸢打开窗子,目光紧紧盯着窗外之人,随时准备着出手。

“这是我家主人命我交给慕小姐的!”说完,他从袖口间拿出一本册子递给了流鸢。

闻言,流鸢有些迟疑的接过,目光还是没有从他身上移开。

见东西已经送到,那黑衣人转身便不见了踪影。

待到慕青冉从流鸢的手中接过那本册子之后,她想她已经猜到这黑衣人是谁派来的。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既然已经送了玉佩,何不一起将名册送过来,为何要这样折腾一番?

这边慕青冉在等着楚鸾过来,却不想楚鸾此刻竟是正趴在玉笙居的房顶上在偷窥。

她本来是打算直接去找慕青冉的,谁知在院中听到两个小丫头窃窃私语,说什么二小姐心有不甘,时常念叨着三皇子之类的,楚鸾一听便来了兴致,当即折去玉笙居准备探听一番。

于是,便有了此刻的景象!

“慕青冉今日及笄,池安长公主亲自过来为她正宾,不过就是因为她是尚书府的嫡长女,可那些本该是我的!”

慕青蓝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完全不去理会柳姨娘的反应和神色,只一味说着自己憋闷了许久的话。

十几年前的事情,当时欢儿和珩儿还未出事,是以根本就不知道。

但是她知道!

明明姨娘才是爹爹的发妻,明明她才是爹爹的第一个孩子!

可为何等她和娘亲不远万里,跋山涉水的赶到临安城来寻他的时候,他已经成了当朝太傅的乘龙快婿,过着娇妻爱子的幸福生活!

虽然后来她也成为了尚书府的小姐,但却是发妻变成了姨娘,嫡女变成了庶女,这些都是因为慕青冉和她的娘亲!

“姨娘该不是忘了,你才是爹爹的发妻,是他抛妻弃子对不起我们,如今沈沁如已经死了,还要我们忍到什么时候?”一番话说下来,慕青蓝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

柳姨娘已经是完全说不出话来,她想制止慕青蓝不要再说下去,这些事情已经过去,再说出来只会为她们招来杀身之祸!

“姨娘,二姐姐说的……可是真的?”慕青欢不敢置信的看向柳姨娘,眸中满是震惊之色。

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原来……这也是十几年前的秘密之一吗?

柳姨娘双目无神的看向自己的两个女儿,好像一瞬间就苍老了许多。

那些随着时光慢慢消散的往事,她都已经很久没再忆起,久到她甚至已经忘了慕振德是一个怎样的人,直到前些日子慕青冉的所作所为才让她幡然醒悟!

“蓝儿,欢儿,知道这些事情对你们没有好处的!”她不怕死,只是她怕会连累到这些孩子,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慕振德的为人。

这些年她能安然的在尚书府享受这样的生活,外人都道她是有福之人,虽说不能成为当家主母,但也算是这府中唯一的“女主人”。

可只有柳姨娘自己才知道,这些年她过得有多么如履薄冰!

“姨娘不说,我来说!”慕青蓝眼神执拗的看着慕青欢,将她知道的内情娓娓道来。

原来,当年柳姨娘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村少女,偶然间救了身负重伤的慕振德,两人在养伤期间暗生情愫,很自然的就走到了一起。

慕振德在凤阳山,一待就是两年,后来有一日他突然说要考取功名,柳姨娘虽有心阻拦,却也知道拦他不住,便只能任由他离开,而那时……她就已经怀有身孕!

从一开始柳姨娘就知道慕振德不是一个普通人,寻常之人怎会受如此重的伤!

只不过,她聪明的什么都没有问而已。

后来,她独自一人生下孩子,又将孩子带大,可慕振德却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

百般权衡之下,她决定去临安城中寻夫,却不想险些被抢匪杀害,幸好得遇贵人相助,这才侥幸逃过一劫,还被人安全的送到了慕府。

只是那时候,慕振德已经娶了临安城中众人皆知的才女——沈沁如!

据闻两人鹣鲽情深,举案齐眉,是临安城中人人称道的才子佳人。

柳姨娘初到尚书府,那时恰逢沈府出事,沈沁如不在府中,慕振德便将她安排在府中住下,但是慕青蓝却被接到了府外的一处庄子上。

当时慕振德对外声称,当年柳姨娘对他有救命之恩,他曾经承诺他日若是飞黄腾达必有重谢。

如今她千里迢迢寻到了自己收留她,他不能忘恩负义,是以只能勉为其难的收她做小,但却又承诺过沈沁如,只是有名无实,不会越雷池半步。

只是后来……慕振德还是食言了!

但事后他却声称是柳姨娘趁他酒醉勾引了他,后来她便自然而然的“有孕”,只待生产。

而她身边所有的下人都是慕振德派过来伺候的,没有人会向沈沁如透露一丝一毫她假孕的消息。

在那之后,不知道慕振德从哪里弄来的孩子,养到三四岁的时候,方才将一直养在庄子上的慕青蓝换了回来。

慕青蓝年纪尚小便被迫离开柳姨娘,再加无人细心照看,身子很是孱弱,倒是看不出与那孩子年龄有所相差。

那年沈府连连出事,沈沁如无暇顾及府中之事,是以对于柳姨娘和她的孩子她虽心有芥蒂,但从未找过她们麻烦或是与她们为难。

再后来……随着沈府的败落,那个温婉恬静的女子最终便也去了!

每每想起慕振德策划的这一切,柳姨娘便觉得背脊发凉。

他把一切都算计了进去,如何在不影响他形象的情况下迎她进府,如何不让别人怀疑,如何让蓝儿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尚书府中……这些他都一步步的谋划部署,所有人都是他手中的棋子。

楚鸾趴在屋顶上,震惊的听着这一切,双眼瞪得像铜铃一样。

这些事情,她从来没有听青冉说起过,还是说,连青冉也不知道这些事情?!

……

而另一边,玉簪苑的屋顶上也站着两名黑衣人!

“为何站在窗外,若是被人发现了,届时慕小姐声誉有损,当心主子杀了你!”其中一名黑衣人对着刚刚去给慕青冉送名册的黑衣人说道。

“主子不让我进到慕小姐的闺房,否则他就杀了我!”黑衣人说话的时候,语气中满满都是恐惧,倒是令人不难想象,他们口中的主子究竟是何等的可怕!

黑衣人:“……”

主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任性了!

------题外话------

求花花、求钻石、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