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崭露头角/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闻言看向夜倾辰,他眸光冰冷,神色严肃,不似玩笑,看来是真的想要杀了流鸢!看着被墨锦和墨刈围住的流鸢,慕青冉转头再次看向夜倾辰,缓缓的开口说道,

“王爷若果真如此做,岂非让丰延的皇帝陛下竹篮打水一场空?!”她淡淡笑着,说的话却是前言不搭后语,让在场的几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夜倾辰却是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他倏地将锐利的目光“射向”她,手也猛地攥住她的,将她拉近自己,声音冰冷的说道,

“你知道些什么?”夜倾辰目光眨也不眨的看着她,仿佛下一秒慕青冉便会逃跑一样。

“眼下临水的送亲队伍尚在丰延,王爷若是在此时杀了我的婢女,只怕事情会变得很麻烦呢!”慕青冉淡淡笑着,好像根本不相信夜倾辰“敢”动手杀了流鸢。

紫鸢在一旁看的紧紧皱眉,靖安王的那两个属下都在戒备流鸢,她不知道有什么办法,不过她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趁他们注意力都没在她身上的时候,紫鸢悄悄的将手探向袖中的“荷包”,那里面是她自己配制的一些强效药粉,是用来防身用的,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用这些东西,只是现在,也管不了许多了……

“你威胁我?”夜倾辰微微挑眉,眼中似是很是不屑。

“不过是想提醒王爷罢了。士卒虽微,却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道理想必王爷不会不明白。”慕青冉原本是打算在靖安王府中“韬光养晦”,当一个“身娇体弱”的“病秧子”就好,可是谁知今日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怕以后的日子只会更加艰难。

“何况,若是流鸢出了什么事情,只怕我身为主子也难心安。”慕青冉很清楚,夜倾辰若是真心要除掉流鸢,旁人自然不敢置喙,毕竟堂堂一国王爷处置一个丫鳜任谁也不会觉得有何不妥。只是,流鸢不能让他忌惮,自己“护国公主”的身份他还是会斟酌一番的。毕竟就算临水是战败之国,可也须知困兽犹斗,孤注一掷的道理。若是她这个和亲公主刚刚到了丰延连结婚大礼还未行,便出了差错,到时即便丰延国力雄厚,也难以堵住天下悠悠之口,世人都会言丰延是有意破坏和亲,意图挑起两国纷争,到时候就算丰延攻下了临水,只怕也是民心难得。这个道理,她明白,庆丰帝明白,而夜倾辰,自然更明白,正是因为明白,她刚刚才一开口,他便知道她是话中有话。

夜倾辰漆黑的眼眸紧紧盯着慕青冉,而后者淡淡的回望着他,半晌,夜倾辰方是说道,“放了她。”

“……是。”墨锦和墨刈虽说很是奇怪为什么王爷会放了这小丫鳜却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照做,毕竟王爷需要的只是服从命令的属下,其他的,他们不需要管,也没资格管。

看着墨刈撤回了架在流鸢脖子上的剑,慕青冉这才算是放下心。一旁的夜倾辰见了,一把抓起她的手,依旧想要带她一起走开,临走之前还颇为挑衅的看了流鸢一眼,而流鸢也果然不负众望的炸毛了,幸好紫鸢眼疾手快的拦住了她,这才不至于又惹上夜倾辰。

慕青冉颇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怎么上一刻还冰冷冰冰的嚷嚷着要杀人,下一刻却忽然变得这么幼稚。不过他究竟一直拉着自己要去做什么……夜倾辰没有再理被气得鼓鼓的流鸢,而是径直拉着慕青冉离开了,走过紫鸢身边的时候,夜倾辰不含一丝情绪的眼眸冷冷扫了一眼紫鸢的衣袖,接着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是这一眼却是让紫鸢如坠冰窖,他——不会是发现了自己刚刚的小动作了吧?!这个靖安王果然是个难对付的角色,想到这,紫鸢不禁为慕青冉担心,只是想到刚刚慕青冉走过去时给自己的那个眼神,她还是听的,一切静观其变吧!

慕青冉一路被夜倾辰带回了主院,她看着走在前面的男子,感觉握着自己的手很大,掌心有一层很厚实的茧,却意外的很温暖。她微微用力想将自己的手抽回来,毕竟这样青天白日的有些不合礼法,只是手没有抽出来,反倒是被那人更紧的握住,慕青冉不得其法,也只好作罢。一路回了浮风院,夜倾辰直接拉着慕青冉进了正房。慕青冉心下奇怪,不知夜倾辰这是何意,可当她进到房中,看见屏风上挂着的一袭大红嫁衣,便是明白了此行的目的。

“这是……”慕青冉看着眼前的华服,心下微思,这好像……是玲珑坊的绣艺?

“五日之后便是结婚大典。”言下之意便是,那日她要穿着这身嫁衣和他拜堂是吧?

“嗯。”慕青冉淡淡应道,她实在猜不出夜倾辰这个举动背后的含义。毕竟,嫁衣应该是女子自己准备的,何况从临水“出嫁”来这里的时候,宣德帝也是命宫中最好的绣娘赶制了嫁衣,难道到了丰延,他竟是“瞧不上”吗?

“大礼就在王府举行。”还是一贯冷冰冰的声音,只是慕青冉却是听出了别的意思。结婚大礼自然是要在靖安王府举行,可他为什么要强调一遍,还是说他的意思是,不需要花轿游街,直接便在王府拜堂?!

“大婚前一日……不需要住到宫里吗?”慕青冉颇为疑惑的问道,不过她已经隐隐猜到了答案,若果真如她所想,那她只能说这位王爷的任性程度可不是一般人可比啊!

“不必,就在王府。”

主人家都这样说了,慕青冉自然是没有异议的,或者说,对于这桩亲事,她从来都是不放在心上的,随便别人去怎么折腾,她都是一副淡然无谓的样子。

等到慕青冉终于回了自己的房间,看着在屋中急的直转圈的紫鸢,不免又是一番安抚。

“流鸢,以后切记不可如此行事。”今日之事实在太过危险,若是流鸢不能吸取这次的教训,只怕以后类似的麻烦不会少。

“……”闻言,流鸢的头更加的低了下去,好像意识到自己给慕青冉惹了麻烦。

“我不是责备你的意思,只是这样太过危险了,我会尽量保护好我自己,如果下次再遇到同样的情况,我若应付不来,自然会想办法告诉你,知道吗?”

“是,。”闻言,流鸢这才算又露出了笑容。

“,靖安王他……为什么不再追究了?”紫鸢一度以为他是真的要杀了流鸢的,毕竟那人眼中的杀意实在太过明显,根本就是毫不掩饰。

“可能,是嫌麻烦吧!”慕青冉知道,今日一事之后,夜倾辰便会注意上自己了,毕竟她一句话便道破了庆丰帝的图谋,他不起疑心才怪,这以后的日子只怕会是很“热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