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青冉献策/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子?!

慕青冉差点将手中的茶盏摔在地上,夜倾辰怎么也有这般“不正经”的时候吗?可售他神色,明明就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进的样子,如果不是就坐在他面前,慕青冉根本不会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何况,她刚刚本也就是有感而发,并不是真的要为他出谋划铂谁知他竟是真的问起了自己的意见。

“王爷说笑了,青冉不过一时有感而发。”

“王爷?娘子……不是应当对应‘夫君’的吗?”

慕青冉:“……”

素来好脾气的慕青冉也被夜倾辰这般不着四六的话弄得啼笑皆非,不明所以。不过,出乎她意料的便是,夜倾辰似乎并未有意隐瞒她朝中之事,似乎还在刻意引导她知道,是她的错觉吗?

“王爷……”看到对方黑沉沉的眼睛,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话至唇爆慕青冉硬生生改了口,“……夫君,朝堂之事青冉知之甚少,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谁料,对方竟然全然没有仔细听她说什么,而是自顾自道,“王爷夫君?如此唤,也可。”

没完没了了是吧?!

见慕青冉不再理会他,径直起身去了卧榻,夜倾辰在她身后淡淡笑开……刹那间,仿若满室的烛光都被掩盖了光芒,明明一双眼眸清冷如玉,可偏偏这一笑,却是“颠倒众生”。

成亲以来的这几日,虽然夜倾辰几乎每晚都会抱着她入矛可是多年养成的习宫让慕青冉颇有些不习惯。不过,她也逐渐的在适应,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所以在她被人从身后一把拦进怀里的时候,她再也不会像开始那样不着痕迹的抗拒、挣扎,因为被发现之后,会被“困”的更紧!现在,她会很自然的窝在他怀里,找一个舒适的角度,安稳的睡去。不过奇怪的是,每晚她横档在自己身前的手,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搭在某人的身上,每晚皆是如此。而夜倾辰看着枕在自己臂弯睡去的女子,眸中有一种异样的光彩在闪烁。

次日一早,慕青冉起身的时候,夜倾辰已经不在寝房中了,用过了早膳,喝过了黑漆漆的药汁,刚准备找本书来消遣一下时间,墨锦却忽然过来传话,说是王爷请她去书房。闻言,慕青冉微微一愣,夜倾辰找她去书房做什么?一路跟着墨锦到了前院的书房,这似乎还是她第一次到这来。推开门,正前方的墙壁上挂着一副“雪滩双鹭图”,雪崖枯枝,芦竹寒汀,滩旁四只白鹭。而远处山石、芦草却是颇为浓重的墨色。对比于留白的积雪处,和几不见墨痕的白鹭们,黑白之间,处处可见清冷的意趣。另从岩壁上伸出的枝干,曲折扩展,笔势拖垂,势如蛟龙升腾游动。慕青冉不觉驻足观赏,这副画倒是有些意思,不知是出自哪位名家之手……她的目光慢慢下移,看向屋中陈设,虽不十分精致华贵,却也处处透露着庄重考究。夜倾辰立于书案之后,看到来人,便示意她过去。慕青冉走至他身爆侧头看向黑漆彭牙楠木嵌螺钿云腿的书案,上面铺开着一张写满字的宣纸,边角用金丝楠木沉阴镇纸压着。

慕青冉只匆匆扫了一眼,便不着痕迹的转过头,不再看过去。若她没有看错,那宣纸之上勾抹的应是如今朝中的两大阵营,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图,他竟然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放在这任她看,就这般笃定自己不会出去大肆宣扬吗?还是……他根本就觉得她不足为惧!

“不知王爷叫我过来,所为何事?”

“昨日所言,青冉莫不是忘了?”

昨日……他是说私铸铜钱一事?慕青冉实在是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这件事,看来若是不真的说点什么,他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见慕青冉似是还有些犹豫的样子,夜倾辰从腰间抽出了一件物件。

匕首?!它

他这是……慕青冉的目光在夜倾辰和他手中的匕首来回看了看,颇有些不解。

这是要动手的节奏?

那把匕首咋一看上去很是普通,通体全黑,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只是细瞧却不难发现这匕首和他的那把玄霄剑很是相似。素闻不败战神靖安王一把长剑,一柄匕首从不离身侧;长剑斩敌人于马下,匕首攻近身之危,原来是真的。

“拿着它,以后在宫中可以随意进出。”

这是……在贿赂她?怎么觉得这情景有些似曾相识……

见慕青冉迟迟没有接过去,夜倾辰长臂一伸将人拉近自己,另一只手直接探向她腰间的素白半月水波腰封,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夺过了她原本带在身上的匕首!慕青冉见状,素来淡然平静的她竟也有片刻的焦急与恼怒,那是鸾儿赠予她的!而夜倾辰却颇为惊讶的看着这样鲜有的慕青冉,动作却是半分不耽误,直接将自己的匕首塞进了她的手中,而另外一把则是直接丢在了书案之上。成亲的第二日他便注意到了她身上一直带着的匕首,可是他的王妃带着别人送的东西怎么行!

慕青冉握着手中的匕首,原本便有些微凉的指尖,此刻更添寒凉。她淡淡的看了夜倾辰一眼,眼中已不复刚刚的情绪,看起来与往常无异,但是夜倾辰知道,她不开心了!

“我让你不开心了?”想到她无悲无喜的一双水眸,夜倾辰说出口的话不觉放缓了语气。

“王爷多虑。”

“我从不听假话。”

“……那是友人所赠,若是就此丢弃,只怕青冉他日无颜与其相见。”

“你不可以用,给你的丫鬟吧!”夜倾辰用手指轻轻抬起慕青冉的下颚,让她的眸光看向自己,微微皱眉说道。闻言,慕青冉方是淡淡微笑,

“既是如此,我岂非要礼尚往来?”

其实昨日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她的脑中便一直在思索着,处置了一个户部尚书,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要彻底杜绝私铸铜钱!

就她所知,如今铸造铜钱的方法多为“平板范浇铸法”和“叠铸法”,丰延如今的货币多为黄钱,因此这些官员便利用这一点,将黄钱销毁,熔炉重造,以此来谋求暴利。

“我曾在书中见过一种铸钱之法,或许能对此事有所助益。”略顿了顿,慕青冉接着说道,“书中记载,普通黄钱所用的铸造材质中若是在加上一种其他的材质,便能铸出所谓的‘青钱’,而这种青钱恰恰能够防止被私自销熔,因为青钱一旦被销熔重铸,一击即碎!”随着慕青冉说出的话,每说一句,夜倾辰的眸光便精亮一分。

“是什么?”

------题外话------

墨锦:你说王爷是不是在调戏王妃?

墨刈:不知道!

墨锦:你说王妃知道王爷是在调戏她吗?

墨刈:不知道!

墨锦:嗯,我也觉得她不知道。

墨刈:……我是说,我不知道!

墨锦:我说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墨刈:这一章我又没有出场,我怎么会知道!

墨锦:……也对哦。

关于铸造铜钱这件事情呢,是康熙帝年间发生的事情,《纳兰容若词传》里面也是有记载的,感兴趣的小盆友可以去翻阅查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