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缘起缘灭/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振德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的书信,脑中不自觉的回想起那些太过遥远的记忆……

当年,他还不是临水国的慕尚书,彼时他的真正的身份——是北朐人!

那时他刚刚招在北朐太子,就是现在的北帝麾下,为了大事有成,彰显自己的才华,他主动请缨前来临水做密探。

却不想在路上遭到了其他皇子的劫杀,与一同前来的几人纷纷走散,却意外的被柳婉所救。

原本他是打算在养好伤后,就杀了柳婉灭口的,但是后来,他发现她对他似有情义,于是他转念一想,决定就此顺水推舟,也省了之后再刻意伪造身份。

于是……他娶了柳婉,成了一个乡间的穷书生。

再后来,他慢慢在暗中与部下联络,一点一点的搜集情报,待到时机成熟的时候,他离开了柳婉,直奔临安城!

原本他留着柳婉的性命,是想着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若是有朝一日被人查问起身份,也好有个证明。

但谁知后来,她竟会找到临安城来,差点毁了他苦心经营的一切!

认识沈沁如的时候,慕振德已经步入朝堂,与沈太傅之间的关系,虽说不是十分亲近,但也算是能够说得上话。

后来的一次宫宴上,他偶然见到了沈太傅的千金,惊为天人!

抛却其他的不谈,慕振德的心里是真的倾慕于沈沁如的,只不过他们之间的身份注定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无法跨越!

此后他为了在朝中站稳脚跟,更进一步的接近皇权中心,最终还是将目光重新放回了沈沁如的身上。

一则,沈太傅是朝中元老,人前颇有威望,对于自己的仕途会有很大帮助。

二则,他为人耿直非常,不谙官场之道,而沈沁如身为他的女儿自然也是一派清流,心地纯良,比较好把控。

于是,他有计划的接近沈太傅、接近沈沁如,最终赢得了美人心!

当时临安城中的百姓人人都在传颂,兵部侍郎慕振德与沈府之女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佳人,实乃天赐良缘。

不久之后,沈沁如诞下一女,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是美好的,转变——是从柳婉出现开始!

那时候,四皇子楚凌突然找上他,说是清和王府上有他的贵人。

慕振德虽是不解其意,但也只能随着四皇子去一探究竟。

谁料竟是见到了柳婉,还有她怀中抱着的慕青蓝!

为了保住自己在世人心中的形象,也避免被四皇子查出更多秘密,他只能暂且答应归在他的麾下,助他登上太子之位。

至于柳婉……他也是想动不能动,只能好好的供着!

但是如何解释她的出现,却又是另外一番计较了。

慕振德当时刚刚能够接触到一些较为机密的要事,北朐便与临水突发战争,他因刚刚站稳脚跟,不敢贸然行动,是以北朐于那场战役惨败而归。

后来他为了将功赎罪,在丰延与临水再起争端的时候,他便将临水这方的军事消息透露给了丰延的将领。

直接导致了那场战役中,沈仕芳战败身死,也间接造成了沈府后来的家、破、人、亡!

这些事情,慕振德在做的时候,不是没有考虑到沈沁如的存在。

只是男儿志在四方,岂能为了儿女情长就放弃大好前途!

而沈府突逢巨变,沈沁如每日忧思,再加上柳婉的突然出现,她的身子便渐渐垮了下去。慕振德的心里是愧疚的,可再多的愧疚也比不上他的责任和前途!

所以……他还是若无其事的做着他的细作,若无其事的对沈沁如诉说着爱意。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沈沁如看他的眼神不再是那种眷恋和爱慕,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防备与失望。

他直觉哪里出了问题,虽然她只是深闺小姐,但是所见所识并不一般。

是以从那时开始,慕振德不禁怀疑,她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于是,他开始派府里的下人,暗中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最终发现,沈沁如果然是察觉了他的异样!

并且还在暗中试图找到一些证据,交给沈太傅!

为了继续掩饰自己的身份,怕沈沁如最终找到证据揭穿这一切,百般思虑后,慕振德终是狠下心肠要除掉她!

他知道,若是沈沁如突然暴毙,沈太傅势必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还会惹来他人的非议,所以他只能借助柳婉的手来除掉沈沁如,造成一种她忧伤过度,因病离世的假象。

慕振德方至如今还记得,他将草乌拿给柳婉,让她掺在沈沁如的饮食中,当时她的那种表情,几乎是在看洪水猛兽一般的恐惧!

他还记得,沈沁如临去之前,看向自己的眼神,无悲无喜,无欲无求……好像就在看一个陌生人。

方至如今他也没有想明白,为何那双眼中没有憎恨,没有后悔,什么都没有……

如今,慕振德看着手中的书信,那上面洋洋洒洒的写着那么多字,可是他却已经没了看下去的勇气,越往下看越是惊心!

原来,从一开始,慕青冉就什么都知道了!

她早就查清楚了这一切,然后才回到尚书府,慢慢与他周旋。

可是眼下她已经离开了临水国,却并未对他有何作为,这一点慕振德却是觉得十分奇怪。

慕青冉绝不会只是留下一封书信这么简单,她到底想干什么呢?!

将这些事情告知世人……可她哪里来的证据?

想到这,慕振德不禁紧紧皱起眉头,他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可一时之间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书信的最后一页,只有一行字,浮生变幻,一梦千重,缘起缘灭,幻化成空。

见此,慕振德只觉得心中莫名一阵揪痛,眼前似是又见到了玉簪花开遍的情景。

……

而此时的清和王府中,楚凌也正在看着一封书信,他看的很是仔细,却看的眉头紧皱,握着信纸的手也渐渐紧握成拳,看起来着实是气的不轻!

好一个慕振德!

好一个尚书大人!

当真是欺他临水国无人嘛!

竟然连他都被他蒙骗了,真是岂有此理!

楚凌此刻联想到过去的种种,突然有一种豁然明朗的感觉,从前那些不明白的地方,如今也是忽然想通了。

怪不得慕振德对着自己和楚沛的示好视若不见,若非自己手中有他的把柄在,此刻恐怕他也不会归顺自己!

可这到底不过是他身为细作要掩藏身份走的一步棋而已,就连他都成了他局中的棋子!

楚凌看着手中的密信,眸中不觉闪过了一抹异色。

他不知道这是何人送到他手上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对方也一样要致慕振德于死地。

信的最后一页,是一份名单!

上面清楚明白的写着,临水国尚有哪些细作,在朝在野,均一一记载详细。

甚至连他们的联络方式也有写明!

楚凌看着这些内容,微微上扬的桃花眼透着精光,就算这些都是假的,他也有办法让它变成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