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穷途末路/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姨娘失魂落魄的向外走去,虽然她本就没抱多少希望,只是她想着她们总归是姐妹一场,可她到底还是忘了……慕青冉就是慕青冉,即便再像,也不是沈沁如!

想来蓝儿这事情……多半还是要她自己来想办法解决!

看着柳姨娘满面哀容的转身离开,慕青冉不知想到什么,却是缓缓开口说道,“姨娘留步!”

闻言,柳姨娘几乎是瞬间转身,脸上的期待之色溢于言表。

见柳姨娘如此,慕青冉却恍若未觉,只淡淡说道,“我是想提醒姨娘,还是不要妄加干涉的好,你贸然行动若是搅了父亲的计划,届时不要说二妹妹,就是三妹妹和珩儿,只怕也难逃此劫!”

慕青冉说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故意吓唬柳姨娘。

她那位父亲,可不是什么爱夫慈父!

若是柳姨娘一时冲动自以为是的做了什么小动作,到时候只怕连如今维系在表面的这一层关系都将化为乌有。

听闻,柳姨娘不禁神色讶然,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道,“蓝儿……可是他的亲骨肉啊!”

慕振德如何对她,她认了!

只是蓝儿她们都是他的亲生孩子,他就这样狠心,连一条活路都不留给他们吗?!

慕青冉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趣事一般,不禁掩唇淡笑道,“那姨娘是觉得我并非父亲亲生吗?”

对她一个嫡女尚且如此,何况慕青蓝!

听慕青冉此言,柳姨娘先是一愣,随后才幡然醒悟。

慕振德对沈沁如和慕青冉也不过如此,对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外界都言慕尚书对亡妻之女如何疼爱有加,但柳姨娘心里却十分明白,外人口中的慕尚书绝不是真正的慕振德!

“可……可珩儿是他唯一的儿子!”尽管心中想的明白,但柳姨娘像是还有些不甘心一般,仍旧在强自辩驳着。

也许柳姨娘心里是明白慕振德的狠心绝情,明白他的无情无义,可正是因为明白,才更害怕,才更不愿意去接受、去相信!

“现在既然可以有珩儿,就代表以后可以有别人,就像……”顿了顿,慕青冉方才接着说道,“就像当初有我娘亲,现在有你一样。”

凡事不讲唯一,只讲价值!

谁能为他带来更多的利益他就选择谁,这就是慕振德的处世之道。

“他……”

柳姨娘根本就无从反驳,因为她知道慕青冉说的都是真的。

“所以……我奉劝姨娘,还是慎重一些,二妹妹如今只是嫁给三皇子,这尚且不是最糟糕的情况,可若是再牵连到三妹妹和珩儿,可就得不偿失了。”

看着慕青冉微微淡笑的样子,柳姨娘不禁有些奇怪,慕青冉既是不肯在蓝儿的事情上相助,却又为何这般煞费苦心的劝告她?!

“大小姐,您先是拒绝奴婢在前,现在又这般相告,恕奴婢实在不解您这是何意?”柳姨娘倒不是怀疑慕青冉的用心,只是她以为她会一直袖手旁观的。

“珩儿还小,他最是不该承受这些的。”

上一代人的恩怨有她卷进来就够了,实在没必要让珩儿重蹈她的覆辙,虽然最后的结果是无法避免的。

这话……让柳姨娘心头一暖,原是因为珩儿,果然当初没有拦着珩儿与慕青冉亲近是对的!

只是……难道她真的要为了欢儿和珩儿的安危,而眼看着蓝儿跳进火坑吗?!

……

这边尚书府内波涛汹涌,府外也是天翻地覆!

丰延国近些时日步步紧逼,临水国已再无还手之力,临安城中日日传来边关的加急奏报,连寻常百姓都意识到了局势的微妙和紧张。

果然过了不久,宣德帝亲拟旨意,布告天下,归顺丰延国!

亲派使臣前去讲和,割城池、奉贡品、议和亲……每一个条件传到临水国百姓的耳中,都让他们对宣德王朝更添失望与憎恨。

皇室自来优享尊荣,如今败于敌国,首当其冲受害的却是他们这些无辜百姓。

旨意已下,再无回转的余地,城中虽怨声载道,但都是一些穷苦百姓,也无计可施,渐渐的也就搁置下了。

却不知从哪一日开始,临安城中渐渐谣言四起,说是临水国如今连连战败,被丰延国死死压制,完全是因为临水国中出了细作!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虽说只是谣言,但所谓空穴来风,必定有因!

虽然如今临水战败,但这细作还是要拔除的,不然恐怕民愤难平。

宣德帝左右思量,最终将这件事情交给了三皇子楚沛去处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