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奉旨远嫁/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和亲的消息一经传出,且不论临安城中的百姓如何传言,单就是尚书府中的下人们,便也是立场不同,反映各异。

先说柳姨娘,若是之前听说慕青冉奉旨前去和亲,说不定她会很开心。

毕竟当时的她还兀自做着成为尚书府正夫人的美梦不愿醒来,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掉这么大的麻烦,她自然很是开心。

可是眼下,她知道慕青冉此番回到尚书府目的不单纯,之前她要对付慕振德的话,想来还会顾忌着自己身为尚书府大小姐的身份。

但是如今,她却是全然没有后顾之忧了!

如今圣旨已下,就算是慕青冉只怕也无力回天了吧!

想到此,柳姨娘就感觉头痛的愈加厉害!

然而与柳姨娘所想不同的却是,慕青蓝听闻了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都高兴的喜不自胜。

她向来看不惯慕青冉的所作所为,此刻知道她要被送去丰延国,别提有多开心了!

一旁的丫鬟兰香见了,不禁心下有些感慨……到底是一家子的亲生姐妹,如今大小姐奉旨和亲,旁人听闻尚且唏嘘不已,怎地二小姐这般不顾姐妹之情!

何况大小姐也不曾真的做过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反倒是二小姐自己总是琢磨着算计大小姐!

兰香的一番心思,自是不敢让慕青蓝知晓的,她现在整个人都沉浸在慕青冉将要离开的喜悦里不可自拔。

陛下可真是英明神武,居然会想到让慕青冉那个“扫把星”去和亲,实在是明智之举!

丰延国与临水相距甚远,这一路上奔波劳累,也不知道慕青冉那病病殃殃的身子能不能撑到大婚之日?

而且……她听说丰延国的靖安王性格暴戾,冷血无情,慕青冉嫁给他,真是一只脚迈进地狱里了。

慕青蓝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同情之心,慕青冉压在她头上这么多年,如今也是时候换换风水了,也该轮到她倒霉了。

柳姨娘尚且不知道慕青蓝此刻状态,否则的话,想来非被她气晕过去不可。

相比之下,慕青冉和亲的这个结果,最是难以接受的人,还是要属慕振德!

已经损失了一个慕青冉,那么不管是慕青蓝还是慕青欢,他一定好好想想,到底如何才能物尽其用!

而这件事情的主人公——慕青冉,此刻还在从沈府去尚书府的路上。

一早起来,用过早膳之后,她便辞别了沈太傅,一路直奔尚书府而去。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第一时间便是赶回了沈府,如今也得回去瞧瞧尚书府的情况才是。

马车平稳的向前行驶,慕青冉坐在车上闭目养神。

昨晚冥夜走后,她很久之后才安眠,今早起来脸色便有些苍白,此刻她闭目歇息,紫鸢和流鸢都默不作声的陪在一边,不敢出声打扰。

既然是奉旨和亲,当为国婚,一应嫁娶事宜均有两国皇室处理,尚书府并不需要准备什么。

至于嫁妆……自然也是由皇室来出!

只不过家中也可以添妆就是了!

这些慕青冉倒不是很关注,她在意的是,想来过几日宫中便会派教养嬷嬷过来,未免到时行事多有不便,还是要趁着这几天抓紧将事情办了!

回到尚书府之后,慕青冉便直接回了玉簪苑。

她将当日冥夜抄录给她的名册拿了出来,看着上面的名字,越看越是心惊……

这份名册,她原本是打算交给楚沛的,可是想到那日他的所言所行,慕青冉忽然间觉得,四皇子楚凌倒也很是不错,有些事情并不是一定要楚沛才可以!

她拿出纸笔,用左手照着那份名册开始抄录上面的名字,偶尔遇到个别人的名姓,她便会省去不写。

紫鸢见了,便静静的站在一旁帮着研磨,一时间……房中静默无声,只余淡淡墨香。

抄录好这份名册之后,慕青冉将它仔细的封存起来,交给紫鸢保管,并吩咐流鸢说道,“和亲之日出嫁的时候,只让紫鸢陪同我便好,你按我所言行事之后,再快马加鞭赶上我们。”

看着慕青冉郑重其事的样子,流鸢也极其认真的点了点头,却根本不问是什么事情,就好像哪怕慕青让她去送命,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小姐,我们两人素日与您形影不离,当日流鸢若是不在,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想到这一点,紫鸢便不禁有些担忧。

“不会的!知道你们两人的不过是尚书府中之人,可那日大典,满朝文武百官都会在,没有人会注意到的!”

何况就算注意到了又如何,流鸢是她的婢女,出现或是不出现本就与别人无干。

想到什么,慕青冉看向身边的两名少女,语气温柔的说道,“此去丰延,只怕也是危机重重,你们两人……”

“小姐这是说什么话,难不成是要赶我们走吗?”慕青冉的话还未说完,紫鸢便激动地问道,倒是让她不禁一愣。

再看流鸢也是一脸的愤慨,忽然觉得自己倒是多此一举了!

“并非如此,只是想与你们说,既是要陪着我天涯海角的闯,那就务必为了我保护好自己,不管将来遇到什么样的险境,都要切记我今日说的话。”

慕青冉不是那般虚伪做作之人,她只是想叮嘱她们保护好自己,不要遇到什么事情都以她为先。

“我们知道了,小姐放心吧!”

闻言,慕青冉方才淡淡的一笑。

只要有她们在身边,去丰延又或是去北朐,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外祖父,想到沈太傅,慕青冉唇边的笑意便一点点淡了下来。

也不知道昨日的一番话有没有起作用,不知外祖父到底会怎么选择……

从昨日太监过来宣旨,到后来慕青冉直接回了沈府,直至今日回来,慕振德一直没有和她见过面。

不知是因为慕青冉已经是一颗弃子,不能为他所用,所以便也懒得去演那些父慈子孝的戏码,还是真的觉得愧对于她,因此方才不忍相见。

不过慕青冉觉得,既是要远嫁,有些该了结的事情还是把话说清楚比较好。

慕振德没有来找慕青冉,慕青冉却是主动去找了他!

在书房中见到慕振德的时候,慕青冉觉得他的表情很是耐人寻味。

“青冉怎地过来了?”

“今日看书的时候看到一首词,颇有些不解其意,还望父亲指点一二。”慕青冉淡淡笑着,却是让慕振德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植也,今已亭亭如盖已。”

闻言,慕振德却是如遭雷击,猛然从书案后面站了起来,手中的毛笔滚落在地……

------题外话------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植也,今已亭亭如盖已。——《项脊轩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