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突逢变故/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皇后娘娘都开了口,慕青冉若是再不应承,未免太不识抬举了。她慢慢走向殿中央,一双水眸直视皇后娘娘说道,“既是娘娘吩咐,青冉自当照办。”

夜倾辰冷着脸坐在座位上,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不过他向来都是这样冷冰冰的表情,旁人也并未觉得奇怪。要说对这件事情反应最大的应该就是夜倾瑄了,卫茹的那点小伎俩这殿中之人有谁不知,只不过是看个热闹罢了,何况她对夜倾辰的心思只怕这丰鄰城中无人不晓。但她也就算了,翻不出什么天去,襄阳侯怎么也跟着凑热闹,从听见他说话开始,夜倾瑄的眉头就没有展开过,后来听见连皇后都掺和进来,不禁更气,拿着金樽的手用力的微微有些发白。眼下湘妃和夜倾昱势头正盛,他拉拢夜倾辰还来不及,他这位舅舅和母后倒好,竟是生怕将人得罪的不彻底。虽说他不相信夜倾辰会为了一名女子如何,但她终究是靖安王妃,辱没了她便是折了靖安王的脸面,这个道理到底他们明不明白?何况……他看向庆丰帝的方向,果然见他脸色沉沉,不似喜悦,夜倾瑄狠狠瞪了襄阳侯一眼,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慕青冉安坐于琴架前,神色自若的焚香、净手,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好似舞姿一样优美,只觉得赏心悦目。慕青冉的琴技初始于沈太傅,不过她心性淡薄,自然于此悟性极佳。沈太傅曾言,弹琴本就为了抒发心意,或择山水之间择优美怡人之地、或在雅室之内焚香静室,要心思集中,精神平和安定,神与道合。若得知音宅自是高山流水之幸;若解人难得,便寄情山水而已。她慢慢环视殿内之人,心下微微叹息,只怕难觅知音……素手微微扬起,轻抚在琴弦之上,还未起音,忽然察觉殿中之人似有“异动”,她抬首望去,便看见那人满身风华而来。

众人见夜倾辰忽然起身走到殿中,皆是一惊,随后便听他说道,“皇后娘娘既是如此有雅兴,臣也不妨献丑了。”说完,猛然从腰间拔出佩剑,“唰”的一声,慕青冉只觉得眼前寒光一现,便见夜倾辰持剑立于身前。

若是放在寻常人身上,早就被殿外的禁军给团团围住,毕竟这御前“带刀”可尸中禁令,只是这些,在夜倾辰这里似乎都不需要遵守,甚至像现在这样在宴会之上突然“拔剑相向”,陛下也只会笑呵呵的看着,半分斥责也无。皇后听夜倾辰这样说,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夜倾辰看着的她的眼神太过可怕,明明殿内暖香四溢,可偏偏她竟觉得周身如坠冰窖,冷的彻骨。而卫茹从慕青冉答应弹琴开始,她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夜倾辰的身上,是以夜倾辰刚刚起身她便注意到了……初时的惊喜在看到他拔剑立于慕青冉身前的时候,瞬间像被人兜头淋了一盆凉水,冷的彻底。夜倾辰这番举动,不要说在场之人没有意料到,就是慕青冉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看着眼前修长的身影,他背向她而立,手持玄霄宝剑,身姿挺拔无畏无惧,好像就算前方有洪水猛兽,他也会毅然决然的替她挡住!

“铮”的一声,琴声蓦然响起,像是战争作战前擂鼓三通,强而有力的鼓点节奏,由慢而快,阵阵频船一下一下的敲击在人们的心上,像是“战斗”即将开始的紧张气氛。夜倾辰闻声起剑,初时动作稳健,却招式狠厉,渐渐随着慕青冉指法纷飞,夜倾辰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最后,人们只见殿中央一抹墨色的身影和一闪而过的“银光”!当真应了那句“美人如玉,剑气如虹”!大臣之中不乏有懂琴之人,微闭着眼,细细聆听,只觉得这旋律庄严稳重,恰似将军升帐时那种威风凛凛的情状。“弹轮”技法奏出颇有力度的轮音,韵律之妙自是不必多说,单就这指法,只怕没个十年光景绝达不到这般琴技。慕青冉神情肃穆,双手在琴间翻飞,快的让人觉得眼花缭乱。众人眼前仿佛浮现了一幅画面,那人一身银白铠甲,手持玄霄宝剑,遥遥立于城墙之上,前面是千军万马奔腾而出……浩浩荡荡,雄姿勃勃!

琴曲最后一个音落下的时候,夜倾辰足尖点地,扬起手中的玄霄剑直指襄阳侯,“砰”的一声,桌案上的酒杯应声而碎!旁边的侯爷夫人吓得瞬间白了脸,而襄阳侯虽是安坐不动,可眼中的恐惧和头上的冷汗还是出卖了他!

“王爷这是何意?!”这人这般“戏弄”,襄阳侯不禁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出手偏了。”夜倾辰声音清冷的说道,话毕,还颇有深意的看了襄阳侯的一眼,顿时遍体生寒!

出手偏了……那若是不偏,是不是就是直取他的人头了?!这句话,他不敢问,因为不知后果是怎样!夜倾辰在这丰鄰城中的肆意妄为有谁不知,陛下“宠”着他,哪怕他就算把天捅个窟窿,也没人敢说他的不是!

“王妃这曲‘将军令’真真是弹得出神入化,本殿佩服、佩服!”慕青冉闻言,看向说话之人,却正是刚刚一直盯着自己看的紫衣公子,夜倾睿!她微微颔首,便移开了视犀任由夜倾辰拉着她回了座位。

“是啊,王爷和王妃竟配合的如此默契,真是珠联璧合啊!”

“竟能一曲之间变换这么多指法,果然不负盛传啊……”一时之间,众人纷纷称赞,恨不得将所有溢美之词都用在他们身上。

见夜倾辰这般作为,“瞎子”也能看出来慕青冉在靖安王府的地位,这朝中之人惯会的便是阿谀奉承,见风使舵。此刻,纷纷称颂慕青冉琴技如何了得,与夜倾辰如何般配,一时之间,竟是无人去关注襄阳侯一家子了!自然也没有人注意到卫茹怨毒的目光一直凝在慕青冉的身上,而襄阳侯的脸色就更不用提了,难看到了极点。

正在这时,只见六皇子神情肃穆的起身,快步走到庆丰帝身边耳语了几句,顿时,庆丰帝的神色一变,眼中的狠厉一闪而过,眉头也是越皱越深。

“朕有些乏了,你们自去热闹吧!”说完,便直接起身出了朝华殿,而六皇子也是紧随其后一同离开了。

“臣等恭送陛下!”

殿中只余一众大臣面面相觑,不知是发生了何事,陛下竟然如此匆忙的离开了。不过这当中也有心思澄明之人,联想之前陛下命六皇子彻查的“私造官银”一案,便也有些头绪。夜倾瑄看着庆丰帝和夜倾昱离开的身影,端起桌上的酒盏猛地灌了一口酒,父皇的神色那么严肃,难道老六当真查到了什么?!

慕青冉自回了座位,便一直能感觉到卫茹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犀不过她倒是无甚在意,让她注意的是六皇子究竟和庆丰帝说了什么,竟然这般急不可耐的离开了……

------题外话------

慕青冉:你说手偏是骗人的吧?

夜倾辰:是。

慕青冉:你适意的?

夜倾辰:是。

慕青冉:你真的想杀了襄阳侯?

夜倾辰:是。

慕青冉:你是猪吗?

夜倾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