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十里红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亲这是怎么了?竟如此惊讶,不过是一句古话而已!”慕青冉略有些疑惑的看向慕振德,一双秀气的眉微微皱起,颇为费解的样子。

“青冉,你……你从何处看到这句话?”

慕振德看着眼前神色自若的女儿,一张脸肃穆的吓人。

这句词……是他用来和那边联络时的暗号!

可青冉怎么会知道?!

是巧合吗?

慕振德一时陷入深思当中,看向慕青冉的眸光中充满了审视和防备。

“偶然在一本古书上看到,想来……父亲应有所感才是。”

闻言, 慕振德看向慕青冉的目光微微有些凌厉。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父亲不回答,是因为娘亲不是您所钟爱之人吗?”慕青冉微微笑着,说出的话,却是让一旁的慕振德脸色愈加的难看。

“青冉,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个女儿,今天很是奇怪,总觉得她像是知道了些什么,被她那样的一双眼睛看着,就算是慕振德也不免觉得有些心虚。

“青冉不日远嫁,有些事情困扰许久,想在临行之前,问一问父亲。”

慕青冉眸光温淡的望着慕振德,在他的目光注视下,缓缓开口说道,“娘亲离世已久,这么多年,故人可曾如梦?”

“你……”

慕振德不知道慕青冉忽然说这些有什么含义,只不过……她眼中的神色告诉他,她要这个答案,就像是要为她娘亲多年的等待与付出有个结果一般。

“我与沁如自是情比金坚!”

情比金坚……

慕青冉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为娘亲感到不值。

这就是葬送了她一生的男人!

他可以不爱她、不护她……可他怎么能在这样伤害了她之后,还能坦然的利用她去为自己谋取利益!

“只怕父亲的情,娘亲承受不起!”

“你说什么?”

“青冉此去,再无归期,还望父亲善自珍重。”说完,慕青冉没有再看慕振德的反应,径自离开了书房。

徒留慕振德站在桌前,神色不明的看着门口的方向,眸中无限深思。

她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

天气一日日的转凉,宣德十年,临水国护国公主——慕青冉,远嫁丰延!

成为这个王朝历史上,不可磨灭的风云人物!

那一日,空中洋洋洒洒的飘着细小的雪花,路面上都铺上了一层洁白,整个临安城中一片银装素裹,分外好看。

慕青冉一身鲜红嫁衣遥遥站于皇宫的高阶之上,华美迆地的裙摆上,金线织就的凤凰仿佛振翅欲飞,裙身上用细如胎发的金银丝线绣成攒枝千叶海棠和栖枝飞莺,刺绣处缀上千万颗珍珠,与金银丝线相映生辉、贵不可言。

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光艳如流霞,透着繁迷的皇家贵气。

半挽的流云鬓,头上簪着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乌黑的长发垂至腰际,随着冬季的寒风,在空中画出优美的弧度。

她的唇角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一双明眸似水含情,盈盈站于高台之上,受着万人敬仰。

白雪、黑发、红衣……周遭的一切都成了她的陪衬。

此刻天地间,好像就只剩下她一人,透着淡然出尘的身姿与风华,遗世独立。

高阶之上,宣德帝带着一众皇亲国戚为慕青冉践行,石阶之下,是满朝的文武百官肃然而立。

宣旨的公公大步走到阶前,朗声颂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护国公主——慕青冉,淑慎性成,勤勉柔顺,雍和粹纯,性行温良,克娴内则,淑德含章,为解国难,远嫁丰延,朕心甚慰,万望佳和,特赐公主嫁仪,十里红妆!钦此!”

“青冉拜谢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天地太清,日月太明,今此良辰,不负美景,行拜礼!”

闻言,慕青冉转身对着皇城宫门,盈盈一拜。

“何以为国,何以为家,国之家之,父母忧之,再拜!”

向着上首的帝后二人,慕青冉又是一拜。

而下方站着的慕振德见此,不觉眸光微闪!

倘或他不是这样的身份,或许……他和沁如的孩子也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一切都是造化弄人!

一旁的同僚见他目露哀戚,似是悲伤不已的样子,不禁纷纷报以同情的目光。

发妻早亡,如今连这般风华绝代的掌上明珠也要被送去和亲,尚书大人这心里只怕是难受的紧啊!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三拜!”

再次跪倒在地,慕青冉缓缓的俯身拜了下去。

眼角滴落的眼泪融在了雪里,无人注意,再抬起头时,仍是嫣然浅笑,眉目生辉。

“礼成!”

“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沈太傅看着此刻光芒万丈的慕青冉,只觉得心中百种滋味。

她本就是明珠,自然该华光四射!

只是这临安城中关系错综复杂,他不想让青冉那般引人注意,是以这么多年来方才一直紧紧的藏着她。

可如今……却还是走到了这般境地,终归是他的不是!

这一日,临安城中万人空巷,很久之后人们还在津津乐道的谈论着,当年临水的护国公主出嫁是何等的气派风光,好像没有人再记得,她当初是因为一道圣旨被迫远嫁。

这一日,她坐在七彩琉璃华盖翠帷马车之上,前后簇拥着大批的禁军,道路两侧到处都是百姓,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不知谁在人群中高声颂道,“罗纱倩影欲飘然,似是文曲落凡间。青丝迤地掩娇容,却是慕府之青冉。”

紧接着,便有百姓附和着一同颂起,慕青冉听着外面吵闹喧天的声音,心中却是十分的平静。

据闻,慕青冉和亲的这一日,出嫁的马车都已经到了临安城的城门口,可后面的嫁妆还没从宫中起行,可见阵势之浩大。

很多很多年之后,那时候王朝大陆之上,再无临水。

可人们仍是记得,那年冬季,那女子一身嫁衣,卓然而立,身后是漫天飞雪,十里红妆……

------题外话------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诗经》(桃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