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大婚之礼(二)/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咋一听陛下来了,众人纷纷纷纷涌向门口前去恭迎圣驾。御撵到了靖安王府的大门口,可是激动坏了一群在那围观的百姓,没想到今日虽然没见到靖安王和王妃,却是有幸看见了当今陛下,他们连忙跪倒在地,山呼万岁。庆丰帝见此,素来儒雅的面容也染上一丝笑意,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这是任何一位帝王都喜闻乐见的。何况今日辰儿大婚,夜焯——也就是老王爷,也赶了回来他们兄弟二人也是多年未见了,想到这里,庆丰帝不禁加快了脚步。见陛下到此,老王爷领着朝中众位大臣纷纷跪拜行礼,慕青冉盖着盖头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任由紫鸢扶着她向着前方施礼。只是听闻陛下到此,她心下微思,看来夜倾辰果然是颇受恩宠,大婚之日竟然能劳动庆丰帝前来。

“恭迎陛下!”

“众卿平身!”庆丰帝上前扶起老王爷,看着两人颇为相似的容貌,文武百官心下又是各有一番计较。老靖安王的容貌较之庆丰帝要刚硬许多,他们二人是一母所出的兄弟,只是庆丰帝具有治世之才,深谙帝王之术,更具帝王之风;而老靖安王则是骁勇善战,于战场之上运筹帷幄。这兄弟二人当年齐心协力,一主文,一善武,相互信任,相互扶持,方是创下了如今丰延国的盛世。也因此,庆丰帝一直对这个弟弟多加照拂,再加上那件事情的发生,他更加觉得自己有愧于他,有愧于辰儿,所以这么多年,不管夜倾辰想要什么,要做什么,他都会答应,都会纵容。

“臣弟接到消息便快马加鞭赶了回来,昨日也才刚到王府,还未进宫给皇兄请安,望皇兄恕罪。”这些年,他一直将自己“放逐”在外,鲜少回来,这次如果不是辰儿的大婚,只怕他近些时候还是不会回来的,毕竟这丰鄰城中有太多令他不想想起的回忆。

“无妨,辰儿的婚事要紧。”庆丰帝看着眼前之人,眉眼皆是笑意。很明显,老靖安王的归来,让庆丰帝很是开心,这更加让众人确信一定要抱紧靖安王府的“大腿”。

“陛下今日纡尊前来,臣不胜荣幸。”夜倾辰上前一步,施礼说道。

“今日是你大婚,朕也过来‘讨’杯酒吃,哈哈。”

“陛下请。”将庆丰帝请进了厅中,几位皇子紧随其后,只不过心情颇为复杂。父皇看夜倾辰的眼神甚至从来没有那样欣慰的看过他们,可明明他们才是他的儿子,如若不是这些年夜倾辰一直安稳的在外打仗,他们甚至怀疑父皇是不是要将这江山都传给他!

庆丰帝坐下之后,目光扫过众人,心下一派清明。屹见众人落座,吉时也已经到了,略略看向老靖安王,见后者微微点头,便宣布仪式开始。

“吉时已到,拜堂!”

“一拜天地!”慕青冉在紫鸢的“指引”之,转身向着门外的方向,她看着前方,可是入目的只是一片红色,再无其他。

“二拜高堂!”转身的瞬间,她隐隐觉得,自己眼前有些模模糊糊似的。

“夫妻对拜!”老靖安王看着眼前的两人相互对拜,有一瞬间眼中有些微热。“礼成,送入洞房!”

庆丰帝和老靖安王坐于上首,颇为欣慰的看着眼前的“金童玉女”,只是,若是仔细去看,便能发现,庆丰帝的眼中半点笑意也无,甚至看向慕青冉的眼神还颇有些“严肃”,只是她全程都被盖头挡住了视犀这一切却是不得而知的。礼毕,慕青冉随着手中的红绸带被夜倾辰牵引着向前赚忽然,她眼前一黑,身子便是一晃,仿佛要晕倒的样子,身边跟着的紫鸢最先发现情况,刚到用手托住慕青冉,却被夜倾辰先一步揽住了慕青冉的身子,直接打横抱起她便走了出去。留下屋中之人一时间议论纷纷,这王妃刚刚是要晕倒了吧!看来传言果然不虚,这王妃的身子真是虚弱不堪,怪不得王爷不让花轿游街,这不过是拜个堂的功夫,竟然就能晕倒,若是真的在街上转一圈,那还不知发生什么呢……

上首坐着的庆丰帝见此,眼神微眯,这女娃身子如此娇弱,于他们或许倒是便宜许多。不过转头看着目光有些担忧的老靖安王,庆丰帝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夜倾睿从新娘子进到厅中的那一刻,视线便没有离开过她,就连后面庆丰帝过来,还是身边的八皇子夜倾漓告诉他,他才恍若回神。这会儿,看见慕青冉忽然晕倒,他更是好奇不已,原来,还真的是个“病美人”啊!

夜倾辰一路抱着新娘子回了新房,自然也是惊呆了府内一众下人。将怀中之人轻轻的放在,便听到慕青冉一贯温柔的声音响起,“青冉失礼了,还望王爷恕罪。”

夜倾辰却是没有听她说这些,而是兀自掀开了她的盖头,刹那间,心头一震。素日平静无波的眼眸,此刻亮的像是夜间的星辰。慕青冉素日鲜少上妆,就连头饰都很少佩戴,一贯都是简单的一支玉簪,衣服也都偏爱一些素色,却也难掩风华,自是清丽无双;可此刻,她柳眉弯弯,一双明眸盈盈含水,睫毛又密又长,微微眨眼,便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一般,令人迷醉,的俏鼻,含水的双唇微微扬起一抹微笑,却是一笑倾城。或许是刚刚有些眩晕的缘故,她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这不仅没有减损她的美丽,反倒更加衬的黑发如墨,红衣胜火,清丽又不失妖娆,像是坠入凡间的仙子,美艳不可方物。屋中的喜娘和丫鬟咋见新娘子的容貌,惊艳的一阵惊呼,不禁倒抽了一口气,她们还从未见过这般绝色女子,只觉得盖头掀开的那一刻,连屋中的烛光都黯淡了许多。

夜倾辰看着眼前的女子,不觉微微眯眼。她微微垂首,顺滑的长发垂至腰际,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她曲线优美的脖颈,肤如凝脂,白皙清透。慕青冉慢慢抬起头看向夜倾辰,一双水眸盈盈望过去,唇角还带着一抹淡笑,气若幽兰,笑靥如花。夜倾辰听到下人们的“惊呼声”,猛然回神,突然上前一步将自己挡在慕青冉的身前,转头便是冰冷的一记“眼刀”,他什么都没说,却是让在场之人都感觉到一股威压,屋中气氛霎时便冷了几分。一旁伺候的喜娘和婢女急忙吓得跪在了地方,头紧紧的贴着地面不敢抬起,都说靖安王残忍无情,死人命如草菅,此刻她们倒是相信了。紫鸢看着屋中跪了一地的下人,颇有些不解的看着夜倾辰的背影,余光扫到自己的容貌,却是忽然有些明白了,靖安王难不成——是不想让旁人窥见的容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