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尘埃落定/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宣德帝听到沈太傅如此说,却是不禁错愕不已!

怎么说来说去,太傅大人竟是要辞官?!

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沈太傅又是朝中元老,宣德帝自是不愿放他离去的。

“太傅大人何出此言啊?”

沈太傅选在这个时候辞官,可是因为慕青冉的事情而与他心有芥蒂了……

“老臣如今已是病体缠绵,再也无力尽忠陛下、尽忠临水,还望陛下成全!”

语毕,沈太傅朝着宣德帝深深的拜了下去。

他的内心也是充满了不忍与纠结,只是到底还是决定要远离朝堂纷争。

青冉说的是对的,如今的临水国,已不再是当年他所熟知的那个国家了,再继续盲目的效忠也不过就是愚忠。

这一番话说下来,沈太傅已是声泪俱下,但凡还能看到丝毫的希望,他也不至于就此放弃!

可宣德帝一直把握政权,迟迟不肯册立太子,而几位皇子又都拘泥于此,不肯把眼光放得更长远,长此以往,只怕终成祸患。

“太傅大人为朕、为临水百姓鞠躬尽瘁这么多年,何以在此时弃朕于不顾?”

宣德帝的心中还是很敬重沈太傅的,只是人心有的时候最是难测,或许上一刻他还在念着你的好,下一刻就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忘记刚刚发生的事情。

所以,即便眼下宣德帝万分感念沈太傅为官为臣的种种,但当他决定送慕青冉去和亲的时候,还是半点犹豫和商量的余地也无。

听闻宣德帝的话,沈太傅的眼中却是不禁更见悲戚之色。

是陛下……先弃老臣于不顾!

“老臣如今孑然一身,只想寻一清幽之所,安度晚年。”

“太傅终究还是在怪朕……”宣德帝微微叹了口气,语气颇有些怅然的说道。

可是他的心中却是已经有些感到不悦,自古以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难道这句话沈太傅忘了吗?

“老臣不敢!”

“罢了、罢了……随你去吧!”

见他去意已决,宣德帝便也不再挽留,免得到时候人在曹营心在汉,还不如随他去了。

“老臣……谢陛下!”

沈太傅起身的时候,双腿似是有些支撑不住,身体微微有些摇晃,一旁的李公公见了,急忙上前搀扶。

到底还是上了年纪,跪了一会儿,这身体便有些支撑不住了。

沈太傅慢慢转身走出大殿,宣德帝在后面看着步履蹒跚的老者,忽然觉得悲从中来。

李公公回来的时候,宣德帝正在批阅奏折,他看着宣德帝微微有些严肃的脸,试探着开口唤道,“陛下……”

“讲!”

“方才太傅大人出宫之前,让奴才转达一句话给陛下。”

“什么话?”闻言,宣德帝搁下笔,略有些疑惑的看向李公公。

有什么话刚刚在这不说,却要李公公转达是何意?!

“太傅大人说,兄弟阖于墙,外御其辱!”李公公一边学着沈太傅说的话,一边观察着宣德帝的神色,深怕一个不小心,陛下便因为这句话而发怒。

听闻此话之后,宣德帝不禁在心中反复默念了几遍,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兄弟阖于墙,外御其辱……

……

一路向丰延行进,如今已是弃岸行船,再过几日便到了丰延境内,而流鸢也终于赶了上来,一并带来了临安城中的消息。

自慕振德下狱之后,尚书府变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慕青冉作为尚书府唯一幸存的人,自然也成为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如今,慕振德已是临安城中臭名昭著的人,虽在天牢中一直嚷着要面见陛下,但却一直无人问津。

而尚书府中的下人也是发配的发配、充军的充军,不过到底是保住了一条小命,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据闻柳姨娘在入狱后的第三日,便头疾发作,无药而医,竟是直接去了。

慕青冉听流鸢说到此处的时候,神色很是平静自然。

或许这对柳姨娘来讲是不错的结局了,至少如果由她出手,结局绝对不会比现在更好!

毕竟……自己答应她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甚至会超出她的预期!

此后没过几日,便传出尚书府的两位小姐和一位小公子因为在天牢中偶染疫症,没过几日也相继离世,众人不免又是一阵唏嘘。

想来对于这几个孩子,大部分人还是可怜其年幼无辜的,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整件事情都是慕振德的一个局,而所有和他有关联的人,都不过是他棋局中的棋子而已!

慕青蓝、慕青欢、慕青珩……她能让外祖父顺利救下她们,免于一死,再多的……她却是无能为力。

毕竟她也间接的害死了她们的娘亲,从今往后各不相欠,也算是破了此劫,了结这段缘。

宣德帝对外称她们染病而死,那就意味着将来世间再也没有这三个人的存在。

临水国他们不能容身,将来的日子,只怕不会好过……

她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对她们三人做到如此地步也算是仁至义尽。

只不过……慕青冉的心中到底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慕青珩。

毕竟,他是真的将她当成可敬、可爱的大姐姐,而她也是真心把他当做弟弟的。

看着手中的锦盒,慕青冉的嘴角泛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这是她及笄那日,珩儿送她的及笄礼,栩栩如生的一副木雕,可见出手之人的用心之细。紫鸢看着慕青冉拿着木雕在愣神,也不禁有些为她感到为难。

想来小姐定是在担忧珩少爷,只是如今,实在是鞭长莫及,小姐也是爱莫能助了。

而就在此时,慕青冉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她伸手摸向颈上带着的玉佩,心中便不免另外一番计较。

或许……这件事情可以让冥夜帮忙,毕竟他是江湖中人,而且势利庞大,关照几个人应该是不在话下的。

只是这样,就等于将自己的一个弱点暴露给了他,却是有些风险……

------题外话------

兄弟阖于墙,外御其辱——《诗经·小雅·棠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