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身后之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临安城已经几日,慕青冉已经渐渐适应了在马车上停停走走的生活。

紫鸢一直在车上伺候着她,其余皇宫中派来的服侍之人均被慕青冉安排在了后面随行的马车之上。

一来,她不需要那么多人在身边伺候,二来,想来再过几日,流鸢便会赶上来了,到时候恐会有诸多不便,还是只留紫鸢一人方便一些。

此次前去丰延,论礼应是有一位皇子作为她的兄长前去送亲。

只是五皇子战死在天水城,三皇子和四皇子都极有可能是储君的人选,自然是不愿做这等苦差事的,而七皇子年纪尚幼,自然也难当此任。

最终也只能派了宗亲中的一位世子前来护送,慕青冉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她本就是被牺牲的存在,是以她从来也没有抱着什么幻想,认为皇室会顾忌到她的颜面行事。

紫鸢从那日跟着慕青冉一起出城之后,心中便一直有些疑惑。

照理说,临水国已然战败,国库吃紧,本不宜如此大肆铺张,怎地给小姐的嫁妆竟如此丰厚?

当紫鸢将心中的疑问说与慕青冉听的时候,后者却是微微笑道,“这些所谓的嫁妆,明面上是给我出嫁之用,实际上却是给丰延国的贡品。”

如此隐晦的做法,不过是为了震慑北朐国,让他们不敢在此时趁火打劫,轻举妄动而已。

紫鸢听了慕青冉的解释这才算是明白,想是这些弯弯绕绕,便也只有小姐才能理的清!

不过……此刻慕青冉心里也是有些疑惑的,或者说不是现在,而是一直都有!

丰延国既然已经出兵,况且战事连胜,为何却在此时答应了临水的求和呢?

已经暴露了图谋天下的野心,现在收手,不会觉得可惜吗?

为何不直接一鼓作气吞并了临水呢?

这个问题,慕青冉思考了很久,可是却始终想不通。

“小姐,咱们何时能到丰延啊?”紫鸢微微挑起车帘的一角,眸光好奇的向外面看去。

“若按此速度,想必也要两月有余。”

闻言,紫鸢不禁有些担忧的看向慕青冉,眸中满是忧色。

这一路上一直都要在马车上颠簸,小姐的身子如何受得了啊!

“不知流鸢几时才能赶上来?”

等流鸢追上来,便能知道小姐交代的事情办得如何了,了却了一桩心事,小姐心情也会好些。

“想必就是最近这几日吧!”

临行前,她又回过一次沈府,却没有再提起那日与外祖父所言之事,只是叮嘱他要多注意自己的身子,切不可太过劳累。

不过……她还交给了外祖父一封书信,却是千叮万嘱一定不能立刻拆开,要在有大事发生之时才能拆看。

想来……如今外祖父应当已经明白她的用意了吧!

……

尚书府

自从慕青冉出嫁之后,尚书府好像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不过这仅仅只是在表面上看起来而已。

柳姨娘每日都是惶惶不安,因为慕青冉出嫁那日之后,慕振德便向她透露过想将慕青蓝的终身大事也定下来!

她听后只觉得头痛欲裂,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慕振德到底还是不会放过她们!

想到当初自己去求慕青冉帮忙的时候,她和自己说的话,万一慕振德到时候狠下心肠,只怕连欢儿和珩儿都不得善终!

她近来觉得自己的身子大不如前,虽然知道是慕振德暗中做的手脚,可她私下寻医,却已是为时已晚。

想起当日慕青冉提醒自己的情景,柳姨娘心知,只怕慕青冉早已知晓,只是不愿告知罢了……

“姨娘……”柳姨娘闻声望去,只见慕青珩无精打采的走了进来,素日灵动活泼的大眼如今却是半分精神也无,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见此,柳姨娘不禁感到很是心疼,自从慕青冉走后,珩儿每日都是这样蔫蔫的,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

听照顾他的嬷嬷们说,偶尔他还会自己跑去玉簪苑,一呆就是一下午。

她实在是不明白,珩儿怎地就和慕青冉如此亲近呢?!

“珩儿……”柳姨娘心中一番计较后,方才开口说道,“你可是想念大小姐了?”

“大姐姐身子不好,陛下为何偏偏还要让她去和亲,一点也不英明!”慕青珩嘟着嘴说道,一双眼睛也微微有些泛红。

他都听下人们说了,丰延国离临水国相距甚远,路上长途跋涉不说,即便是顺利到了丰延,可听闻大姐姐所嫁之人却是如魔鬼一样的存在,大姐姐万一被欺负了怎么办!

越想下去,慕青珩的眼睛便越是不受控制的酸涩起来。

“哎呦!我的小祖宗,这话可不能乱说!”柳姨娘听闻慕青珩的话,急忙上前捂住他的嘴巴,以防他再胆大包天的说出什么狂妄之言。

“姨娘,你说大姐姐还会回来吗?”

“这……”闻言,柳姨娘却是一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若说不会,恐慕青珩太过伤心难过,可若说会,这样欺骗于他,给他虚无的希望,还不如一次让他失望到底!

毕竟……自古远嫁和亲的女子,非死不得归,还有一些,甚至是在死后便也只能流落异乡。

慕青珩看着柳姨娘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中便已然有了答案。

不再与柳姨娘多言什么,他便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柳姨娘看着慕青珩失落的离开,心里也是不好受,却也无计可施。

……

另外一边,自从慕青冉和亲离开之后,慕振德便片刻不耽误的开始计划着慕青蓝和慕青欢的事情。

原本他是打算将慕青冉许配给三皇子的,只是现在……便只能退而求其次将慕青蓝送出去了。

不过有一点倒是巧得很!

慕青蓝本身就对三皇子有意,行起事来可能会比慕青冉更好掌控,也更容易利用,倒会是一颗听话的棋子。

只是……他今日在朝中遇到了三皇子,和他隐晦的提过此事,谁知他竟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这却不禁让慕振德觉得有些奇怪,之前可都是三皇子主动拉拢他的,难道就因为慕青蓝是庶女,身份不及慕青冉高贵?!

还是说……因为慕青蓝身后少了一个沈太傅?

一边思考着,慕振德一边缓步进到书房中,刚刚走到书案前,便看到桌面上放着一封书信。

望父亲启!

看着信封上熟悉的字迹,慕振德眸光倏然一凝!

竟然……是慕青冉的字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