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一不做二不休/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回了靖安王府,慕青冉原本是打算先将紫鸢送回房中,仔细看看她的伤势,却不想下马车时忽然感觉眼前有些晕眩,被一片黑暗吞噬之后便晕了过去,身子被一旁飞速跃至身边的男人牢牢抱在怀中。

再说卫茹和卫霖这两姐弟,夜倾辰直接将他的令牌交给墨刈,让他将人先行关进天牢,等候发落。而夜倾睿好不容易趁那“煞星”不注意,急忙快马奔向大皇子府,赶去给夜倾瑄报信。

慕青冉悠悠转醒的时候,入目是月白色棉细纱帐,她微微使力坐起身,外间的人似乎是听到了动静,连忙上前卷起帐帘。

“您可醒了,可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慕青冉淡淡,她倒没觉得哪里不舒服,想来是之前折腾的身子有些受不住,倒没什么大碍。看着外面的天色,差不多已到“酉时”了,“紫鸢怎么样了?”

“刚刚伺候紫鸢姐姐的小丫鬟说,又换了一次药,墨熙神医一直在守着呢,让别担心。”流鸢本是听的要去照顾紫鸢姐姐的,只是谁想到竟然也晕倒了,真是快急死她了。

神医?墨熙?!

“帮我更衣吧,咱们去看看紫鸢。”说完,慕青冉便要下床,流鸢见她这般举动,心知阻拦不了,便只能随她去了。等收拾妥当,还未走出房门的时候,便被一身风霜的夜倾辰给堵在了门口。

见对方不说话,却也不离开,就这样杵在门口,慕青冉不禁开口道,“我要去看看紫鸢。”

闻言,夜倾辰忽然一把抱起慕青冉,径直回了屋中,而旁边的流鸢满眼都是对夜倾辰的敌视,刚想跟进去,却被门外的墨锦一把拉了出去。突然被人拉住了胳膊,流鸢下意识的反应一掌就劈了过去……

墨锦:“……”

一言不合就动手是吗?问题是,他也没说话啊!

看着流鸢爆红的脸,墨锦实在觉得有些奇怪,王妃这两个丫鬟差的也太多了,一个静若处子,一个动如……疯兔!他已经观察这小丫头许久了,武艺很脯只怕真要动起手来,他未必就能赢她,可是平时不动手的时候见到人说话就脸红,分明就是小女儿家的姿态,怎么一暴走的时候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屋中,慕青冉一路被夜倾辰抱回了坐下,随后长腿一跨坐在了她的身爆声音清冷的说道,“还想再晕倒一次?”

“我睡了一觉,感觉好很多了。”她就算是病秧子,可也不用这么小心仔细,不过在院中走赚哪里就又会晕倒呢!

“已经派了人去伺候,你先顾好你自己。”

见他这样说,慕青冉也不再与他争辩,这几日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人唯吾独尊的厉害,不能硬碰硬,或许迂回一点,效果会更佳。

“襄阳侯世子和……”当时夜倾辰特意支开了她,目的便是不让她知道他如何处置他们,只是她因此被劫,紫鸢为此受伤,无论如何她都要为她讨回公道的。不过有一点,慕青冉却是想错了的,夜倾辰让她先行离开,却不是为了隐瞒她什么,而是不忍让她看见那么血腥杀戮的一面。

“暂且关押天牢,稍后会有圣旨。”

圣旨?

那就是已经奏明庆丰帝了,可是依照夜倾辰的性格应该不会仅仅只是让他秘进天牢这么简单,何况这中间还夹着皇后和大皇子,襄阳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自己一双儿女遭殃的,“可襄阳侯怎么会坐视不理?”

“他连自己都顾不了了。”

看到夜倾辰眸中一闪而逝的暗光,慕青冉才发现,这人一开始的目的就不仅仅是卫霖和卫茹姐弟俩,他是要整个侯府都搭进来!

可是……为什么?!

虽然现在夺嫡之争愈演愈烈,靖安王府一直置身事外,他根本没必要去收拾襄阳侯,毕竟这样就算是得罪了大皇子一派,那他究竟是为什么这么做呢?

这边慕青冉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在夜倾辰或是他的手下眼里都异常的简单,敢将那些龌龊的心思打到他们家王妃的身上,恁死他们!

大皇子府中,夜倾瑄听着夜倾睿说的事情,越听下去,眉头皱的越紧,最后,竟是猛地一拍桌案,“愚蠢之极!”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刚旁敲侧击过襄阳侯,让他不要去招惹夜倾辰,谁知今日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是成心在给他添堵吗!

“若说卫茹针对靖安王妃还有理由,这卫霖跟着凑什么热闹啊!”夜倾漓细长的眉眼微微眯起,不知道心中在盘算什么算计。

“好像尸宴那日,他冲撞了王妃,心里记恨着呢!”

就为这个?!

夜倾漓不仅在心中暗道,这种蠢货死了也罢,仗着自己襄阳侯世子的身份,这些年他也没少给大哥惹麻烦,不过都看在襄阳侯和皇后的面子上,众人皆是忍气吞声罢了。只是如今这局势,不知道大哥会如何取舍。

“糊涂!”

他这边百般拉拢夜倾辰不得其法,这群蠢货倒好,帮不上忙就算了,偏偏还在扯后腿!听七弟所言,夜倾辰是摆明了要料理襄阳侯,他若是出面求情,就诗然和他对着干,以后段或是不能将他收为己用了;可若是冷眼旁观,只怕不仅母后那边不好交代,就是朝中之人也会觉得自己冷血凉薄,毫无骨肉亲情可言,真是进退维谷,难以抉择啊!

“来人。”召进小厮,夜倾瑄皱眉吩咐道,“若是襄阳侯求见,就说本殿有事出去了,不在府中。”

“是。”

看着小厮快步离开,夜倾漓想到什么说道,“大哥,我看我也先回宫中,襄阳侯在你这边吃了闭门羹,定然会到晋阳宫去求见皇后娘娘,届时……”皇后一时心软,听信他言,跑到父皇面前去说些什么,那才是最糟糕的。夜倾漓的话虽未说完全,不过在场之人却是都明白何意。

“嗯,你且去吧!”夜倾漓走后,夜倾瑄看着坐在那一言不发的夜倾睿,冷声说道,“别以为我把你忘了,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你再给我好好交代,你是怎么‘偶遇’咱们这位靖安王妃的!”

“额……呵呵,大哥,还是正事要紧,呵呵……”

不再理会笑的一脸“谄媚”的夜倾睿,夜倾瑄此刻,真正为难的是如何应对夜倾辰丢给他的难题!他倒不认为夜倾辰是有意针对自己,只不过是卫家姐弟犯到了他手上,惹他动怒而已。他可至今都没忘了,几年前夜倾辰差点直接杀了夜倾羽的事情,连公主他都敢打算一把掐死,更不要说区区一个襄阳侯世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