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进宫赴宴(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辰一身墨色团花暗纹的锦袍,外面是一件缂丝鹤氅,身姿挺拔,卓然而立;身旁的慕青冉穿着湖蓝色掐金色柳絮碎花长裙,外面披着素锦织镶银丝边纹月白色披风,两人一黑一白,映着身后的点点,遥遥望去,美不胜收。慕青冉本是走在夜倾辰身后一点的位置,却是被他一手拉到自己的身边与他并肩而行。手被他紧紧的握在掌心,慕青冉唇角的淡笑有一瞬间的凝滞,不过一晃便又恢复如初。两人到了廖云轩的时候,老靖安王身边的侍从——宋伯已经候在了门口,他满脸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只是脸上有一道略显狰狞的伤疤,破坏了原本英俊的面容。这是慕青冉第一次见他,不过之前已经听紫鸢她们说起过,宋伯脸上的这道伤痕是当年与老王爷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留下的,后来王爷不再带兵,他便也跟着王爷一同离开了军队,陪着他云游四方。

“老奴见过王爷,王妃。”宋伯见两人“相携而来”,急忙上前相迎。

“宋伯无需多礼。”夜倾辰素来冰冷的声音响起,径直拉着慕青冉走了进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慕青冉总觉得从早上说起来廖云轩请安之后,夜倾辰便变得似乎比往常更加的冷漠。

进到厅中的时候,慕青冉一眼便见到了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子。他的身材很是高大,只是坐在那里便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容貌与夜倾辰有六七分相似,他更多的是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而夜倾辰则是一种冰冷的狠厉,父子俩的性子截然不同。

“青冉见过父王,给父王请安。”慕青冉拜倒在锦垫上,向着老王爷施礼。夜焯看着眼前的小女娃,不禁暗暗点头。转头看向夜倾辰,却见他根本没有看着自己,从进来开始,也不曾说过一句话。

“快起来吧。”夜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蔼”一些,这女子虽说是他国之人,但既然已经嫁进了他们靖安王府,就是他们“夜”家之人,只要她安心的和辰儿过日子,他自然不会为难于她。

夜倾辰从进来开始便一直站在慕青冉旁爆没有向老王爷请安,也没有说什么其他的话,慕青冉心中虽然奇怪,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装作不知。两人在老王爷下首的位置坐下,宋伯给他们端上了热茶,慕青冉接过的时候,含笑说道,“有劳宋伯。”

“老奴不敢当。”

既然是老王爷身边之人,在王府中地位自然不一般,慕青冉也不会在他面前托大,当然是谦卑一些较好。

“这王府中一直没个女主子管家,如今你与辰儿成亲,便慢慢接手府中中馈也可。”

“父王……”

“她身子虚弱,这些事情有墨锦就好,不需要她耗费精力。”慕青冉的话刚开口,便被夜倾辰抢先说了。他的声音还是一贯冷冰冰的没什么感情,只是说出的话,却是让老王爷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罢、罢、罢,你们自己斟酌吧,左右我也是不管家的。”

慕青冉闻言淡淡微笑,不需要持府中之事,对她而言是最好的,毕竟……这里到底也不是她最终的归宿!

从廖云轩出来,夜倾辰将慕青冉送回浮风院后便直接去了书房,慕青冉看着他离开的身影,不禁想起刚刚在面对老王爷的时候,夜倾辰的反应,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而且看宋伯的反应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难道,这夫父子二人之间还有什么嫌隙不成?不过她也只是在心中想想,却没打算去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回到浮风院,慕青冉也没什么“正经”的事情去做,不过就是看看书,练练字,一切都和未出嫁时差不多,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而已,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夜倾辰略微暧昧的态度,让慕青冉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头脑,按照传言,他应该对自己不假辞色才对,可是从她见到他第一面开始,他就表现出一副对自己“与众不同”的样子,让她一时之间猜不出他的目的,不过既然他要“演戏”,那她配合他一下也无妨。

虽说这几日是他们的新婚,可夜倾辰似乎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忙,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倒是让慕青冉觉得“自在”不少。转眼便到了宫宴这一日,一则是为了庆贺靖安王大婚之喜,二则是为了恭迎太后回宫,是以这一日朝中大臣携其家眷都会参加。这是慕青冉首次入宫,并且是以靖安王妃的身份前去,这服侍却是马虎不得,因此墨锦一早便送来了“宫装”。慕青冉换上衣服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时候,屋中服侍的一群婢女纷纷停住了手中的动作,看的入了迷。就连整日和她“腻”在一起的紫鸢,每每看到慕青冉这样盛装的样子也不免会看的失神。

暮霭时分,夜倾辰踏着夕阳的余晖走向府门口,门口已经停好了进宫的马车。他略一回身,正好瞧见向他走来的慕青冉……一身妃红蹙金海棠花鸾尾长裙,纤腰上系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更显得腰肢不盈一握,楚楚动人;头上戴着点翠祥云镶金串珠凤尾簪,衬的她面容白皙,明眸似水,更加清丽可人。除了大婚那日,她极少打扮的这般隆重明艳,却是另一番“勾魂摄魄”的美景。慕青冉刚刚绕过假山,便见到了立在马车旁边的夜倾辰,她不疾不徐的走到他身爆唇角笑意不变,“见过王爷。”

略一点头,夜倾辰便拉着她上了马车,一路无话。老王爷已经先行进宫找庆丰帝叙旧去了,而紫鸢和流鸢不能进宫,是以马车上之后夜倾辰和慕青冉两人。

马车上铺着烟灰紫色团花软垫,是以她也并未觉得颠簸,黑漆嵌螺钿小几之上还准备了各色糕点,分外引人食欲,慕青冉见此,唇角笑意愈深,墨锦果然是个有眼色的,怪不得夜倾辰放心将整个王府交给他搭理。他闭着眼睛养神,慕青冉也没有开口打扰他,一时间,马车中安静的诡异。

“今日宫中人多繁杂,最好不要离开我身边。”

“嗯。”

听夜倾辰此言,慕青冉淡淡应声,自来宫中便是最危险的地方,明暗箭防不胜防,就算他不说她也不敢掉以轻心。想到什么,慕青冉转头看向身边之人,就是不知,这矛头是指向他还是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