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大婚之礼(三)/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感觉到罩在自己身上的阴影,不禁疑惑的对上夜倾辰的眼睛,却好似在一瞬间看见了他眼中的“炙热”,细看之时,却还是那般深邃不见其底,好像刚刚的那一眼不过是自己的错觉。夜倾辰走到慕青冉身边的位置坐下,却是一直都没有叫起,任由喜娘们在地上跪着。“都起来吧!”轻轻柔柔的声音响起,在一群婢女耳中,宛若天籁。只不过,她们面面相觑,没听到王爷的声音,却仍然是不敢轻举妄动。慕青冉见此,转头微微挑眉看向夜倾辰,后者微微皱眉道,“王妃的话你们没听到吗?”

“谢王爷、王妃。”见此,屋中众人方是如获新生,纷纷向慕青冉拜谢。喜娘起身的时候,腿还是抖的,刚刚可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虽说今日是王爷大婚之日,应是吉利为重,但这丰鄰城中谁人不知,这小王爷最是任性妄为,做事都是随心所欲,从不按常理出牌,若真是今日有什么让他不顺心的,难保他不会“大开杀戒”!

慕青冉微微转头示意了一下紫鸢,紫鸢会意,将桌上早就准备好的合卺酒端了过来,承到两人面前。

“请王爷、王妃共饮交杯酒。”

慕青冉接过酒杯的时候,略微一顿,她这才想起,自己的身子实在不宜饮酒,只是这是合卺酒,若是不喝,实在说不过去,心下百转千回,面上却是不露分毫,仍是温温淡淡的笑着,玉手执着酒杯慢慢送至唇边。忽然,身旁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按住了她的皓腕,慕青冉顺着手看过去,只见夜倾辰皱着好看的眉,声音清冷的说道,“换茶来。”说罢,夺过慕青冉手中的酒盏,放回了托盘之中。这一连串的动作做下来,看的慕青冉微微一愣,这人的心思未免太过细腻,洞察力也是在太强,只怕这屋中之人刚刚并没有发现她的“心思”,可是偏偏,他就发现了!

“多谢王爷。”

两人一人执茶,一人持酒,共饮交杯。烛光下,二人的脸靠的极近,近的夜倾辰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似有若无的淡淡药香。饮过合卺酒,慕青冉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不知是房间炭火太旺,还是其他……喜娘站在一旁,颇有些为难,这照例,她应该是唱诵一些庆婚的歌谣,来为新郎新娘增添喜庆,只是这王爷自己直接掀了盖头,事事都不按套路来,她一时之间也不敢贸然说什么,特别是刚刚还差点被罚,她还是安静的站在这,等着王爷吩咐吧!

夜倾辰转身看了看慕青冉,脸色还是略微有些苍白,“先行歇息吧,无需顾忌那些繁文缛节。”

闻言,不要说婢女,就连慕青冉自己也是有些意外。他也太不把世俗的礼节放在眼里了,按礼来说,她应该身著正装在房中端坐等他回来,可现在他竟然让自己先歇息,慕青冉觉得,今日大婚之日一过,只怕她就成了丰鄰城的“名人”了。喜娘听夜倾辰此言,本来是想“劝阻”一下的,只是想起刚刚被瞪的那一眼,忽然就没有了开口的勇气。紫鸢和流鸢也同样觉得有些惊讶,只不过没什么比她们家的身体更重要了,既然王爷都已经开口了,她们只要照做就好,看谁敢说什么。

夜倾辰起身欲赚忽然又停下来看向慕青冉,直到对方朝着自己微微颔首,他才抬腿走了出去。屋中婢女见王爷终于离开,不觉松了一口气,虽然王爷长相俊美,不过她们实在是没有胆子肖想,一个不小心可是要把小命搭进去的。

夜倾辰走后,紫鸢和流鸢伺候着慕青冉梳洗了一番,扶着她上床略略休息一下。紫鸢想到刚刚慕青冉忽然晕倒,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将手搭在她的腕脉上,准备看下她的脉象。

见屋中婢女都被遣散了,慕青冉看着紫鸢轻声说道,“你不必担心,我没事的。”

“都晕倒了,还这么说。”流鸢站在一旁看着,颇为“不满”的嘟着嘴说道。而紫鸢却是没有说话,号着脉面露疑惑。

“只是起得有些早,蒙着盖头有些晕天眩地的,所以回身的时候有些晕眩,并没有很严重,不过是‘借题发挥’一下罢了。”

“,您适意的?”紫鸢看了看门口的方向,轻声说道,怪不得她看的脉象并无异样,虽说虚弱了些,但是也与往日无异,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嗯。”微微闭眼,慕青冉的声音有些昏昏欲睡,她这样也是无奈之举,既然注定不能平庸的过自己的日子,那有些事情还是自己掌控比较好。让人们记住一个随时有可能丧命的“病秧子”要比记住一个“倾国倾城”的靖安王妃要强的多,毕竟前者带给别人的威胁是有限的。想着想着,不知不觉意识便有些涣散。紫鸢见慕青冉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便贴心的不再说话,轻轻的帮她盖上被子,便带着流鸢守在一边。

王府前院,正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官员纷纷借此机会向夜倾辰敬酒,这么好的拉拢机会,他们可不要好好为自己“主子”探听一下靖安王的口风嘛!

庆丰帝身为一国之君,自是政务繁忙,观礼之后便先行离去了。不过几位皇子倒是留了下来,看的一群未出阁的官家俏脸微红,谁让这几位皇子都是人中龙凤,各有千秋呢!大皇子夜倾瑄带着几位兄弟向夜倾辰走过去,一旁的的官员见此纷纷让路,“辰弟素日不苟言笑,让人都不敢亲近,今日是他的大喜日子,你们可不能轻易放过他,定要灌醉他才好。”夜倾瑄状似打趣的说道,众人闻言,皆漱哈大笑,不过说是如此说,付诸行动嘛,却是无人敢这么做的。

众人纷纷举杯向夜倾辰道喜,夜倾漓状似不经意的说道,“诶?怎么不见三皇兄和十二弟?”此言一出,众人皆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最后还是六皇子夜倾昱说道,“三皇兄近日染上了风寒,不便前来,至于十二弟……想来是三皇兄不放心他一人过来。”夜倾辰闻言并未接话,只是眸色沉沉,眼光很是幽深,一时间,让人猜不透他心底在想些什么。

这一番话,看似无心,却实在有意。夜倾辰大婚,除了陪同太后娘娘去寺庙敬香的几位公主,就连庆丰帝都到场了,可三皇子和十二皇子却是“避而不来”,若是夜倾辰有心计较,只怕就有的看了。

------题外话------

一水的美男,你们居然还能“坐怀不乱”不收藏,我给你们一个大写的赞!

话说只有我是颜控吗?大家一起来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