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人心难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楚沛奉命调查临安城中传言细作之事,他本也没抱多大希望,只是想着做做样子,应付一下差事。

可他万万没想到,查来查去……竟然在不经意间得知了一件秘辛!

一件关于慕振德早年的风月之事!

这本也没什么,男人有些花边之事本是再正常不过,但那是别人,而慕振德却绝对不会。

临安城中有何人不知,慕尚书最是钟情于他夫人的!

楚沛本也就是觉得有些奇怪,想着若是能发现什么,将来以此作为威胁最好。

可是不曾想到,竟是被他顺藤摸瓜的查到了慕振德府上的姨娘竟然还与楚凌有关系!

这下……他可是卯足了精神在这上面使劲,只不过后来却是没有再多的发现了。

不过这也够了,既然知道慕振德已经投靠了楚凌,那不管临安城中传言的细作之人到底是不是他,都不重要了。

因为就算不是,他也会让他变成是!

所以楚沛将调查到的事情半真半假的说与宣德帝听,果然他便开始怀疑了。

他心知父皇必然会找机会试探慕振德,而这次和亲就是最好的机会。

若是慕振德为表忠心而同意将女儿送去和亲,那父皇刚好顺水推舟解了清鸾失踪的困局。而若是慕振德执意不肯,那只怕等待他的也不是什么好下场。

不管这两种结局是哪一个,对楚沛来讲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而至于慕青冉,若是她回转心意答应嫁给他,那他自然有办法在圣旨下达之前保住她。

况且他也不相信沈太傅会眼看着这唯一的外孙女被送去和亲,所以即便是和父皇抢人,他的胜算也是很大的。

但若是慕青冉仍然执迷不悟,那他便只能落井下石了。

毕竟……他得不到的,也绝不能便宜了楚凌!

……

而这一边,李全安作为慕振德的下属,自然也是要在皇帝面前为他美言几句的。

只是这话不能说的太多,以免招来陛下更大的疑心,所以当宣德帝问起和亲人选的时候,他才将尚书府推了出来,也算是为慕振德留了后路,不至于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慕振德虽然心下焦灼,但他也知道这是如今最好的应对之策了。

若是陛下让尚书府随意出一位女子还好,若是有人从中作梗,指定要慕青冉前去,那只怕他们的处境会变得更加危险。

想到此处,慕振德不禁叮嘱李全安说道,“你近来行事也要小心些,除非十分紧急的,否则不要和那边联系了,怕是有人盯上了咱们。”

“什么?!”闻言,李全安的眼中充满了震惊。

他们向来行事谨慎小心,这么多年都未出过什么差错,如今却是被人发现了?!

“只是猜测而已,总觉得陛下这反应来的奇怪,怕是三皇子当真查到了什么……”慕振德说着,眸光慢慢变得悠远。

这事情处处都透着蹊跷,三皇子的本事他很清楚,虽说才干优长,但难免有些刚愎自用。

这临安城中谣言四起,他单单只是凭着一些市井传言根本查不到什么。

“那……”

“你也不必太过惊慌,事情尚有转圜的余地,我们也不要自乱阵脚。”

“是!下官明白!”

……

玉簪苑

慕青冉坐在桌前微微沉思,她原还奇怪为何楚沛这般笃定会选她去和亲,原来始作俑者就是他!

顺他的心,她便能安然留在城中,逆了他的意,他便要让她远嫁丰延,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这一局,确实不好解……

就算她答应了去和亲,这一路山高水远,谁能保证她能活着到达丰延国!

不过……不管怎样,嫁给他这件事都不在她的选择里。

临水国气数已尽,她若深陷这泥潭之中,只怕将来脱身不易,还是早早避开的好。

正出神间,紫鸢回说柳姨娘来了。

闻言,慕青冉不禁一愣,随后淡淡笑开。

近来她这里倒是热闹,柳姨娘有事没事便过来,也不知今日又是为了什么。

柳姨娘一进来,慕青冉便感觉到了她的神色很不自然,精神不大好的样子,微微有些疲惫之色,也不知是不是为了慕青蓝的事情。

“姨娘今日怎么得闲过来?”

“大小姐,请屏退左右!”

柳姨娘今日在玉笙居思考了良久,最终还是决定过来和慕青冉将话说清楚。

如今局势越来越复杂,她已经没有能力再去分辨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到底怎么做才会是最好的决定。

她也渐渐明白了慕青冉最终的目的什么,她虽然不会对她的三个孩子怎么样,但是却可以利用这三个孩子来威胁她。

而她……根本赌不起,也不敢赌!

慕青冉闻言,微微挑眉,这是要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这样也好,倒是省去许多麻烦。

紫鸢带着旁边伺候的小丫鬟走了出去,留下流鸢在慕青冉身边伺候着,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姨娘要说什么?”

见流鸢并没有一同出去,柳姨娘也心知她是慕青冉的心腹之人,便不再拘泥,暗暗下定决心,于是开口说道,“我想与大小姐做一笔交易!”

交易?!

这倒是奇怪,近来怎么总是有人要和她做交易。

慕青冉没有说话,一口一口的慢慢品着茶,等着柳姨娘继续往下说。

“奴婢知道尚书府的一件秘密,可以告知大小姐。”

“条件呢?”她可不相信柳姨娘会如此好心,会无缘无故的将这种事情告诉她。

“他日老爷有难,若尚书府难以保全,还望大小姐能够护她们姐弟三人周全。”柳姨娘手中捧着热茶,茶盏里倒映着她视死如归的表情,似乎已经预见了那一刻的到来。

慕青冉微微淡笑,眸光中的漫不经心让柳姨娘微微有些心急,唯恐她不答应。

“姨娘怎知你口中的秘密我一定感兴趣?”

“事关夫人,难道大小姐也不在意吗?”柳姨娘很是激动的说道,连杯中的茶水溅到手上都浑然不觉。

她只有这一个筹码,若是不能说服慕青冉帮忙,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听她提到娘亲,慕青冉方才终于将目光落到了柳姨娘的身上,唇角的笑意一点点散去。

柳姨娘见此,急忙乘胜追击,继续说道,“当年……夫人的死并非偶然,而是有人刻意为之!”

一切的一切,随着柳姨娘的讲述,就像是破土而出的幼芽,牵扯出越来越多的根须。

当年她进到尚书府没有多久,沈沁如的娘家沈府便连连出事,她亲眼目睹了那样风华绝代的女子一点点失去生机、一点点枯萎在这尚书府中。

而那个在外一直被人宣称对她爱护有加的尚书大人,便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她至今还记得,当年慕振德拿着那包药交到她手上的时候,她有多震惊。

因为就连她都以为,慕振德是喜爱沈沁如的,毕竟那样的女子,世间再也难寻。

她本是不肯的,虽然她嫉妒沈沁如嫉妒的要死,但是谋害人命的事情她如何敢做!

再则……慕振德他自己不动手,却让自己出面,为的也不过是有朝一日事情败露出来,他尚有退路,而她便只能被他推出去顶死。

可万万没想到,慕振德竟然拿她们的孩子作为威胁,柳姨娘无计可施,只能偷偷将“草乌”一日日的掺在沈沁如的饮食里,直至她后来离世。

这些年来,她看似生活优渥,没什么值得操心的事情,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每每午夜梦回,想到沈沁如的死,她都是再难入眠,渐渐的就养成了这头疾的毛病。

听柳姨娘讲完了这一段封存已久的往事,慕青冉神色淡淡,好像并不怎么吃惊或是愤恨,取而代之是一种平静。

“姨娘不好奇,当初我给你下毒的时候,为何要选草乌吗?”慕青冉声音轻柔的询问柳姨娘,后者闻言却是顿时一惊,不敢置信的望着她。

虽然她当时便心存疑虑,但想到当年慕青冉年纪尚幼,理应是记不得这些的,便也没有再多想。

可不成想……她竟是早已知晓了?!

“你……你……”

“姨娘也不好奇,为何你的头痛之疾无法根治吗?”慕青冉双眸含笑的看着柳姨娘,眸光中映着她惊恐至极的模样。

她每说一句,柳姨娘的脸色便苍白一分。

“姨娘日日忧心思虑、步步谋算,唯恐步了我娘亲的后尘,可是终究……还是难逃此劫!”

什么?!

听闻慕青冉的话,柳姨娘不禁瞪大双眼,整个人僵愣在椅子上,半晌都没有一点反应。

难道她的头痛之症……

慕振德……你真是好狠的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