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风华无双/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华殿中此刻正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大殿的正中央安放着金漆雕龙宝座,背后是雕龙围屏,殿内的两旁“立着”六根高大的蟠龙金柱,每一根上面都雕刻着一条矫健的金龙;汉白玉的地面映照着殿顶的雕龙蟠龙,龙口里还垂下一颗华光四射的夜明珠,周围环绕着六颗小珠,龙头、宝珠正对着的金銮宝座,整个大殿光彩绚丽,鲜艳悦目,处处都彰显着皇家贵气。慕青冉和夜倾辰相携行至朝华殿的时候,刚巧碰到了夜倾桓兄弟俩,而夜倾君远远的便瞧见了慕青冉,走到跟前扬起大大的笑脸道,“仙女姐姐!”

闻言,夜倾辰脚步一顿,锐利的眸光瞬间扫向说话之人,只是这一眼竟是吓得夜倾君生生止住了奔向慕青冉的脚步,怯怯的站在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而身后的夜倾桓见状,伸手拉回夜倾君上前说道,“是君儿无礼,还望辰弟莫见怪。”说完,向着慕青冉略一颔首便诱哄着夜倾君先行进了殿内。看着夜倾君频频回首向后望,慕青冉有些哭笑不得,这孩子不会是因为自己顺手“解救”了他一下,便从此“赖”上她了吧!察觉到旁边之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慕青冉淡定回望,夜倾辰见此却是没有说什么,直接拉了她的手也走进殿内。

殿内正是轻歌曼舞,丝竹声声,忽然听闻“靖安王,靖安王妃到!”,一时间,殿内鼓乐骤停,众人皆是望向殿外,只见一红一黑两道身影出现在门口,待走近些,众人皆是被惊艳的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早就听闻靖安王妃貌若天仙,倾国倾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见她身著一身妃红蹙金海棠花鸾尾长裙,纤腰上系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挽着精致的随云髻,头上戴着点翠祥云镶金串珠凤尾簪,半散的青丝从颈间垂下,愈发衬的她双瞳翦水,肌肤莹白。她双手交叠与身前,一步一步的向殿中走来,仿佛从墙上壁画之中走出的仙子,淡然出尘,美轮美奂。而夜倾辰则是一身墨色金丝紫蟒锦袍,腰系玉带,身姿挺拔,清贵无双。殿中不少官家均是看红了脸,纷纷垂头不敢再看。这两人一出现,霎时便成了殿中最亮眼的“一道风景”,夜倾辰冷若冰霜,霸气四溢,照理说,这样的气质无论身边是怎样的绝色女子都应是被他的风华所盖,可偏偏慕青冉目光恬淡,温婉浅笑,竟是莫名柔化了夜倾辰的气场,二人一动一静,一冷一温竟是十分相称。

感受到殿内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慕青冉依旧淡定如初,随着夜倾辰走到位置坐下。不过刚刚安坐,她便感觉到有两道异常的视线一直定在自己身上不曾移开。她慢慢抬头望去,只见一紫衣锦袍的少年目光灼灼的望着她,见到她看过去,不仅没有躲闪,竟是挑眉朝她一笑,一双桃花眼媚态立现,说不出的风流之姿。慕青冉淡定的收回视犀却不想却撞进一双怨毒的眸子!

那是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少女,梳着十字髻,一双大大的杏眼,原是说不出的俏皮可爱,只是眼眸中的“恨意”,却生生破坏了这份美感。慕青冉自认自从来到丰鄰城便每日待在靖安王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位俏姑娘?!心下略想,她微微转头看向风姿卓然的夜倾辰,应是——冲着这位王爷来的吧!

感觉身边之人在看着自己,夜倾辰转头与她对视,开口说道,“怎么?”

“无事,只是好像——王爷惹得‘桃花债’,有人算在我头上了!”慕青冉微微浅笑,说话的时候眼如秋水,好不迷人。

闻言,夜倾辰双眉微蹙,有些不明所以。正要再问,却听一声传喝,“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卿家平身!”

庆丰帝一身明黄龙袍步伐稳健的走到御座坐下,含笑的看着下首众人,眼中是一片喜庆之色。慕青冉瞧着龙座上的帝王,悄悄掩饰好了眼底的惊讶,那一身儒雅之气怎么看都不像一位长久位居高位的帝王该有的。而且最让她惊讶的还是庆丰帝的一头“银发”,他的面容还是明明还是不惑之年,可偏偏满头白发,让她不禁好奇,究竟是发生怎样的变故才会让高高在上的一代君王一夜华发?

庆丰帝身边的同样一身杏黄宫装的女子,便是中宫的皇后娘娘,她梳着牡丹髻,戴着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金镶钻垂红宝石耳环,手上戴着镂空雕花嵌珐琅翡翠金护甲,显得雍容贵气。许是因着身体不适,让她看起来略有些疲惫,眉眼之中似乎有化不尽的忧愁。而反观众妃之首的湘妃娘娘却是神采奕奕,妆容精致,一身金红两色流苏垂绦宫裙衬的她艳丽四射,红唇娇艳欲滴,弯弯的两条秀眉下是一双妩媚勾人的丹凤眼,怪不得能够独得圣宠,单就这姿色也非皇后娘娘可比。慕青冉淡淡望着这后宫佳丽,心底不禁感叹,不知这风光背后付出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心酸与苦涩,也不知葬送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和青春。

“今日宫宴,一则为了庆贺靖安王大婚,二则为了恭迎太后娘娘祈福回宫,诸位卿家不必拘束,随意便好。”庆丰帝举起手中的金樽,对着的众人说道。

慕青冉闻言不着痕迹的扫向庆丰帝旁边的位置,轻声说道,“太后娘娘……怎么没来?”夜倾辰闻言,拿起掐丝珐琅三君子的茶盅给慕青冉添了些热茶,漫不经心的说道,“谁管她!”

慕青冉:“……”

太后娘娘不是他的祖母吗,他怎么如此说话?!

庆丰帝看向夜倾辰身边的女子,不觉眼前一亮,他是见过慕青冉的画像的,自然知道是何等风姿,只是此刻见到“真人”,只觉得那画像虽美,却终难绘其神韵。想到什么,他笑眯着眼说道,“靖安王妃到丰延也有些时日了,不知可还适应?”

乍然被点了名字,慕青冉不惊不慌,神色平静的起身说道,“回陛下的话,丰延民风淳朴,风景秀丽,很是宜居。”

“哦?那不知较之临水如何?”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若是说临水更好,那便有蔑视丰延的意思;可若是说丰延更胜一筹,那又弃了故土,因此,慕青冉一时间没有立刻回答。而坐在一边的夜倾辰闻言,眸中寒光一闪,眨眼间又恢复如初。听庆丰帝此言,殿内众人神色各异,不过大部分都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陛下这是明摆着给这位“和亲”的公主下马威,他们自然不会没眼色的凑上去。

“本系闺阁,长于临水,及笄出嫁,居于丰延,却是难分伯仲。”她盈盈含笑,声音清灵温柔,好似空谷的夜莺,婉转迷人。这一番话,不可为不高明,她既未说临水更佳,也未说丰延更好,只道生养在临水,如今却嫁来丰延,两处皆是她的“家”之所在,于情于理,难较高下。庆丰帝见她这般说辞,心道,好个心思通透的丫头,怪不得辰儿会对她另眼相看。

“哈哈,好,好,那……”庆丰帝哈哈大笑,本欲再说些什么“为难”一下她,却看见夜倾辰看向自己略带“警告”的目光,话至嘴爆却是生生变成了“那改日得闲,让辰儿好好带你逛逛这丰鄰城!”

“谢陛下。”

一场暗藏的“危机”就这样被她“兵不血刃”的解决了,原本等着看戏的一群大臣,不免心下思量,这靖安王妃倒是个有脑子的,并不徒有其表,原本在心中的盘算也要从长计议了。

“久闻王妃容色过人,今日一见方知所言非虚,我还曾听传言,临水国中人人都道王妃是‘文曲仙子’,说您雅善音律,琴技无双,不知今日,可否让我们开开眼。”说话之人,正是刚刚“横眉竖目”瞪着慕青冉的姑娘,襄阳侯之女,卫茹。

这姑娘是不是有些太沉不住气了?!

慕青冉心下觉得有些好笑,这种宫宴之上,耍这种小把戏,就不怕一着不慎反倒坑害了自己吗?

“过誉了,不过是些传言罢了。”慕青冉拿她的话将她堵了回去,唇边的淡笑仿佛是胜利者的炫耀和对她的讽刺,这更是刺激的卫茹火气腾腾往上冒。

“王妃这般推脱,难道……是传言失真?”说完,略带鄙夷的看向慕青冉,眸中满满都是得意。

“既是传言,自然夸大了些,不信也罢。”可不管卫茹如何说,如何激将,慕青冉就是不接招,不仅不接招,还礼尚往来的问一句答一句,若非先前已经领教了她的才智,这会儿恐怕还真的以为她是不明白卫茹的意思呢!

襄阳侯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耍的团团转,不禁觉得有些丢人,只是这话已出口,却是不能让靖安王妃出手,只怕自己都要被这丫头连累被同僚嘲笑了。

“王妃何必这般过谦,今日恰逢陛下和娘娘也在,想必也是想一睹风姿的。”说完,襄阳侯颇具深意的看了皇后娘娘的一眼,后者领会,也开口说道,“既是如此,青冉不若便让大家开开眼界吧!”

------题外话------

古言三大要素:暗卫、宫宴、!

前两个都有了,你说后一个还会远吗?!

艾玛,我这满脑子的秘密都泄露了,告诉我不是一个人这样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