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身处丰延/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流鸢将临安城中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纷纷说与慕青冉听,见她听完后,并不言语反而是凝神沉思,流鸢也没有出声打搅她。

不过想到什么,她不禁轻轻开口说道,“小姐,太傅大人让奴婢转告一句话给您。”

忽然听闻有关沈太傅的事情,慕青冉蓦然回神,“什么话?”

“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流鸢略微偏头,似是在回忆沈太傅教给她的话。

她好不容易才记住的!

闻言,慕青冉却是发自内心的笑了,一双明眸显得精亮水润,光彩熠熠,看的流鸢和紫鸢都不免有些入了迷。

慕青冉明白,沈太傅这是在告诉自己他的决定,至此……她心中的石头才算是彻底落了地。

毕竟以外祖父那样倔强执拗的性格,她实在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说服他,如今总算是没有后顾之忧了。

“流鸢,这几日辛苦你了。”

慕青冉转头看着流鸢,一直夜以继日的赶路,就算是流鸢这样的习武之人身体也是会吃不消的,如今只瞧着她脸上满满都是疲倦之色便也可知其中辛苦。

“接下来的时日便好好休息吧……有紫鸢在就可以了。”

“是!小姐放心,奴婢没事的!”

话音刚落,忽然听闻马车外面响起了打斗之声,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保护公主!”

马车之外,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随后便传来了一片厮杀之声。

刺客?!

流鸢瞬间警觉起来,手已经放在了腰间的暗器上,随时准备着出手。

一旁的紫鸢颇有些担心的看向慕青冉,这一路上已经是奔波劳累了许久,小姐也一直是在尽力支撑,不想让她们担心。

眼下马上便要到丰延了,却不成想居然会遇袭!

还好流鸢及时赶回来了,小姐的安全也多了一层保障。

相比之下,慕青冉倒是并没有担心自己的处境。

这送嫁队伍浩浩荡荡,前后禁军无数,想伤到她却是不容易。

她只是好奇,这刺客是冲着她来的,还是冲着临水的和亲公主来的?!

虽然都是她一个人,不过这其中的意义却是完全不同的!

外面刀剑相搏,杀声四起,马车之内却是异常的安静。

慕青冉静静坐在马车之中,仔细听着外面的情况,却是迟迟没有让流鸢出手。

过了一会儿,车外声音渐歇,负责送亲的永宁侯世子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让公主受惊了,贼人已经全部解决,公主无需担忧。”

“有劳世子,不知是些什么人?”

“应是这附近地带的流寇,没多少人,公主放心便是!”

“如此便好!”

稍后车队继续前行,后面远远的一棵树上,站着两个通身黑衣的蒙面人。

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道:“方才为何不出手?”

“拍手鼓掌声音太大,会被发现的!”

“……”

“快点跟上吧……她们走远了!”

“跟的太近,就不怕被发现了?”

“也对……那我睡一会儿,醒了再跟?”

“……”

不知道这货是怎么在主子手底下活了这么久的,简直就是奇迹!

……

马车上

慕青冉的心中一直在想着方才的事情,依永宁侯世子所言,这些伏击送亲队伍的人不过是一些受战争波及的普通百姓,因为无处谋生才落草为寇,不过是求财而已。

可慕青冉却是不以为然,这送亲队伍如此浩浩荡荡,那些流寇又岂会不知!

他们人数不多,这样做不过是以卵击石,一点胜算也无。

这事情颇有些古怪,只是那些贼人都已经被杀死,想要探知清楚却是有些不容易。

不过……她心中倒是已经隐隐有些猜测!

“小姐……”紫鸢看着慕青冉眉头深锁的样子,不禁开口唤道。

“嗯?”

“您还在想刚刚的事情吗?”

“嗯……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她恐此事的背后是有人在主使,而她对背后之人却一无所知。

“既然想不出来,小姐就先别想了,这些日子一会儿乘车,一会儿坐船,您的身子也折腾的够了,等到了丰延,奴婢一定要好好给您调理一下。”

一想到慕青冉的身体,紫鸢就颇有些头痛,好不容易师傅给调理的不错了,这么一折腾,只怕又要静养好一段时日了。

虽说平日里她们来回于临安城,也是驾车而行,一行便是一段时日,但那时间比较自由,一路走走停停,玩玩闹闹,权当是在游玩。

可如今为了能够赶在丰延定下的大婚之期之前到达丰鄰城,她们这一路上都是在抓紧时间赶路,不可谓不辛苦。

听闻紫鸢的话,慕青冉原本还有些状态之外的思绪却是瞬间回神,听到紫鸢说要调理自己的身体,不自觉的就想到那一碗接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

不过这段日子,她确实是感觉有些乏累,调理便调理吧……随她去了!

“小姐,我们到了丰鄰城之后,先歇在驿馆,之后是不是就要住进宫中啊?”

她听说两国联姻就是这样子的,难道她们真的都要住进宫中吗?

丰延的皇室会不会也像临水那样,充满了尔虞我诈,阴谋阳谋……

“嗯……论理应是如此。”

慕青冉对于这些事情都是不甚在意的,既来之则安之,一切都听他们的安排吧!

住在哪里她都无所谓,左右都是一样的陌生!

“那……小姐,大婚当日你是要从宫中出嫁吗?”提到出嫁两个字,紫鸢的心情瞬间有些低落。

女子一生最重要的时刻便是出阁之日,可偏偏小姐出阁的时候,身边父母亲朋一人也无,还处处彰显着一种交易的感觉。

听紫鸢提到出嫁一事,慕青冉自己也是一愣,随后方才反应过来,微微点了点头。

很明显,慕青冉自己也没有把这个和亲当成是自己的大婚,反倒像是在完成任务一般,全然没有一丝的个人感情放在里面,看的紫鸢更是心疼不已。

可是偏偏她们谁也没有想到,抵达丰鄰城的时候,她们没有住进驿馆也没有住进宫里,而是被靖安王府的管家带着一道圣旨,直接“请”进了王府!

------题外话------

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