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进宫赴宴(三)/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面走来的几个人中,为首的孩子一脸的趾高气昂,他几步走到慕青冉跟前,看见了躲在她身后的夜倾君,便吩咐身后之人将他拖出来!蔡公公见此,唯恐这几个不开眼的“小祖宗”惹到不该惹的人,可转念一想,还真是应该让他们吃些亏才好,否则这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老奴见过几位世子。”

“哦,原来是蔡公公啊,这没你的事,我们正和十二殿下玩呢!”说完,他满眼警告的看向躲在慕青冉身后之人,眼神中的威胁毫不掩饰。而夜倾君则是吓得连头否不敢抬,更加用力的攥住慕青冉的衣袖。见眼前这个女子一直“护在”夜倾君身前,为首的襄阳侯世子——卫霖,对着她颇为不屑的说道,“你是谁?给本世子滚开!”见状,慕青冉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只怕是眼前的这几位小世子爷以欺负十二皇子“取乐”吧!可他身为皇子,怎么会有人敢这么对待他,而且看蔡公公的样子并不惊讶,这就说明这事情时有发生,并不稀奇了。

蔡公公见他这般出言不逊,立刻上前安抚道,“哎呦,我的小祖宗,这可是靖安王妃,您可仔细了。”

靖安王妃?!

若说除了宫里的陛下,这丰鄰城中还有谁让他们这群“鬼见愁”想想都不寒而栗的,只怕也就只有夜倾辰了!这人居然就是夜倾辰的“王妃”?!卫霖上下打量着慕青冉,他素来横行霸道惯了,也不觉得这行为有失礼数,而慕青冉也是淡然自若的任他打量,丝毫未见恼怒或是羞涩,一旁的蔡公公见了,心下暗叹,这靖安王妃只怕也不是好拿捏的,只单凭能令靖安王另眼相看,你说她能是普通的小女子作为吗?这次只怕这世子爷是要阴沟里翻船了!

而身后的几人听到“靖安王”三个字,表情也是有些怪异,不禁窃窃私语起来,慕青冉见状不觉好笑,原来夜倾辰的名号不禁在百姓中大有威信,原来还能震慑“顽童”!

“参……参见王妃。”卫霖心不甘情不愿的对着慕青冉问安,身后几人见状,也纷纷行礼。

“早就听闻襄阳侯教子有方,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慕青冉含笑开口说道,却是让在场之人皆是一愣,特别是蔡公公,他好像并没有说这是襄阳侯家的世子,这靖安王妃怎么知道的?!

而卫霖虽然嚣张跋扈,却并非蠢笨之人,慕青冉这一番含沙射影的话,他怎么会听不出来,当即便要发火,只是偏又忌惮着她的身份,只得生生忍了下来不敢发作,只是一双眼睛却是狠狠的瞪着慕青冉,仿佛要射出毒箭将她刺穿!而慕青冉见状,却是笑的愈加的灿烂,“宫宴快开始了,世子还不过去吗?”卫霖闻言,更加气急败坏,却又拿她无可奈何,只得带着他的一帮“小随从”气愤的离开了。

见他们都走了,夜倾君才从慕青冉的身后探出头来,一双大眼水汪汪的,无辜的像是一只小兔子,让人心生怜爱,忍不住想要去摸摸他的头。他看着慕青冉的眼睛,脸颊一点一点的泛红,却是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却是让慕青冉联想到一句诗“君恩许归此一醉,傍有梨颊生微涡”,真真是比作“美人”也不为过。

“君儿!”

一道温润的声音蓦然响起,慕青冉下意识的便看了过去,只见那人一身月白色素面细葛布袍,三千墨发只用一支竹簪梳于冠上,明明是如此素简的打扮,却偏偏掩盖不了周身的气度风华,仿佛要羽化的谪仙一般,误入凡尘,这般“仙气”飘飘,相貌反倒是不那么重要了。

“奴才参见三殿下。”他刚刚还在想既见了十二皇子,怎的没见到三皇子,却是说曹曹就到。

“三哥!”夜倾君笑眯眯的走向夜倾桓,“仙女姐姐刚刚救了我!”说着,他伸手指向身后的慕青冉,夜倾桓也顺势望了过来。

“三殿下有礼。”慕青冉看着眼前与十二皇子有着七八分相似的面容,淡淡微笑。原来这位就是三皇子,十几年前丰延国炙手可热的“太子殿下”!

“王妃有礼。”

慕青冉听他所言,心下微诧,不过想到自己能猜出襄阳侯世子的身份,夜倾桓自然也能猜出自己的身份,便也就释然了。

见夜倾君身上的衣物褶皱不堪,夜倾桓微微皱眉,眼中不免流露出心疼,转头对慕青冉说道,“君儿拙笨,多谢王妃出手相救。”

“举手之劳,不必挂齿。”倒不是她善心仁慈,如果今日换了别人,或许她会袖手旁观,只是这孩子与珩儿年纪相当,而且那双眼睛实在太过干净,本不该受这无礼的对待因此蒙上尘埃,所以她才动了恻隐之心。

“君儿这衣服也脏了,实在不宜赴宴,我且带他去换一套,先行告辞。”

“仙女姐姐……”闻言,夜倾君眼中流露着不舍,欲言又止的看向慕青冉。

“殿下且去,稍后自会相见。”闻言,夜倾君方是笑吟吟的和夜倾桓离开了。

待他们二人走后,蔡公公才状似感叹的说道,“哎,可怜十二殿下,这般心智也只能是三殿下寸步不离的看护啊!”说完,才猛然发觉慕青冉还在一爆急忙说道,“王妃这边请!”

慕青冉恍若没有听到他的一番话,神色无异的随着他向承乾殿走去,心中却是另一番计较。身为皇子,却被诸侯家的公子随意欺辱,看来这中间大有隐情。她只知道十二皇子与三皇子是一母所出的兄弟,而十几年前,三皇子还是这丰延国的储君,只是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太子之位被废,一应权利也被庆丰帝尽数收回,除了须有一个皇子的名号,再无其他。可是在这宫中,没有权利便意味着一无所有,可想而知他们兄弟二人在这宫中的生活是多么举步维艰。更何况——十二皇子,偏偏又心智不全,形同痴儿!

------题外话------

夜倾君:三哥!

夜倾桓:叫我男神!

夜倾君:男神!

夜倾桓:……

夜倾君:三哥,你为啥不说话

夜倾桓:男神都是高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