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大婚之礼(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和夜倾辰大婚的这一日,天公做美,虽已是寒冬天气,却是“艳阳高照”,天空一碧如洗,万里无云。说起来,这丰鄰城中的百姓近来也是忙得很,前几日刚去城门迎大军凯旋,这几日又开始忙着关注靖安王的大婚,简直是应接不暇。不过后来有传言说,靖安王妃本来就身子不好,再加上从临水千里迢迢到丰鄰城舟车劳顿,身体更是虚弱,因此靖安王特意求准了陛下,大婚之日直接在靖安王府拜堂成亲,没有花轿游街这一项。这消息一出,众人不禁又是一番感叹,这小王爷果然是得陛下圣心啊,不管是多么无理的要求,陛下都能答应。先是还未大婚,便直接将人接到了王府去住,后来这新娘不在宫中等候出嫁,竟是在王府中直接拜堂,这桩桩件件若是放在寻常人家,早就被别人的唾沫给淹死了,偏偏是靖安王夜倾辰如此行事,众人也只得私下议论议论,却是不敢当着他的面说什么。就连朝中的礼部尚书对庆丰帝谏言,也被他三言两语挡了回去,毕竟夜倾辰要做的事情,就算是他也不能保证能完全干涉,还是顺了他的心思,免得又生变故。

慕青冉今日早早便起了身,在嬷嬷们的服侍下换上了新的嫁衣,她端坐于雕花镜前,看着身后忙碌的众人,显得漫不经心。这些嬷嬷尸里派来的,前些日子便来了王府,一则为了教导她一些宫礼宫规,二则,怕是要为宫里的贵人们先行试探试探她吧!从她到达丰鄰城那日起,关于她的流言便没有停止过,夜倾辰几番举动,也成功的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情,她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和亲公主”的这个身份,注定了她不可能一直静默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即便她不想招惹是非,旁人又岂会轻易放过她?!她不知道夜倾辰这番举动到底意欲何为,不过对她而言,却是方便了许多。在她看来,住在靖安王府要比住在宫里要自在许多,也安全许多,毕竟在王府中,她只需要提防夜倾辰一个人,而宫中……明处暗处的人,不胜枚举,太麻烦!

宝鬓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紫鸢看着妆容精致的慕青冉,不禁有些微微脸红,小心翼翼的为她盖上了红盖头,和流鸢一左一右的扶着她慢慢步出屋子。

靖安王府处处都是张灯结彩,喜庆非凡。从王府的大门口到院内的九曲回廊,到处都挂着红彤彤的灯笼,将素日略有些冷清的王府装点的热闹了不少。靖安王府的前院,此刻已经是宾客云集,热闹无比。朝中众臣无论官职大小,纷纷到场庆贺靖安王大喜,贺礼也都是成箱成箱的送。于公,夜倾辰是丰延国炙手可热的靖安王,手中握着丰延半数兵权,是庆丰帝跟前的大红人;于私,老靖安王和当今陛下什患难的同胞兄弟,他唯一的儿子,陛下自然是照拂有加。这朝中之人,哪个不是人精,自然是要纷纷巴结夜倾辰。只是他这人无甚喜好,让他们无无从下手,不过现在好了,娶了王妃,以后他们也算是多了一条门道,行事也更加方便些。何况,今日就连宫中的几位皇子都纷纷到场,他们就更没理由不来了。墨锦身为靖安王府的管家,看着这么多稀奇珍品都收入自家囊中,笑的嘴都合不上了,面对前来观礼的大臣,也是更加的热情洋溢。而反观正主,却是和以往一样的表情,还是冷冰冰的伊夫生人勿近的样子,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换了一个颜色的衣服!

夜倾辰本身容貌便生的极好,只是他眼眉气势太盛,偶尔便会掩庚五官的精致。但今日他穿了一身大红喜服,将身上的肃杀之气降低了一些,瞬间便让众人觉得眼前一亮,惊艳无比。也有不少人微微在心底叹息,若是老王妃还在世,小王爷也不会变成如今这般冷漠无情的样子,再配上这般冠盖京华的俊容,只怕这丰鄰城中未出阁的姑娘都要争着抢着嫁他了。

慕青冉蒙着盖头,在紫鸢和流鸢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走向喜堂。她昨日便听说,老靖安王昨日回了王府,不过她身为“未过门”的儿媳,自然是不能与其碰面的,是以她昨日一直当做不知,安静的待在房中。听闻老王妃当年先逝,之后他便将才几岁大的夜倾辰带上战场,直到几年之后,夜倾辰可以独当一面,他便开始云游四海,鲜少有人知道他的行踪,这次也是因为独子的大婚,他才将赶回来的。不过慕青冉总觉得王府中的下人很少在夜倾辰面前提起老王爷,好像——这是一个禁忌一样!胡思乱想间,她忽然听到屹的声音,忙收敛心神,凝神静听。

屋中众人原本还在相互攀谈,聊得热火朝天,忽然不知听谁说了一句“新娘子来了”,霎时,众人纷纷向门口望去。只见来人一袭嫁衣红纱,从腰间展开的丝线反复交错织就成一只金色的凤凰,迆地的裙摆刚好是凤尾的位置,随着她缓缓的向前走去,那金线一闪一亮竟衬的凤凰仿佛要跃然于飞似的。广袖飘飘,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金丝轻绡。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虽是未见其面,只这一身气度风华,也是让屋中之人“惊艳不已”。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只是不知,这红纱之下是何等姿容……”人群之中,一位锦衣华服的公子喃喃自语的说道。却不想还是被身边之人听到了。

“今日这种场合,你最好收敛些!”却见说话之人眼神颇为警告看着他。分明就是那日在一品轩中为首的男子——丰延的大皇子,夜倾瑄!

“哎呦,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我不过随便说说。”唰的一声甩开折扇,轻轻的扇了几下便又将其合上了。哎,如果不是为了姑娘们的眼福,他也实在不想在这种天气拿着把扇子到处转!

“别说我没提醒你,她已经嫁了夜倾辰,便是靖安王妃,就算她是倾国倾城的貌,你也给我离她远点。”夜倾瑄皱着眉,很是严肃的警告着眼前这个玩世不恭的少年,他的七弟——夜倾睿!他最是知道这个弟弟是什么德行了,他府中的美女难道还少吗?!哪一个不是姿容上等,色艺双绝,可偏偏他是这副风流像。夜倾瑄平日甚少管他这方面的事情,只是如果因为一个女人牵扯上夜倾辰就不一样了。

“知道了,知道了。”夜倾睿一边应着,却是眼也不眨的看着夜倾辰身边的女子。这一幕却恰巧被八皇子夜倾漓看到了,他不禁微微深思,七哥这好色的毛病若是再不改改,只怕将来会出大事……

夜倾辰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女子,素来深邃的眼神变得有些更加幽深,他执起红带的另一端,轻轻的带着她,面向上首坐着的老靖安王,眸中却是一片晦涩。屹正准备宣布拜堂,却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一声“陛下驾到!”

------题外话------

各位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求收藏,求评论啊!看一眼,你不会吃亏,看一眼,你也不会上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