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一貌倾城/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从床上坐起身,直直的看向屏风那边。

其实……她并不确定屋中有人,只是有一种直觉,好像有人站在屏风之后在凝视她。

看着从屏风后面缓缓走出的一袭黑衣之人,慕青冉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他接连几次深夜出入她的闺房也就算了,如今她不过回沈府一晚,他竟然也能找过来!

这临安城中,还有他不敢去的地方嘛!

冥夜一步步走近慕青冉的床榻,见她拥被坐在床上,窗外渗透进来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似是为她披上了一层迷朦的白纱,让冥夜面具下的脸微微有些泛红。

随即他旋转脚跟,走到一旁的桌边坐了下来。

慕青冉见此,眸中不觉染上淡淡笑意,这人……连她闺房都进了,此刻却是又顾忌上了男女大防!

“你来此是有何事?”应是有什么重要之事吧……否则名册之事已了,他也许久未曾现身,如今特意追到沈府来,总该不会是为了与她叙旧才对!

“你要去和亲?”还是一贯清冷低沉的嗓音,于此静谧的夜里,尤为让人沉醉。

“是!”如今临安城中只怕人人皆知,是以他会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

“心甘情愿?”

“我有的选择吗?”圣旨已经下了,不管她现在愿不愿意,都只能往前走,再无回头之路。

“若你不愿,我可以带你离开。”冥夜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可眼眸之中似是闪动着一丝期待。

只是相隔些距离,再加上在黑夜之中,慕青冉并未注意到。

闻言,慕青冉颇为不解的看向他,有些不解他这是何意。

“不愿意?”

“不愿意!”

“为何?”见她毫不犹豫的就回答,冥夜微微有些气结,声音也更加的冰冷。

“这是国婚,若是我逃走了,尚书府和沈府都在劫难逃。”

逃婚这种事情她想都不会想,若是不想去和亲,那她当初完全可以应承下楚沛提出的要求,事后再与他慢慢周旋也未尝不可,只是那样终究太过麻烦。

冥夜心知她所言不虚,但心中还是有些郁闷难平。

慕青冉看着他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心中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这人怎地如此小气,她不过是拒绝了他的一番好意,竟然就这样发起脾气来了吗?!

发脾气也可以,那就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随便发泄,深更半夜的坐在别人的闺房之中生闷气,这算怎么回事啊!

正在思虑间,却见冥夜突然起身,一步步的走到她的床边坐下,双目炯炯有神的望着她。

随后慕青冉便只见他从自己的腕间解下一个很小的东西,拉过她的手,放在了她的掌心。

“这是玉哨,若他日遇到危险,吹响它,附近的地宫之人会赶来救你。”

慕青冉看着手中小巧的哨子,细细把玩,这质地好似与那枚玉佩很是相似……

想到玉佩,慕青冉不禁抬头看向冥夜,心中无限思量。

先时若说是为了得到名册,他赠她玉佩尚且说得过去,可眼下……

“多谢!”知道自己若是不收下,只怕过几日这东西也会像那玉佩一般出现在她房中,还不如此刻她直接收下了。

感觉到慕青冉注视自己的目光,冥夜似是还有些闹脾气一般的转开了头。

“珍重!”

说完,他便转身从窗子飞了出去。

慕青冉看着手中的玉哨,又摸了摸戴在颈上的玉佩,只觉得与这个人之间的关系恐怕不会就此了断。

……

而另外一边,此刻在丰延的军营中,庆丰帝派来的内侍候在军帐中已有些时辰了,可靖安王的副将一直声称王爷外出,此刻不在军中。

但这让他如何回去复命啊!

墨刈冷冷看着那名内侍急的团团转却又不敢发作的样子,站在一旁不置一词。

墨熙见此,心下不由感叹,陛下真是有耐心啊……这都第几次了,派来劝说王爷同意和亲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竟然直接颁下了圣旨!

非逼着他们家王爷娶那劳什子的公主,他就不信是惊才绝艳才能堪配他们家王爷!

账外忽然传来将士的问安声,不多时,军帐被人掀开,从外走进一名一身戎装的男子。

他一身银色铠甲,腰间配着玄霄宝剑,整个人显得冰冷又肃杀。

可偏偏那张脸却是精致完美到极致,完全不像是整日在战场上风吹日晒之人。

一双漆黑墨亮的双眸灿若星辰,只是眼中隐隐透漏着戾气,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颊,端的是清贵无双,容姿不凡。

“奴才见过王爷,给王爷请安。”前来传旨的公公见到来人,急忙拜倒在地磕头问安。

这位主子可不是好相与的,这苦差事若是办不好只怕连项上人头都保不住!

这边小太监冷汗连连,唯恐夜倾辰一个不高兴就将他就地正法了。

见夜倾辰迟迟没有叫起,这位公公也不敢擅自起身,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奴才奉皇上旨意前来,望王爷与临水国结秦晋之好,还……还有……这是临水国送来的和亲人选的画像。”

说完,他颤抖着将背后的画卷承于身前,头却是埋得极低,根本不敢看向眼前的人。

夜倾辰神色冷然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黑沉沉的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墨熙见了,不禁为陛下感到可叹,真是有毅力,这都多少次了,陛下怎么就是学不乖呢!

主子不同意的事情,就算是下了圣旨,他也有胆子抗旨不遵!

“呈上来!”冷冰冰的三个字,若是放在往常,这位公公只怕死的心都有了,可眼下听到,却是无比的喜出望外,急忙将手中的画卷和圣旨一并交给了墨熙。

夜倾辰直接拿过画卷,至于那道圣旨……他却是连看都没看一眼。

墨熙因为站在夜倾辰的身后,是以自然也能看见铺陈在桌案上的画卷。

随着画轴慢慢在桌上展开,墨熙看着画中之人,顿时两眼放光,嘴巴长得老大,一副极为惊叹的样子。

这般容貌,当真当得起“一貌倾城”四个字!

画中曲廊深处,一名女子于月下而立,一身月白色的纱衣,衬的她整个人翩然欲飞。

肌肤胜雪,黑发如墨,眼波婉转,似有千言万语要说,最终都化为眸中的一汪清泉。

夜倾辰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幅画,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仍旧是那副冷冷的样子,只有那一双眼睛,较之方才要更加的暗沉黑亮,不知想到些什么。

下面候着的公公见夜倾辰接过了那画卷,却并未说明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他也拿不准主意,只得眼巴巴的在下面继续候着。

半晌之后,上面的人方才终于有了反应。

“大婚之礼定在何时?”

夜倾辰此话一出,莫要说是那个传旨的公公,就是一旁的墨熙也惊讶不已!

王爷不是一直不同意和亲的吗?!

怎地忽然之间就改了主意?!

“回……回王爷,陛下还未定下时日,说是要等王爷您首肯之后,再酌礼部商议。”

虽说陛下下了圣旨,但更多的还是要顾忌着王爷的态度,君王难为啊!

“退下!”

知道夜倾辰这是同意了,那传旨的公公立刻激动的谢恩,然后忙不迭的退了出去。

这个时候还是要赶快回去给陛下报喜,再者……有王爷在的地方,实在是气压太低,他得赶快离开,否则不小心丢了性命就得不偿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