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开诚布公/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这边已经算是颇为顺利的到达了丰鄰城,而临水国中,慕振德却是被囚天牢,等待问斩。

宣德帝迟迟没有下处决的圣旨,并不是因为相信慕振德是清白的,相反……他是想要从慕振德的嘴里挖出更多的秘密。

就这样简单的处死他,岂非太过便宜了他!

这一日,天牢中的狱卒正三个一堆、五个一群的喝着酒、聊着天,百无聊赖的混着日子。

不想竟是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沈太傅!

尚书府被抄那一日,沈太傅打开了慕青冉临走前交给自己的书信。

信中的内容不仅仅是她拜托他救下尚书府三个孩子的事情,还有当年沁如嫁给慕振德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每一件都仔仔细细的记载了下来。

如果说沈太傅之前对于慕振德的态度还只是憎恶,那么如今便是彻彻底底的憎恨,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

今日他特意过来天牢见他,为的也不过就是想亲耳听到他承认当年之事罢了!

也算是……对九泉之下的沁如有个交代!

天牢之内,暗无天日,被关在这里的囚犯若是立即问斩反倒是一种解脱,可若是一直被关在这里直至被人遗忘,那么开始的时候是一味求生,到最后,便只一心求死!

毕竟这各种苦楚和种种折磨,并非常人可以承受!

沈太傅一进到天牢之中,便闻到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伴随着牢房中犯人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就连沈太傅也不免觉得头皮发麻。

走到最里间的一间牢房,沈太傅看见刑架上绑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双脚虚浮的搭在地上,好像两条腿都没有了知觉的样子。

前面带路的狱卒打开了牢门,不禁偷偷看了沈太傅一眼,心下不免有些奇怪,不是都说这沈太傅和慕振德不合嘛!

那今日来此不是为了探望……是为了落井下石?!

容不得他细想,将人送到了地方,他便退了出去。

不该知道的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妙,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的。

慕振德听到开门的声音,以为又是狱卒前来审讯,依旧低垂着头没有动作。

沈太傅见此,开口说道,“尚书府上下七十二人,皆被你所累!”

乍一听闻这声音,慕振德倏地抬头看过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沈太傅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来天牢见他。

刚被关进天牢不久,柳姨娘便头疾发作,生生去了。

再后来,就连慕青蓝她们姐弟三人也被人接走了,他猜测定是有人救了她们,只是不知究竟是何人如此做,目的又是什么?

如今,尚书府的主人只剩下他自己一人,每日都会有狱卒前来审讯,每日都会将天牢中折磨人的刑罚在他身上全部用一遍。

初时他还会抱有幻想,等着北朐的探子将临水这边的情况告知那边知晓,过不了多久便会有人前来营救自己。

可是事到如今,他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再继续自欺欺人,他早已成了北朐的弃子!

“沁如因你而死,青冉被迫和亲,这些都是你的步步谋算,可她们分明皆是你的至亲之人!”

说着话,沈太傅却是愈发的激动,若非知他命不久矣,他恨不得亲手杀了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岂能为儿女情长所累!”

慕振德气若游丝的说道,语气中满是毫不在意。

因着身上有伤,是以他每说一句话,牵动身上的伤口都是撕心裂肺的一阵疼痛。

不过说了短短一句话,他已是疼的满头大汗,汗水划过脸颊上的伤痕,更是钻心的刺痛,他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额角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既谋大事,何以行事如此小人?”

沈太傅最气不过的便是,明明慕振德处事手段卑鄙恶劣,可偏偏他自己一无所觉,反倒是满口的歪门邪论,分明就是在强词夺理!

“我与太傅大人不过志不同、道不合罢了!”慕振德微微抬头看向沈太傅,眸中一片平静。

方至如今,却是不必惺惺作态的喊他一声岳父大人了,他也是没有资格和理由去如此称呼了。

这些时日在天牢之中,或许是因为真的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打扰他,让他可以好好的回味自己从前活过的生活,他最常想起的,便是与沁如刚刚成亲的那段日子……

那时候,他为了掩饰身份,娶了沁如,为了避免她疑心,刚开始成亲的时候,他有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与北朐那边联系。

那段时日,他好像真的像世人眼中说的那样,眼里心里满满都是她。

只是后来,终归一切都是要回归现实……

当美梦最终醒来,他竟发现自己是北朐派来临水的细作,而她却还是那个温婉贤淑的才女佳人,只是他们再难回头!

慕振德如今不禁回想,若是能够有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就好了!

可是重来一次又能怎样呢?

他还是北朐的细作,就算为了沈沁如放弃北朐的一切,可北帝又岂会放过他!

到最后……还是不得善终!

好像从一开始,上天就和他唱了反调,不管他如何选择,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一切——早已注定!

“不过……我的确亏欠沁如良多,是我对她不住。”沉默了半晌之后,慕振德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算计柳婉、算计他自己的亲生孩子……这些事情在慕振德看来都是形势所迫,他也的确毫无愧疚之意,与她们也并无歉意可言。

本来她们就是他的棋子,就是他整盘棋局的衍生子,根本无需那些多余的感情!

可唯一令他心有不甘的……便是沈沁如的死!

他心里明明是不愿意这么做的,他明明也是动了情的!

只是可惜,他们之间,只有相思之苦,却无姻缘之福。

闻言,沈太傅却是不禁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慕振德会如此一言。

他的脸上满是血迹,沈太傅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是隐隐觉得,此刻的慕振德与以往很不同。

他不想去追究他忽然变成这样的原因,因为他从来没有打算原谅他。

毕竟……他害死了沁如是事实!

而如今,他所做的一切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宣德帝不会随随便便让他死去,没有得到有用的情报,慕振德便会一直被关着这天牢之中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被审讯、被施刑的日子。

眸色寒凉的看了慕振德半晌,随后沈太傅便转身向外走去。

没有再去理会离开的沈太傅,慕振德慢慢转头看向窗外的方向,从那里能看到天上高高升起的一轮明月。

似乎……在与沁如新婚那夜,窗外的月光也是这样的明亮!

只是到底,他辜负了那一轮月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