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和亲人选/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殿内的气氛很是低沉,宣德帝的脸色很是难看,甚至一旁伺候的下人全部都是战战兢兢的样子。

而造成这一局面的楚鸾此刻却已是身在临安城的城门口,她一身烈焰红衣,高高坐于马上,微风拂过,吹起她如墨的发丝扬起,朝气蓬勃的脸上此刻坚定异常。

楚鸾的目光向城门上“临安城”这三个大字,眸中有着难以言说的眷恋。

虽然她对皇宫没什么感情可言,但这临安城中尚有她心系之人,青冉虽并未明说,但她如何不知,今日一走,只怕他日相见无期!

她自小便失去了母妃,是太后她老人家可怜她年幼无辜,一直带在身边抚养。

只是后来……她老人家也去了,她便不能再继续生活在慈宁宫,偌大皇宫,却没有一处是她的去处。

再后来,她便被安排在了安阳宫,一个比冷宫还不如的地方,她偶尔会听到宫中的宫女和小太监聊天,说这是贵妃娘娘的意思。

贵妃娘娘……想来也只可能是那位位高权重的刘贵妃了吧!

一开始的时候,楚鸾还时常因为自己被人忽视而伤心失望,但是渐渐的,她忽然发现,这何尝不是她的幸运!

在这深宫之中,被人遗忘远比被人时时惦记要好太多!

她整日待在安阳宫中很少出去,因为出去就会遇到很多讨厌的人,而在安阳宫中,她们根本不屑过来找她,倒也是一处清静所在。

楚鸾仍记得,第一次离宫出走的时候,她是悄悄随着外出采买的小太监混出去的。

也是在那一次,她结识了青冉,后来……她跟着流鸢小师傅学了武艺防身,青冉也时常提点她许多,渐渐的,她在宫中的生活慢慢变得如鱼得水。

如今……终是要离开了!

从今往后,她便要过自己真正想过的日子了!

……

宫中

“这么说来,公主时常出宫?”宣德帝的声音沉沉的响起,眸中一片晦涩。

听到宣德帝这样的语气,一旁的李公公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只怕今日之事,注定是有人要遭殃了!

下面跪着的两个宫女已经害怕的抖的像筛糠一样,她们已经不知道怎么样的回答才能令皇帝陛下满意,才能将自己摘得干净,才能保得住自己的项上人头。

“说!”突然的一声低喝,伴随着宣德帝一脚落下,其中一名宫女猛地倒在了地上,疼的她脸色煞白,额头上沁出大颗大颗的汗珠。

“回……回陛下的话,是……”一旁跪着的宫女见自己同伴的惨状,害怕下一个就是自己,于是赶忙回答道。

她记得,公主第一次出宫,她们开始的时候是没有注意到的,等到后来有人发现的时候,公主已经失踪了一日之久。

那时她们才渐渐有些着急,虽然清鸾公主并不受宠,但她仍然有公主的身份,万一将来哪天皇帝陛下心血来潮想起这个默默无闻的女儿,那她们就只有以死谢罪的份了。

人生大起大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这种事情在宫中最是常见。

因此她们急忙派人去各处寻找,但一直没有找到,还是后来公主自己回来了,说是在御花园的假山之中睡着了……

再后来,清鸾公主还是会不定时的消失,但是时间很短便会回来,她们也不过以为她就是去哪里玩耍了。

加之她偶尔还会给她们带一些小玩意儿,她们也就安分的守在安阳宫,服侍着并不怎么在宫中的公主。

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关注过这位无人问津的公主,就连一向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刘贵妃和清怡公主也在时光的流逝下,渐渐对她无视乃至淡忘。

可如今,怎地皇帝陛下竟是突然到了此处?!

宣德帝的眼神已经隐隐冒着火光,额头的青筋都暴了起来,哪里还有什么来时的歉疚之意,此刻早已将那些抛在了脑后。

他现在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堂堂公主竟然就这么出了皇宫,竟是无人知晓,或者说……竟是没有人呈报此事,她们竟然还说不是第一次,到底这些人视宫规于何物!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如今楚鸾出走,就算派人去抓她回来,也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但眼下与丰延国的和亲却是迫在眉睫。

想到这,宣德帝的眉头不禁越皱越紧,他总觉得像是有人在暗处操纵这一切似的。

怎么会如此巧合?!

这边刚刚与丰延国确定和亲,楚鸾就不见了,虽然听宫女的意思,她以前也有此行为,但他总觉得今日之事实在是太过凑巧……

楚鸾出走之事暂时还不能声张,朝中这些老狐狸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一旦知道这现成的人选不见了,只怕又有防备。

他要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一切章程照旧,这期间如果抓到楚鸾最好,若是没抓到……宣德帝的眼睛微微眯起,眸中一闪而过的精光让人不寒而栗。

而此刻尚书府的慕青冉也在思虑此事,如今鸾儿出逃,怕是宫中那位很快就知道了,只是不知到底这和亲人选最终会是谁?

自从投降的消息昭告天下之后,慕振德近些日子很是繁忙,看来他终是忍不住要出手了,就是不知到底是慕青欢还是慕青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