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体贴入微/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日的靖安王府很宁静,府中下人走动都是静默无声,唯恐惊扰了什么一样,紫鸢和流鸢在廊下和负责守夜的小丫鬟们候了一整晚,中间墨锦曾带人过来,让她们自去回房歇息,王爷王妃这边会有人伺候,只是劝说无用,墨锦也只能多派些婢女过来,照看一下这两位“小姑奶奶”。

天色刚蒙蒙亮,屋中的喜烛还在燃着,雕花大床被层层纱幔覆住,一派温馨。慕青冉早些时候便有些清醒,她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红彤彤的帷帐,整个人被人从后面紧紧的抱着,腰上环着的大手让她动弹不得。她刚想试图从“魔掌”中脱身,眼前却突然被一只大手覆住,耳边响起了有些低沉暗哑的嗓音,“还早。”说完,他似乎是将自己的下巴抵在了她的肩上,环在腰上的手握住她的,轻轻她的指尖。这样“亲密”的举动,让慕青冉有些无所适从,照理说,他们已经成亲,就算发生比这更亲密的事情也是天经地义,她没理由拒绝,只是偏偏他什么都不做,只是这样若有似乎的“撩拨”她,才最是让她头痛。眼睛被蒙住,眼前一片黑暗,慕青冉有些无奈,她素来浅矛昨日睡了那么久已经是“极限”了,她一下一下的眨着眼睛,慢慢适应眼前的黑暗。

“青冉,会痒。”她的睫毛像一把“小刷子”一样,一下一下的扫过他的掌心,连带着,仿佛连他的心也有些痒痒的。

突然听见自己的名字从夜倾辰的口中说出来,慕青冉一愣,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可听到他接下来的话,脸不自觉的有些泛红……

又过了一会儿,慕青冉觉得半边的身子都有些微微发麻,想要换个姿势,又怕惊扰了身后的人,正在两难之际,却忽然被人抱了起来,她拥被坐在,夜倾辰拥着她。

“睡不着了?”或许是晨起的缘故,夜倾辰的眼神没有往日的锐利冰冷,红宵帐内,烛光绰约,显得他整个人也柔和了不少。

“嗯。”慕青冉身子微僵的被他锁在怀里,这样的亲昵她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她靠在他的胸膛,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一时之间对两人之间的这种模式毫无头绪。“今日不是还要到宫中去谢恩吗?”言外之意便是,还是快些起身吧,若是晚了就不好了。

“三日之后再去。”

“……”

虽然已经见识过了他的特立独行,但是很显然慕青冉还没有完全适应他的“属性”。夜倾辰见她乖乖的靠在自己怀中,一双明眸盈盈含水,只是目光却落在不知道哪个地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三日后太后才会回宫,届时宫宴我们再去。”

这是在向她解释吗?!慕青冉微微抬头,却也只能看到对方精致完美的侧脸,她发现这人好像在“”就比较“温顺”!

“可是不是还要去向父王请安嘛!”

闻言,他深深的看了慕青冉一眼,竟是直接下了床,走到一旁的衣架上,拿过昨晚下人便准备好的常服穿上。慕青冉见此,心下讶异,他竟是不要人伺候的嘛?他穿戴好之后,又走回了内室,手中还拿着慕青冉的外服,饶是慕青冉一向再淡定,此刻也不免有些吃惊,他这是……

“我……我让紫鸢她们进来服侍就好。”慕青冉“龟缩”在锦被中不肯出来,夜倾辰拿着衣物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不说话也不动作,慕青冉强自镇定的与他对视,心下却是跳如擂鼓。

见她这般坚持,夜倾辰也没有多废话,直接伸手将她从被子中捞了出来,困在身前,拿起一旁的衣裙便给她穿上。慕青冉紧紧的闭上眼睛,一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好,他好歹是个位高权重的王爷,就算自己亲力亲为不假他人之手,但是没必要连她也一起吧!

等夜倾辰将慕青冉的衣物也穿戴整齐,这才叫了门外的婢女进来伺候梳洗。紫鸢一进来便见到穿戴整齐的两人,不禁心下疑惑,难道是伺候王爷穿戴的?

“王爷万安,王妃万安。”一群婢女手中捧着托盘鱼贯而入,有条不紊的伺候着两位主子,轻手轻脚的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慕青冉坐在妆台前由着紫鸢梳妆打扮,却是从镜中看到夜倾辰走至床爆从床头的暗匣内取出一块白色的锦帕,交给了门口候着的老嬷嬷。慕青冉见此,脸颊“轰”地一下,瞬间涨红。宫里的嬷嬷有告诉她洞房之夜的事情,她自然也知道这白帕子是用来检验女子的“落红”,以此判定女子是否纯洁。只是他们昨晚……慕青冉不禁将目光转向夜倾辰,他竟然就直接将东西交了出去,是已经安排好了吗?!

紫鸢见自家望着一直从镜中望向王爷,一张脸还微微泛红,不觉心下奇怪,难道真像话本里面写的那样,嫁了人之后便“以夫为天”了吗?流鸢却不想紫鸢想的那么多,她只要确保安全,没有收到任何“伤害”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她懒得去想,也想不明白。

慕青冉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由紫鸢给自己挽着发髻,而夜倾辰坐在对面的矮榻上,目光灼灼的望着这边。

“王爷不若先去用膳吧!”慕青冉见他一直在后面坐着,心知他是在等自己,心下略一思虑便开口说道。

“无妨。”

见他并不在意,慕青冉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等收拾妥当,再和他一起用膳。

冰糖百合马蹄羹、玫瑰莲蓉糕、玉田香米粥、甜枣羹……慕青冉看着桌上摆放的各色精致点心,淡淡微笑,这些食物大多清口下食,也比较容易消化,看来这王府中的“厨子”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只是不知是不是这位王爷的意思。

用过了早膳,慕青冉和夜倾辰一起去了廖云轩向老王爷请安。一路上,慕青冉都在思考,能把夜倾辰生的这般“妖孽倾城”,不知这老靖安王是何风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