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清鸾出逃/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宣德十年,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丰延国发兵攻打临水;,第二件便是临水国投降丰延!

近来宣德帝感到很是头痛,他时常一个人坐在御书房中不许人在一旁伺候。

临水战败,他身为帝王自然是责任重大,只是他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委曲求全,方可保一方平安。

自古以来求和的方法不外乎割让城池,还有便是——和亲!

而如今丰延国虎视眈眈,临水国这到嘴的肉他们怎会轻易放弃!

所以,宣德帝别无他选,只能两法并行方能解临水之危。

至于这和亲的人选……宣德帝心中已有了思量,宫中适龄的公主只有两人,一个是刘贵妃所出的清怡公主——楚玥,还有一个便是……楚鸾!

想到这,宣德帝略为沉吟,这个女儿好像从出生到现在他都没什么印象,她自小养在太后身边,他偶尔去给太后请安,还会见到她几次,后来太后她老人家殡天,那孩子他却是不知如何了。

她……是叫清鸾吧!

这样一想,宣德帝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愧疚,他身为帝王没能保住自己的疆土,身为父亲,更加没能保住自己的女儿,可如今再如何慨叹也不得不走下去了。

“来人!”

“奴才在!”

一直在宣德帝身边伺候的太监总管李公公急忙而入,陛下近来心情不好,也因此宫中人人自危,唯恐陛下将火撒在自己身上。

“清鸾,她现今住在哪个宫殿?”宣德帝用手微微按压眉心,眉头也紧紧的皱着。

清鸾公主?!

闻言,李公公微一挑眉,随后立刻恭恭敬敬地将头埋的更低。

有多久没听人提到过这个名字了,如今只怕后进宫的这些奴才里甚至根本不知道宫中还有一位清鸾公主!

“回陛下,清鸾公主她如今安居在安阳宫。”

“去安阳宫!”

或许是如今处境艰难,令宣德帝为数不多的愧疚之心泛滥起来,尽管他对这个女儿没什么感情,但如今要将整个国家的安危系于她一人身上,他无论为君为父,都应当亲自告知她。

宣德帝坐在轿撵之上,看着周围越来越荒芜的景象,心一点点的不自在起来。

他知道宫中有个殿宇唤作“安阳宫”,只是他好像从来没有踏足过这里,原来当年太后仙逝后,清鸾她便一直被人安排在此处吗?!

继续走下去,连下人都很少见到,李公公在一旁偷瞄着宣德帝的脸色,见他眉头皱的死死的样子,李公公一时倒是有些摸不清这位帝王的心思了。

他原本还奇怪陛下为何突然想起这个像是透明一般存在的公主,后来才想到如今要和亲的事情,陛下想来是准备安排清鸾公主出嫁。

这样是最好的,不会损害任何一方的利益,因为牺牲的本就是一个对大局无关紧要之人。

但如今看陛下的脸色,李公公又有些说不准了。

终于到了安阳宫的时候,宣德帝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尚在自己的皇宫之中。

宫门前没有人把守,院中满地的落叶无人清扫,也并未见到有伺候的下人在,整个宫殿萧条破败的就像是无人居住一般,比之冷宫也不为过。

李公公见此,忙吩咐一旁的小太监道,“快去找人,这宫中伺候的人都死哪去了?!”

一旁的小太监闻言立刻急急忙忙跑去叫人,不多时,才有两个宫女慌慌张张的跑出来见驾,见到宣德帝后,一下子便跪倒在地,三呼万岁。

“公主呢?”宣德帝的脸上隐隐有些不耐烦,这诺大的庭院却不见半个下人,成何体统!

“这……公主,公主她……”其中一个宫女一边支支吾吾的说着,一边拿眼睛偷偷瞄着另一个人,附在身前的手,紧紧的绞在一起,似是极为紧张的样子。

这下可怎么办啊?!

另外一个人也不比她好到哪里去,急得满头大汗。

今日她们两人本来还像往常一样,无所事事的坐在房中玩牌,谁曾想忽然有太监来传话说陛下来了,吓的她们将牌都扔了,急忙跑过来接驾。

这安阳宫恐怕是整个皇宫最清净的地方了,在这当差虽说没什么油水可捞,但也乐得自在,这宫中的正主实在是好伺候得很!

“你们一直跟在公主身边伺候,竟是不知道她的行踪吗?”宣德帝双眉微立,语气森然,吓得两个宫女双双俯身在地,唯恐下一刻就听到杀头的旨意。

“奴婢……奴婢确实不知,公主常常不在宫中,奴婢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其中一人说完,便感觉大腿被人狠狠掐了一把。

她看向身边之人,后者用一种埋怨的目光看着她。

果然!

宣德帝听完她说的话后,情绪非但没有缓和,眼底的戾色却是越来越重。

不在宫中?!

堂堂一国公主竟然不在宫中?!

“你是说她出宫去了?!”宣德帝的语气很是危险,素日在他身边伺候的人都知道,只不过这两个宫女已经被吓得分不清状况了。

“是……是!公主她出宫去了!”还以为是终于找到了说辞,先前开口的那名宫女赶忙急急的说道,全然不顾身边女子阻拦的目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公主便经常很久很久的不在宫中。

她们两人是几年前因为犯了错,被罚才调来安阳宫的,伺候这样不受宠的主子她们也是满心不愿的,很多活计能躲就躲。

好在这个公主自己也没把自己当个公主,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亲力亲为,渐渐的……她们也乐得偷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