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幕后之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他们面色似有松动,慕青冉不疾不徐的说道,“二则,你们劫走我的马车,却并不知道这是靖安王府所有,只怕也是幕后之人有心隐瞒。三则,我既为丰延的靖安王妃,又是临水的和亲公主,我若出事,不止两国朝廷不会就此罢休,就是百姓也会以为是有人刻意挑起战乱,引起两国纷争,说不定……是北朐的探子!这可是通敌叛国的大罪,届时诸位,就算身处江湖,只怕也难以立足吧!”这一番话,真真假假,被慕青冉说的神乎其神,却忽的这一群江湖草莽一愣一愣的。他们是不明白什么大道理,但是“民不与官斗”这句老话,他们混迹江湖的都明白,更何况是牵扯上皇家,那更是能避则避!

顿时,他们有些泄了底气,只是若是就此罢手,又显得有些太没骨气了。

“那……就算我们就此收手,也难保靖安王不会秋后算账!”怎么样都是死,这次的活计真是骑虎难下了!

这人……也不是全无脑子嘛!慕青冉刚要开口,却忽然看见门外快速走来几位同样身著黑衣之人,周身气质却与屋中之人截然不同!流鸢见此,不着痕迹的将慕青冉护在身后,手中也备好了蓄势待发的暗器。

见到来人,这边为首的刀疤男说道,“人既然抓回来了,银子付清,我们走了。”这群人里面没一个是好惹的,他还是赶快拿了钱赚免得惹祸上身!

却不想话音还未落,便被人一刀封喉,瞬间,血流如注。

“大哥!”其他的人见此,纷纷拔剑相向,顿时,屋中两方人马厮杀在一起。虽然一方人多,一方人少,只是却很快见了分晓。流鸢紧紧的将慕青冉挡在身后,冷静的看着屋中的打斗眼睛快速的跟着他们的动作,心底暗暗记下他们的武功路数。

等到胜负已分,屋中已是鲜血四溅,满地尸体,而那几个暗卫受了些皮外伤,却于性命无碍。这等血腥杀戮场面,就算是男子见到,只怕也是心惊肉跳,只是端看这主仆三人,只慕青冉脸色略微苍白,神色却并未见其慌乱。

慕青冉目光越过这几名黑衣人,遥遥望向门外,声音沉静的说道,“襄阳侯这是要造反吗?”

靖安王府

从慕青冉被人劫走之后,夜倾睿片刻不敢耽误,立刻快马加鞭赶到靖安王府,不想却被告知,夜倾辰进宫去了。墨锦见七皇子火急火燎的赶来,心下一惊,细问之下方知,竟是王妃出事了!他一边备马准备进宫去告知王爷,一边联络墨清和墨潇,让他们先行带人去探查。谁料这时,夜倾辰竟是回来了。听闻墨锦禀告之事,夜倾辰向来没有一丝感情的眼睛此刻仿佛蒙上了一层薄冰,墨锦和墨刈见此,急忙跪下请罪,这种时候的王爷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的眸光凝视着远处的一个地方,声音冰冷的说道,“一炷香的时间,找不到人就自行了断。”

“属下遵命!”

见下属都匆匆离开,夜倾睿在一旁看着沉默不言的夜倾辰,不觉有些背脊发凉,这人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过,更让他好奇的居然是,夜倾辰这样的冰块居然也会这般在乎一名女子,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另外一爆几个黑衣人听到慕青冉突然提到“襄阳侯”,均是神色一凛,而偏偏是这一瞬的表情,已经足够她知道很多事情了。原本她还不是很确定,现在,倒是十分清楚了。若是有人存心要对付夜倾辰,拿她作为威胁,绝不会这般拙劣的手段,这一些都像是小孩子家的闹剧,更多的是想羞辱她,而不是杀了她。相反若是针对她而来,那范围就很小了,她初嫁来丰延,并未树敌,若说真的惹到什么人,也只有那日进宫遇见的襄阳侯世子和。偏偏今日这一出戏,特意找来了一个乞丐想要夺去她的清白,这手段怎么看都像是女子所为,而卫茹身为侯府的千金,自然不会接触到这个乞丐,但卫霖就不一样了,他是男子,平日狐朋狗友认识的三教九流的人良莠不齐,想找一个这样的人来恶心她还真是没有难度。

“世子和既然来了,竟没胆出来吗?”

一墙之隔的屋中,卫茹气的满脸通红,恨不得立刻冲到慕青冉面前和她理论,不过却被身旁的卫霖一把拉住。

“三姐,她不过是激将法,逼你现身罢了,怎么如此沉不住气?”不过,他倒是小看了这个靖安王妃,竟然能猜出他们便是幕后主使,倒是有些脑子,不过那又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栽在了他们手上。

“你们不敢现身,自然也是对的,他朝东窗事发,有人查到襄阳侯府上,届时侯府上下百条人命,只怕皆因你们所累。”

屋中的几名黑衣人本来是打算奉命制住她们三人,将她们丢给那臭乞丐,只是乍一听慕青冉这般说,竟是生生顿住了动作。

“谋害当朝一品王妃,残害邻国和亲公主,刻意挑起战乱,引起两国纷争,这坐收渔翁之利只能是北朐人!要么,襄阳侯是通敌叛国,要么,他就是蓄意谋反!而这两种不论是哪一种可都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慕青冉的嘴揭着淡淡的微笑,很是气定神闲,只是心中到底是不是也如这般淡然自若,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卫茹双目微瞪,很是不可置信的看向卫霖,真的这么严重吗?她不过就是个战败国的公主,她的死有那么重要吗?或者……只让乞丐玷污她就好,反正她本也不是打算要她的命,只是想让夜倾辰厌恶她而已。卫霖却是比卫茹镇静一点,只是额头上隐隐跳动的青筋也说明了他此刻内心的激动,慕青冉这一番话不免有夸大其词之嫌,但也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他们只为逞一时之快,竟是忽略了这最后的结果。忽然,卫霖脑中灵光一闪,脸色瞬间阴沉,他大步走向门外,直奔隔壁的屋子……

“好一个靖安王妃,这招缓兵之计用的实在好!”卫霖刚刚才反应过来,她这般不予余力的和他们周旋,不过就是为了夜倾辰营救她来拖延时间,他还真是小看了她!

闻言,慕青冉心下一震,面上却依旧是淡淡笑开。她的确是在拖延时间,流鸢武功虽脯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她还要保护不会武功的她和紫鸢,更是乏术,所以她才迟迟不敢让她行动。她在马车行来的路上,已经暗中扯下裙摆上的流苏在沿途做了记号,希望夜倾辰的人见到,能快点赶过来。她的手抚上颈间的那枚玉佩,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和这个人有和牵扯,只是现在,保命要紧!

卫霖夺过身旁黑衣人的剑,竟是直接挥向慕青冉,流鸢一把将其拉到身后,立刻迎了上去一掌“劈向”卫霖。身后的黑衣人见此也纷纷拔剑混战其中,几人缠斗住流鸢,卫霖借此机会,宝剑森森的泛着寒光,竟是直冲着慕青冉而去!

------题外话------

卫家姐弟实力坑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