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甘为侧妃/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鸾来到玉簪苑的时候,犹处在震惊当中久久不能回神。

今日听到的消息简直是太震撼了!

虽然以前就能从青冉对慕尚书的态度上看出一些端倪,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尚书府里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秘辛!

慕青冉与楚鸾相识多年,自然知道她平日是什么样子,今晚明显是心里有什么事情,她也不说破,淡笑着和她聊着今日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楚鸾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对慕青冉说道,“青冉,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看她神色颇为严肃,慕青冉倒是有些好奇了,能让素日大大咧咧的楚鸾露出这种表情,看来还真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其实,我不是从宫里面过来的。”略顿了顿,楚鸾咬咬牙继续说下去,“我是从玉笙居过来的!”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

玉笙居?!

“你去哪做什么?”

“我听到几个小丫鬟在议论慕青蓝什么事情,一时好奇就过去听听,不成想……却让我听到了一个秘密。”楚鸾双目炯炯发亮的望着慕青冉,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听到了什么?”

慕青冉听说她去了玉笙居,多少也猜到她是听见或是看见了什么,就是不知道具体的内容是什么,竟会让她这样严肃。

楚鸾细观慕青冉的神色,发现她还是平平淡淡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情绪起伏,这才稍稍放心。

她虽然不是很清楚青冉和慕尚书之间具体的事情,但是从她的种种言行,楚鸾多少能猜到一些。

事关青冉的娘亲,楚鸾恐她会忧思过重,累了身体。

“你们府上的柳姨娘,她竟然是……慕尚书的发妻!早在迎娶你娘亲之前他便已经娶了柳姨娘,还有了慕青蓝!”

楚鸾愤愤不平的说着在玉笙居听到的事情,一双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似的。

慕振德这个伪君子骗了那么多人,只是苦了青冉的娘亲,那样风华绝代的佳人,真是可惜了……

楚鸾气愤的说完事情原委,却见慕青冉依旧是神色淡淡,仿佛并不生气也不惊讶的样子。

不仅她如此,就连紫鸢和流鸢也是一副毫不震惊的模样,像是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似的。

“你不会早就知道了吧?!”楚鸾越想越是觉得有这个可能,青冉那样聪明的人,想来早就将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是!我以前就知道了!”慕青冉眼中温温淡淡,无悲无喜,声音也不见一丝情绪,好像说的是什么稀疏平常的事情一样。

“以前?!”闻言,楚鸾却不禁在想,以前就知道……是多久以前?!

那时她还那么小,竟然就已经承受了那么多!

“很久了……久到我自己都忘记了。”

慕青冉的眼光慢慢变得深远,眸中渐渐染上了回忆之色。

那是那么久远的事情,久到她根本不愿去想起。

她永远都记得那一年,那是天崩地裂,兵荒马乱的一年!

外祖父家中突逢变故,舅舅一家死于战场、外祖母卧病在床,不久之后也撒手人寰、娘亲不堪连连打击,每日郁郁寡欢,身子也渐渐显出毛病。

而恰巧这时,府中又发生了柳姨娘的事情,娘亲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慕青冉知道她心里是极苦的。

以前娘亲最愿意做的事,就是带着她坐在窗前,看着院中整片整片的玉簪花,声音温柔的给她念书,那时娘亲的眼神很明亮,像是夜晚的月光一样。

可是渐渐的,她发现娘亲越来越少露出那种名为幸福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死寂!

慕青冉记得她当时问过娘亲为何最近总是闷闷不乐,娘亲当时看着她笑笑,并未作答,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她当时年幼,尚不能理解娘亲当时的万般心态,如今……她却是全然明白了。

娘亲那般蕙质兰心的人,未必就没有发现父亲的种种异常举动,沈府突然逢此巨变,娘亲也定然有所察觉,所以才会横遭毒手。

“青冉……”楚鸾眼中水光点点,她很是不忍的唤着慕青冉,觉得这样的她很让人心疼。

她平日总是温温淡淡的挂着浅笑,好像任何事情她都并不在乎,什么事情都入不了她的心。

但是楚鸾知道,那是她对外人的样子,对在乎的人,青冉从来都是真心实意的为别人着想,为别人劳心劳力。

就像对慕夫人、对沈太傅、对紫鸢和流鸢,还有……对她!

“你放心吧……这些事情我都已经知晓,到了适当的时机,会让它大白于天下的。”

慕青冉被楚鸾从回忆中唤回,眼前是楚鸾担忧的面容,她淡笑着安抚她说道,“眼下临水兵败,你近日就准备动身离开吧!”

“我今日过来,也是为了与你说此事的,我后日就准备离开了。”楚鸾目光坚定的望着慕青冉,从她决定逃离皇宫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天的到来。

虽然结果并不一定就是和亲求和、虽然和亲人选并不一定是她、虽然她身为一国公主本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但是她宁愿选择别的方式,而不是这样的委曲求全。

那绝不是她楚鸾的作风!

听闻楚鸾的话,慕青冉的心中却是不觉一紧!

她没想到分离来的这样突然,虽然以前她和鸾儿也是聚少离多,但至少她们知道彼此具体的音信,有机会见面,而如今……只怕是一别永年了。

“还是要去参军?”

“是!”这是她身为临水的公主,唯一能为百姓做的事情。

“可临水已败,再战无益。”

“就算临水降于丰延,但北朐尚在,边境将士仍是要保家卫国。”

或许是因为真的对整个皇室无甚好感,楚鸾除了忧心那些百姓以外,临水国投不投降丰延,她根本不在乎。

“后日……我恐怕不能去送你了。”慕青冉看着楚鸾,心中很是不舍,她自小因病性子浅淡,很少与人相交,鸾儿算是她第一个朋友,她很不舍她。

“青冉,我这是出逃!自然不能让你相送,若是被人看见了,岂非为你招来祸事!”

何况为了掩人耳目,她后日夜间起身,彼时夜深人静,她快马加鞭,等宫里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恐怕也是寻她不见。

“你万事小心。”

“他日你若大事已了,归隐山田,我们自会相见。”说完,楚鸾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这是她防身之物,如今算是送给青冉的及笄贺礼。

她是宫中最为寒酸的一位公主,这是她唯一能送出手的礼物,也是她最重要的东西,赠予青冉,权作留念。

慕青冉自然知道这把匕首对楚鸾的意义,本想推脱不要,但转念一想,还是收下了。

见此,楚鸾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转身看向一旁的流鸢说道,“小师傅,咱们就此别过,你可要保护好青冉啊!”

流鸢与楚鸾也算是有半师之缘,如今听她如此嘱托,流鸢不禁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她一定会好好保护小姐的!

楚鸾看着流鸢认真的样子不禁笑了,转头又朝着紫鸢说道,“青冉有你们照顾,我也算是放心,时时叮嘱她服药,养好身子。”

“是,公主请放心。”紫鸢看着像长辈一样叮嘱她们的清鸾公主,微微有些红了眼眶。

她与小姐交好,与她们也算相熟,如今即将分离,紫鸢心里也是难受的紧。

楚鸾看着快要哭出来的紫鸢,匆匆别过眼去,转身便走了出去,却是不敢再看向慕青冉。

而慕青冉看着楚鸾略显慌张的背影,两行清泪缓缓流下……鸾儿,你可知今夕一别,他日何年再见!

……

玉笙居

慕青蓝说完事情原委之后,慕青欢和柳姨娘都久久的陷入了深思。

慕青欢是震惊于当年的事情真相,而柳姨娘则是感叹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姨娘,这些事情果真如二姐姐所言吗?!”慕青欢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这是怎样的秘密?!

怪不得二姐姐每每看见大姐姐都是那般愤愤不平,原来……真相竟然是这般令人感到震惊!

“……是。”柳姨娘心知事情到了这一步不承认也没有办法,只能如实回答。

“只不过,你们绝对不可以在老爷面前提起此事,不!不止是老爷,出了这扇门,你们便要把这些话通通忘掉!”知道的越少,才是越安全的。

“姨娘……”

“姨娘!”

“听见没有!”柳姨娘突然厉声说道,她瞪起双目凝视着慕青蓝和慕青欢,她极少有这样严肃狠戾的样子,是以她们两人一时间都愣在了那里。

“还有……蓝儿,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不可以再去招惹大小姐,也不可以再去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子她如何不知道,蓝儿属意于三皇子,她早就看出来了。

原本想这只是小女儿家的心思,时日久了便忘了,不成想她却是真的上了心,这可是柳姨娘万万不能容许的!

但凡慕青蓝流露出一丝这样的念头,一旦被慕振德知晓的话,届时她就会成为尚书府和清平王府之间的纽带。

如果慕振德是一位慈爱的父亲,那事情尚有转机和余地,但他不是!

他的眼里只有权利和地位,所谓发妻、所谓儿女……都不过只是他的垫脚石罢了!

更何况……

“肖想?!”慕青蓝瞪大了双眼看向柳姨娘,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她竟然说她肖想?!

“你只是尚书府的庶女,想堪配三皇子难道不是肖想!”

柳姨娘知道自己这样说,实在是有些太狠,但就是因为她平日娇宠着慕青蓝什么都不说,如今才让她这般无法无天,再不骂醒她,只怕将来会招来祸事。

“更何况……就算你能嫁给三皇子,也不会是正妃之位。”

闻言,慕青蓝慢慢低头,许久都没有说话,就在柳姨娘以为她终于想通时,谁知她竟毅然决然地抬起头,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道,“我甘为侧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