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辞官远走/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振德被捕入牢之后,临安城中一时流言四起。

众人纷纷言说慕振德本就是一个负心汉,当年落破之时娶了柳婉为妻,后来到了临安城又攀上了沈府,娶了沈家大小姐!

还有传言说,慕振德之前在外人面前对沈家大小姐的种种爱护都是装出来,一切都不过是为了掩护他的身份而已。

如此想来,慕振德对慕青冉的关心呵护想必也都是假的,否则又怎会舍得自己的亲生女儿去和亲呢!

更有甚者,还有人把这些故事编成了戏文、故事……到处传唱。

曾经慕振德在百姓心中的形象有多光辉,如今……便是有多令人感到作呕!

仿佛一切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他从人人交口称赞的尚书大人,变成了万人唾弃的负心汉、阶下囚!

……

宫中

宣德帝此刻已经是雷霆之怒!

自从慕振德被关进天牢之后,也曾多次鸣冤要面见陛下,但是却一直被宣德帝置之不理,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打算给慕振德申辩的机会。

从楚凌将那本名册呈到御前开始,慕振德此人便与死人无异!

被人蒙在鼓里这么多年,宣德帝的怒气可不是区区一个慕振德就能消除的,那名册之上人数众多,在朝在野各有分属,真当他临水国无人吗!

更何况,一个敌国的细作居然能在一个朝廷潜伏这么多年,而他们居然都没有发现,这传出去,皇室的颜面何存!

正是因此,他当初颁布圣旨的时候才没有将那个名册一并大白于天下,而是判了慕振德一个通敌叛国之罪!

这边宣德帝正在为慕振德的事情烦忧不已,不料李公公突然来报,说是沈太傅前来求见。

闻言,宣德帝不禁微微一愣!

这个时候,太傅他老人家来做什么?

前些日子为了慕青冉的事情,他也算是了伤了一代老臣心,沈太傅近来也都一直称病未来上朝,今日……难道是为了慕振德的事情?!

“宣他进来!”

“老臣参见陛下!”沈太傅身着官服,步伐缓慢的走了进来,精神也是大不如前。

想来唯一的外孙女被送去和亲,对沈太傅来讲,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宣德帝心中如此一想,不禁觉得略有些歉意。

“太傅大人请起,不知是有何事要见朕?”

“老臣今日……是为了慕府一事前来!”沈太傅说着,抬首看向宣德帝。

他的眼角已经布满了细碎的皱纹,不过一双眼睛却是精亮无比,透着岁月沉淀过后的睿智与风华。

此言一出,却是只见宣德帝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他皱眉看着沈太傅,半晌都没有说话。

而反观沈太傅却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全然不顾宣德帝的脸色,继续说道,“慕振德身为临水的罪人,自是罪有应得,百死莫辩……不过尚书府中一干人等,却是甚为无辜,不知陛下打算如何处置?”

“通敌叛国,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尚书府中众人都难逃其罪!”虽然宣德帝不满沈太傅有此一说,不过想到他身为两朝元老,又素来心性耿直,有此一言倒也在情理之中。

“慕振德之罪死不足惜,只是依老臣看,若是其他人一并同罪,不过枉造杀孽,还望陛下三思。”

“那依太傅所言,应当如何?”

宣德帝心中明白,这件事情究其根本其实不过是慕振德一人所为,只是他身边亲信断不能轻纵!

府中一干下人倒是无干大局,未免百姓觉得他是个暴君,太傅所言也并非没有道理。

“慕振德身为主谋,自是罪无可恕,不过府中下人却是可以免去一死。”

“嗯……太傅所言有理,朕会酌情从轻发落。”

本以为对话到此便结束了,谁知沈太傅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宣德帝不禁有些奇怪的开口问道,“太傅还有何事?”

沈太傅闻言,忽然双膝跪地,朝着宣德帝拜了一拜,方才回道,“老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太傅这是做什么……快些起身!”

“老臣恳请陛下,放了那三个孩子!”

这便是青冉在信中希望他能去做的事情!

沈太傅虽然不知慕青冉这样做的目的,不过既然是青冉的嘱托,他自然要去办到!

即使这三个孩子……是慕振德和柳婉所有!

“什么?!”宣德帝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沈太傅的请求竟然是这个!

“太傅可知,那三人是慕振德的孩子,身上有着一半北朐的血统,你竟然叫朕放了他们?!”宣德帝眼神阴郁的看向沈太傅,声音也变得有些冷然。

“稚子年幼,何其无辜……”于情于理,沈太傅都可以不救她们,放任宣德帝随意处置,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只不过……因着慕青冉开了口,沈太傅便有了非救不可的理由。

所以,他必须说服陛下,免了这几个孩子的死罪。

“放了他们,等于纵虎归山,太傅不可一念之仁!”

“他们自己尚且不知是何身份,说到底……不过是被慕振德连累罢了,还望陛下明察。”

“太傅不必多言,朕意已决。”说完,宣德帝却是不想再多言,起身便要离开。

“陛下!”沈太傅急忙唤住他,声音已经渐渐变得哽咽,“陛下……就算不看在老臣的面子,也好歹顾念一下青冉和亲的功劳,暂且饶他们一死吧!”

话毕,沈太傅已是悲痛不已。

“当年仕芳战死,沁如病逝,老臣身边便只剩下青冉,如今连她也远嫁丰延,老臣一生为国为民,却是对不起这一双儿女啊!如今这三个孩子是青冉的弟妹,年幼无辜,让老臣如何能坐视不理啊!”

听闻沈太傅提起慕青冉和亲之事,宣德帝不免有些怔愣之色。

当日沈太傅也是这样跪在自己面前,求他收回成命,可他没有答应。

为了江山社稷,他觉得舍弃一名女子是值得的……

如今看着依旧跪在自己身前的老者,宣德帝忽然觉得心中有些不忍,再想起当年的沈仕芳,到底他还是觉得有愧沈家。

“这……”

“老臣以项上人头担保,换陛下免他们一死,还请陛下开恩!”

宣德帝想了想,觉得那三个孩子也不过是被牵连的,权当是送了沈太傅一个人情罢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他们驱逐临水国,永不可归!”

若非心中还顾念一点对沈太傅的亏欠之意,宣德帝是万万不会妥协的。

“老臣……谢陛下!”沈太傅朝着宣德帝又是一拜,随后缓缓说道,“老臣年事已高,恳请陛下准许老臣——告老辞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