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我心所愿/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府

刘管家正在给院中打扫的仆从们训话,却不想慕青冉步履匆匆的从大门走了进来。

见状,刘管家顿时一愣,他还从未见过平日淡然若素的大小姐露出如此焦急的神情。

事实上,慕青冉完全可以在几日之前就给沈太傅透露一点消息的。

可若是沈太傅提前知道真相,只怕届时反应不会这般真实,倒是惹人怀疑。

所以……慕青冉并未和他说起过和亲一事!

除此之外,她还有一层担忧……自从那日楚沛从尚书府离开之后,她特意让流鸢去查探过,尚书府的门前总有人在窥探,不止是那,就连沈府也是一样!

不用多想也知道,定然是楚沛在派人盯着她。

若是她有寻求外祖父帮忙的举动,想必他一定会横加阻扰。

届时万一牵连到他老人家就不好了,是以……慕青冉才迟迟没有动作。

从知晓这件事情开始,慕青冉唯一算漏的,便是李全安的态度!

“奴才见过大小姐!”

“外祖父呢?”

“太傅大人他进宫去了!”刘管家也正奇怪,刚刚老爷的一个学生过来,拉着老爷进书房说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老爷就面色铁青的出府,说是进宫去了。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凝!

果然如此!

虽然已经猜到必是这样的结果,但慕青冉的心中还是不免觉得满是暖意。

外祖父果然还是最疼她的!

慕青冉带着紫鸢她们进到正厅去等着沈太傅回来,可是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却一直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一旁的刘管家问要不要传膳,慕青冉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看来外祖父此次之行并不顺利,不过这样是最好的,只有被寒透了心,他才不会再对这个皇朝抱有希望和眷恋。

这也是她今日特意赶回来,最重要的目的!

刘管家看天色不早,太傅大人却迟迟未归,不免有些担心。

正在踌躇间,忽然见他从外面走进来,只是脸色比白日出去的时候更加难看,精神瞧着也不怎么好的样子,好似一日之间便苍老了许多。

慕青冉见沈太傅回来,急忙起身,搀扶着他走向座位,感觉到沈太傅走路的时候腿微微有些发抖,慕青冉的眸色渐渐暗了下来。

沈太傅刚一走到门口就看到了慕青冉在屋中,可那一刻他竟是觉得有些没有脸面去面对她。

他是青冉在这世上唯一能依靠的人了,可如今……他却是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

“青冉……”沈太傅面露不忍的看着慕青冉,眼中含着泪光,似有千言万语要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外祖父奔波一天了,先用膳吧!”慕青冉轻轻应道,吩咐一旁的刘管家摆膳。

沈太傅见此,忙收敛情绪,祖孙二人安静的用着晚膳,心中却都是百转千回。

用过晚膳之后,屏退了下人,慕青冉走到沈太傅身前,盈盈一拜,说道,“青冉不孝,劳外祖父挂心了。”

见状,沈太傅急忙扶起她,“是外祖父无能,不能求得陛下收回恩典。”

沈太傅说着,不禁悲从中来,拉着慕青冉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

“圣旨已下,再无收回的道理!”

越是见慕青冉这样淡淡的样子,沈太傅的心中越是难受,想到今日在宫中陛下说的话,他的心就止不住的发寒。

“可……”

“外祖父,若青冉命中注定有此一劫,那我认命。”顿了顿,她方才继续说道,“不过,在青冉看来,这并非是死局。”

沈太傅闻言,顾不上伤心难过,连忙问道,“如何解?”

“外祖父可知,青冉心中所愿?”

慕青冉的目光柔柔的望着沈太傅,一字一句的说道,“皇城诡谲,青冉无心留恋,可外祖父心系家国百姓,不忍离去,只是如今宣德王朝已非当日可比,陛下所作所为,外祖父难道不清楚吗?”

“青冉!”听闻慕青冉的话,沈太傅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他身为臣子,如何能在背后妄议主君!

何况青冉此番言语实在是太过大胆,她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沈太傅从来没有这般疾言厉色的对慕青冉说过话,一时间,自己也是有些怔愣。

慕青冉知道,沈太傅一生忠君爱国,如今让他接受她说的,只怕没那么容易。

“外祖父一直怕我卷进这些是是非非,可终究……我不参与,不代表别人会轻易放过我!如今……还不是一样成为皇室的棋子!”

沈太傅听着慕青冉说的,一时间沉默无语。

“舅舅战死沙场,却连尸身也无,陛下他可曾感念沈家的忠心不曾?外祖父历任两朝,为宣德王朝鞠躬尽瘁,又有何人铭记不曾?如今……为保皇座,命我奉旨和亲,陛下他又何曾有过一丝顾虑到您?”

慕青冉每说一句,沈太傅眼中的哀戚之色便多上一分。

夫人、仕芳、沁如……如今,终是轮到青冉了吗?!

见沈太傅面色似有松动,慕青冉又继续说道,“外祖父,丰延国虽是同意临水的求和,只是眼下尚能保一时太平,可早晚有一日,这平静被打破,临水国将再无宁日。青冉并非劝您在此国难之际背信弃义,只是不日我便要远嫁丰延,留您一人在这龙潭虎穴之中,青冉实难心安。”

听到慕青冉说起和亲之事,沈太傅原本坚定的心便不禁有些动摇。

别的事情他都可以不在乎,可是青冉……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让他如何能平静的接受这般结果!

看着沈太傅双眼含泪,面露哀戚的模样,慕青冉也是心下不忍,可是她只能这么做,只有在此刻让外祖父看清宣德皇室的无情无义,他才能当机立断。

“青冉,你可知那靖安王……”说到这,沈太傅不禁一时哽咽,老泪纵横。

于国于家,让他甚是为难啊!

“外祖父是想说,当年舅舅战死之事?”

闻言,沈太傅沉重的点点头,眸中满是悲戚之色。

当年仕芳便是为了保卫临水不受丰延国侵犯,才会再次出征,而那时与他一战的,便是夜倾辰的父王——老靖安王!

“若外祖父当真对此事耿耿于怀,青冉此去,或许还能从中了解一二。”慕青冉明白沈太傅心中所想,只是如今再说这些,也不过徒增伤悲罢了!

但是她觉得单单听外祖父说起当年之事,只觉得处处透着蹊跷,此次过去丰延,说不定真的可以了解到一些什么。

“青冉不可冒险!”他并非要探查什么,只是担心青冉以这样的身份过去,恐她会受委屈。

“是青冉不孝,让外祖父忠义难以两全。”慕青冉的眼中淡淡的笼罩着一层水汽,她看着眼前已生华发的老者,只觉得对宣德皇室的厌恶之意越来越深。

见天色已晚,慕青冉顾忌沈太傅身体,便也不再多言。

该说的她都已经说了,接下来……端看外祖父自己会作何抉择了!

将沈太傅送回他的房中之后,慕青冉方才带着紫鸢和流鸢回了自己住的院子。

折腾了一天,好不容易躺在床上,慕青冉却是了无睡意。

和亲之事虽说是陛下一道圣旨,逼得她不得不从命,不过……她也自有自己的一番计较。

尚书府的事情一完,她正巧缺一个金蝉脱壳的机会,刚好借着和亲之事远走丰延。

届时再想个办法,摆脱慕青冉这个身份,一切就好办多了。

这也是为什么从知道可能被送去和亲的时候开始,她就一直没有作为的原因。

正在思虑间,忽然感觉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慕青冉不动声色的看向屏风那边,半晌之后方才慢慢开口说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