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尚书府覆灭/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过两日便会到了临水边境之处,眼下整个和亲队伍正在驿馆中歇息。

慕青冉在紫鸢的服侍下梳洗了一番,简单用了一些细粥小菜却是再也吃不下了。

看着略微有些憔悴的慕青冉,紫鸢心下急得不行。

连日在马车之上赶路,虽说不是十分匆忙疲累,但到底路途奔波遥远,常人的身子恐怕都有些吃不消,更莫要说是小姐这样的病弱之人!

相比于紫鸢的忧心忡忡,慕青冉自己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只是觉得身子疲乏的很,有些提不起精神,旁的倒也没什么。

况且她平日也是习惯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倒不像紫鸢那样担忧。

“你呀……再皱眉就成老太婆了!”慕青冉看着紫鸢一筹莫展的模样,不禁打趣她说道。

“小姐惯会打趣奴婢的,奴婢是担心您身子吃不消嘛!”这几日她专心琢磨着给慕青冉的药膳中再加一味药材,或许效果会更好一些。

“没什么大碍的,左右不过是有些乏累罢了!”慕青冉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轻揉了揉额角,这几日也确实是没怎么休息好,也不知临安城中如今是何光景。

“小姐,再过个两三日,我们就要到临阳城了吧……流鸢怎地还没有赶上来?”

若是出了临水,流鸢还没有赶上来,那是不是说明临安城中的事情有些麻烦?

紫鸢想到这里,不禁偷偷的看向慕青冉,却是没有将心底的疑问说出来,以免给她平添烦忧。

闻言,慕青冉微微沉思说道,“想来是在路上耽搁了吧!”

她交代流鸢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只需要送两封书信出去,一封是交给父亲,一封是交给四皇子。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便是静观其变!

“小姐让流鸢送去给四皇子的东西,怎么就知道他一定会相信呢?”

“自然不会完全相信,他会暗中派人前去查证的。”

而且,就算有些事情已经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慕青冉相信,凭着楚凌的手段也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那为何不将东西交给三皇子呢?”

两个皇子都是风头正盛,何况三皇子还在负责调查临安城中细作一事,由他来指出这件事情岂不是更加名正言顺?

“因为讨厌他!”手中捧着一杯热茶,慕青冉神色淡淡的说道。

紫鸢:“……”

看着自家小姐回答的无比认真正经的模样,紫鸢忽然觉得有些无言以对。

见紫鸢稍显错愕的神色,慕青冉却是不禁微微浅笑。

她确实是不想让楚沛来出这个风头,毕竟当初他威胁自己的事情她还没有和他算账,如今难道还要帮助他在宣德帝面前立功不成!

其实也并一定要是他们二人中的谁,只不过为了打击楚沛,慕青冉方才选择将这美差给了楚凌!

还有一点便是,慕振德欺骗了她,还将他当成棋子一样玩弄在鼓掌之间,这样一来,楚凌岂有轻饶他的道理!

一切的一切,都是环环相扣的算计,她猜到了楚凌绝不会善罢甘休,是以才将这些现成的罪证送到他手上!

月明星稀,更深露重,慕青冉在紫鸢的再三催促下,方才准备上床歇息。

如今,只等着流鸢到来,便一切都明了了!

她特意选在自己和亲启程之后才料理尚书府的事情,一来是为了防止慕振德对自己出手,二来……父女一场,她不亲眼看着他遭难,这便是全了她的孝!

……

而此刻的临安城中,在慕青冉离开之后不久,便已经是兵荒马乱!

宣德帝突降圣旨,查抄尚书府!

府中无论男女老幼,均被禁军捕入天牢,而罪名竟然是……通敌叛国!

整个朝廷仿佛炸了锅一般,众人纷纷不解是何情况。

慕尚书前脚刚刚送了一个女儿出去和亲,后脚却被陛下抄了家,这是什么情况?!

莫要说是朝中众臣一时摸不着头脑,就是慕振德自己也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日四皇子突然带着禁军闯进尚书府,说是奉陛下旨意,彻查他通敌叛国之罪!

大祸临头之际,慕振德方是醍醐灌顶,这才知道慕青冉最终的后招是什么……

原来,她布局已久,一直在等着这一刻!

尚书府被抄的那一日,府中之人慌乱奔走,哀哭不断,门口看热闹的百姓不明就里,只道是尚书大人暗中勾结北朐之人,被四皇子查了出来,眼下……整个尚书府都遭殃了。

柳姨娘在玉笙居听见春梅说的话之后,意外的是并不怎么惊讶,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

她的脸颊苍白的可怕,毫无一丝血色,眼底的乌青很是严重,一副病入膏肓、大限将至的样子。

如今她唯一担心的,便是她的三个孩子!

不过眼下尚书府遭难,她却是忽然安心了。

慕青冉已经远走丰延,可还是能控制这临安城中的局势,千里之外决计生死,倒是让她更放心她曾经许诺之事。

只是不知……蓝儿和欢儿将来又该如何!

慕青蓝和慕青欢看着黑压压的禁军闯进府中,已是吓得动也不能动,看着父亲和姨娘被绑着向外走去,顿时失声痛哭起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们尚且没有弄清楚,就被一起扣上了枷锁,押进了天牢之中。

一夜之间,曾经赫赫扬名的一座尚书府再也不复存在了。

楚凌得了宣德帝旨意,将名单上的其他人一一进行惩处。

在朝者,以其他名目处死,在野者,则直接秘密处决!

势必要将北朐安插在临水的细作连根拔除!

看着宣德帝如此大阵仗的料理此事,楚沛忽然觉得有些后悔,倘或他当时加紧一些调查,说不定如今立功的人就是他了。

不过他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太简单,这么短的时间内,楚凌是如何查到这么多秘密的?!

隐藏在他国的细作,若是这么容易便被人发现,岂不是早就死于非命了!

更何况慕振德在临水潜伏了这么多年,竟然一夕之间就被楚凌连窝端了!

不管怎么想,楚沛仍旧是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可如今他也是没精力去理会楚凌究竟是如何得知这些秘密。

就算知道了,也是于事无补!

……

而另外一边,当沈太傅听着刘管家的禀报时,不禁震惊非常!

慕振德……竟然是北朐人!

他微拢胡须,慢慢在书房中踱着步,心下一时难以平静。

此刻,沈太傅倒是不禁觉得很是庆幸,幸好青冉奉旨和亲,否则的话,岂非也要受到牵连!

难道……

忽然!

沈太傅脑中灵光一现,猛然想到了些什么。

这一切未免发生的太过凑巧,青冉刚刚嫁去丰延,尚书府便出了此等大事,难道这一切都是青冉所为?!

沈太傅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当时青冉知道自己要去和亲,却半点反应也无,好像那已经是她计划中的一部分了,可这孩子是如何知道这么秘密的呢?

就连陛下恐怕都不曾怀疑过……通敌叛国这是何等大罪,慕振德岂会不小心行事,这么多年都没有任何纰漏,如今却是露出了狐狸尾巴!

想到慕青冉,沈太傅的心情有些复杂,一时间也说不上此刻是庆幸更多,还是心疼更多。

忽然想起青冉临行前交给他的书信,沈太傅左思右想,最终还是决定拆开看看。

皱眉看完那封手书之后,沈太傅赶忙对刘管家吩咐道,“备车!进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