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洞房花烛/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幕降临,夜倾辰方是带着一身“酒气”回了寝房。屋中的龙凤喜烛已燃了许久,映的整个房间都是一片暖意。紫鸢和流鸢见到来人,纷纷问安行礼,心下微微有些紧张,怎么王爷回来了也没人通报一声,折腾了半日也是累的乏了,她点了一些安神香,方能让她睡的安稳些,但现在,不知王爷会不会怪罪,毕竟新郎官洞房之夜回了寝房,新娘子兀自睡去这算什么事啊?!

“都下去!”素日清冷的声音,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竟有些暗哑。

紫鸢和流鸢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警惕”,不过最终,紫鸢还是拉着一脸不情愿的流鸢走了出去,不过却是一直守在门外,万一有什么吩咐,她们也好及时伺候。

夜倾辰慢慢走进内室,房中被布置的一片喜庆之色,房间正中间的乌木鎏金宝象缠枝床,四周挂起了纱幔,影影绰绰,朦朦胧胧的看见上面躺着一人。他放轻脚步走至床爆轻轻撩起纱幔,坐在了边上,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之人。床头的烛光映着慕青冉白皙的脸颊,楚楚动人,她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了暗影,莫名的看得他的心落跳了一拍。

慕青冉在睡梦中总觉得有一道炙热的目光在看着自己,她慢慢睁开眼睛,还来不及适应房中的光犀便看到坐在床边之人,瞬间一丝睡意都没了!她刚要起身,便被夜倾辰一把“按”了回去,慕青冉挑眉,眼中写满了不解。他们就这样一坐一躺,四目相对,慕青冉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味,看来他是被人灌了不少的酒,只售他神色却是十分清明,不似喝醉的样子。夜倾辰注视着慕青冉,或许是睡了一觉气色好了一些,也或许房中温热,她的脸颊白里透红,不似刚刚的苍白,看的他不禁想更靠近她一些。忽然想起自己一身酒气还未沐浴,夜倾辰突然起身向外走去,看的慕青冉一脸的茫然,这人——到底在干嘛?!

等夜倾辰终于收拾妥当自己,返回寝房的时候,慕青冉已经起身,安静的坐在靠窗的矮榻上,剪着烛花。方才刚刚睡醒便见到夜倾辰,她一时之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想想,竟是没有人来“闹洞房”吗?!虽说丰延和临水习俗略有不同,不过这成亲闹洞房的习俗想来都是一样的吧,可从夜倾辰出现到现在,门外一直安安静静的,不似有人的样子,慕青冉心下微疑,难道——是没人敢来吗?!

这一点,慕青冉还真是猜对了。夜倾辰的大婚,谁敢来随便捣乱,更何况,这来闹洞房的人一般都是新郎官的友人,可是夜倾辰在丰鄰城,还真是没什么特别交好之人。一来,是他性格冷漠,不与旁人亲近;二来,便是即便旁人有心交好,也都是巴结奉承之流,他都是不屑一顾,久而久之,便也没什么相熟的友人。

他缓步走到矮榻边上站定,微微低头看着慕青冉,忽然,他伸出手一把将其拦腰抱起,走向旁边的大床。

“王爷!”身体突然腾空,慕青冉下意识的用手攀住了他的肩膀。

夜倾辰将怀中的佳人“轻柔”的放在,俯身便压了上去……慕青冉原本还有些血色的脸颊却因着他这个动作,微微泛白。一双含水的明眸也猛地闭上,睫毛都在微微的颤动。夜倾辰见此,眸色愈深,不明喜怒。他一把扯过床里的大红丹凤朝阳缂丝锦被,盖在了两人的身上,微微侧身,将慕青冉揽在怀中,一下接着一下,轻轻拍着她的背。慕青冉的头枕着他的肩膀,鼻尖的呼吸微微透过衣物打在他的身上,瞬间便觉得身体有些“燥热”。他微微低头看向怀中的“小人儿”,只见她一头青丝散落枕上,他伸手将它们梳理在她身后,露出她脖颈优美的曲犀却在不经意间,偏见慕青冉脖子上戴着的一枚“玉佩”。上等的墨玉,雕琢成了一块月牙的形状,上面还刻着一些繁复的花纹,不明其意。他的眼神一直看着玉佩,半晌没有说话,黑沉的眼底不知在想些什么,抱着慕青冉的手却是越来越紧。

“王爷……”慕青冉“艰难”的开口,再这样下去,她会窒息的,这人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力气有多大吗?

“早些安歇吧!”冷冰冰的声音在慕青冉的耳边响起,黑夜里,竟显得有一丝与性感,听得人心神荡漾。慕青冉的手交叠在自己身前,也是微微阻隔和他之间的距离,她有些不明白夜倾辰的举动,她本以为,他会……谁知,竟是让她早些歇息嘛!可是,歇息就歇息,王爷你这么抱着,她很难入睡的!

刚刚睡醒不久,慕青冉此刻却是了无睡意,她闭着眼睛,却是一直没有入眠。夜倾辰的手还是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好像在安抚她的情绪一样,渐渐地,她确实放松不少,身体不似刚刚那般。夜倾辰见此,抓过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然后微微向前,与她更“贴近”了一些。掌下“结实”的肌肉透过衣物传递着灼人的热度,慕青冉瞬间便要收回手,却被夜倾辰“死死”的按住,确保不会弄痛她,却也是让她挣脱不了。

慕青冉:“……”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像是察觉到了慕青冉的情绪,夜倾辰贴近她的耳侧,轻声说道,“礼尚往来!”说完,还示意的抱紧了她一些。

慕青冉觉得,今日大婚发生再多稀奇的事情都比不上这一晚上夜倾辰带给她的“震惊”更多,不是说靖安王不近女色的吗?她虽然知道既然成亲嫁人,自然免不了这般亲近之举,只是,她以为他是例外的!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的“相拥而眠”,床头的龙凤喜烛已燃尽过半,慕青冉也终是了梦乡,而原本闭眼沉睡之人却是慢慢睁开了双眼,他微微支起上半身,凝望着怀中的女子。夜倾辰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扯出她脖子上佩戴的玉佩,放在掌中细看,眉头微微皱起,烛光晃动,他的眼底一片幽光。

------题外话------

已经洞房了,你们还是默默潜水的话,将来不要找我要“肉”吃!我可是一个有脾气的逗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